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正文 第十七章 一只酱油党

正文 第十七章 一只酱油党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奥玛,你知道的,我们的人真的够多了。现在队伍的人数足足比我们刚离开查尔敦时多了一倍,我们将来很可能没办法养活这么多人,奥玛……”看到奥兹玛特又扛回一个人来,车队首领弥尔顿无奈的摇摇头。但是奥兹玛特就那么站在他面前,不说话的看着他,让弥尔顿也无可奈何。“唉,说吧,他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从飞艇失事,别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被树挡了一下。”蜥蜴人游侠说道,“我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没什么伤,但腿可能断了。”

    “既然身体没问题,不如留在路边算了,等过路的商队会带上他怎么样?你知道,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弥尔顿真心不愿意接受沈言。他只愿意让即战力和孩子加入村子。即战力可以保护村子,而孩子是未来。但像沈言这么大的,观念已经固定年龄却还很年轻,处理不好就是个隐患,他不愿意冒这种风险。

    “唉,弥尔顿,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要说的是,说再多理想也不如行动一次。”他晃了一下沈言,“干嘛不从他开始呢?结果不一定就是坏的。你要建立自己的村子,现在还没长大的孩子这么多,需要更多劳动力。这是个好小伙子,养好身体就能干活,干嘛不尝试一下呢。”

    “好吧……”弥尔顿一阵苦笑,奥兹玛特总有办法说服他。奥兹玛特说弥尔顿的理想时,总像是比弥尔顿自己还清楚这理想是什么样的。以至于弥尔顿经常怀疑,这理想到底是我的还是他的?

    “等等!”眼看着事情就这样的时候,老虎突然阴着脸插了进来,挡在奥兹玛特面前!“蜥蜴头,你又捡了什么垃圾回来?”

    ……他真的这么说了!

    奥兹玛特:“!!!”

    装昏迷的沈言:“!!!”

    奥兹玛特,“怎么办?我要不要上去就是一脚?等等,刚刚并没有人听到我说的话,也就是说可以不算数?”

    沈言,“我去,等一下蜥蜴不会真的把我丢出去吧?我的腿还不能动,我是伤员啊!”潘妮,“唔……只是摔下来的一点点后遗症,听说摔到脊椎都这样?安心啦,小言言,会好的……”

    沈言,“^_^|||……我只是腿不能动,你说的那个是高位截瘫!”

    就在奥兹玛特陷入奇怪的纠结,沈言继续装昏迷的时候,老虎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了他的表演。“你们是不是眼神儿有问题?是不是!看看他的手,一点儿茧子都没有!再看看他的脖子,白的像个女人!”沈言像袋子一样挂在蜥蜴游侠的肩膀上,看不到脸。

    老虎摊着手朝着那些围过来的人,声音越说越大。“你们难道看不出来,他是个贵族啊!我们为什么要救一个贵族?难道我们被贵族害的还不够吗?被贵族吃肉喝血还不够吗?没错,我恨蜥蜴人,他们杀了我的哥哥,还在我的脸上砍了一刀!但我更恨贵族,因为他们毁了我们的一切!”

    围观的人渐渐增多。

    这时候,本该尽快稳定局面的首领弥尔顿反而不说话,他眯着眼睛看着夸夸其谈的老虎,眼角透着一股寒意。

    老虎得意的看着蜥蜴游侠,等着他辩驳。确实,沈言的身份是不是贵族,这仅仅是一种猜测,做不得准。但奥兹玛特真的跟他争辩沈言的身份,那将必输无疑。因为这种事情原本就是质疑容易,可想拿出证据来证明却很困难。

    但奥兹玛特看向老虎的眼光,却让他心底一阵慌乱,那目光就好像蜥蜴游侠已经洞察了他的计划似的。

    果然,奥兹玛特怎么可能上老虎这种蠢货的当!他根本没跟老虎争论沈言的身份问题,仅仅是将扛着的沈言转向周围人,用讥讽的口吻说道,“留还是不留,是你们人类决定的事,不关我一个蜥蜴人的事。我只是有个疑问——为什么一个蜥蜴人都可以救人类,而人类自己却想让他去死呢?”

    一个米国人问,大陆人、响岗人、太湾人都是华夏人,你们为何要相互伤害?得到的答案就是这种迷之尴尬。

    家丑不可外扬,连异世界都有这样的文化。何况上彭林王国与斯通黑文尚未结束的战争中,大力宣传的就是“文明战胜野蛮,人类战胜野兽”!现在野兽震惊的问我们,你们怎么吃同类?

    ……这就尴尬了。

    “谁,谁说要让这人去死的?只是谨慎一些而已。”周围有人解释了一句,换来一片附和声。“没错,就是这样,我们只是谨慎。你能救这个人我们很感激,但怎么做决定是我们人类自己的事儿。”

    “这样吗?那我就在旁边看着好了。”闻言奥兹玛特将沈言随手放在一堆袋子上,抱着怀儿在旁边冷眼旁观。这下不少人都脸色青白红黑变幻,跟变脸似的——卧槽,你一个外种族人这么盯着看,那我们怎么好意思暴露无耻的一面!

    于是“留下吧”,“贵族也有好人”,“等这少年醒来,问清楚再说”,等等声音又渐渐占了上风。老虎没说话,但也没让开,弥尔顿又不说话,局面登时陷入僵局。

    刚刚赶到的凯瑟琳一挤进人群就看到脸色阴沉的老虎,再扭头看见首领弥尔顿那同样铁青的脸,心顿时往下一沉!他见过头儿这种脸色——如果说对老虎挥拳还是把他当兄弟的话,那现在已经是极度不满!

    “老虎,首领,奥玛也在……大家这是怎么了?我们共同走到这儿,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何必为了一个外人……”凯瑟琳下意识的就开始和稀泥,军团一向是争执的高发地,这是她一直在军团中扮演的角色。凯瑟琳很有经验,她在说话的同时,目光也诚恳的跟每一个提到的人接触。因此当说到“一个外人”的时候,她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躺着的少年……那半张露出的侧脸上。

    于是话音断了,她愣了一秒钟,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似的眨眨眼睛。傍晚的阳光穿过林荫,照在那张线条分明的侧脸上,竟让凯瑟琳有种想转身逃走的冲动!

    “……就算是外人,我们也必须坚持自己的原则!什么原则?当然是向每个陷入苦难之人伸出援助之手!从不抛弃!也不放弃的原则!”她的目光终于从那张侧脸上移开,生生来了个180度转向,并铿锵有力的说了下去。这一刻的凯瑟琳,正义女武神附体!

    我们有这样的原则?

    她那确信无疑的口吻,甚至让弥尔顿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难道我们过去不是二流征粮团,而是光明骑士团?只有蜥蜴游侠激动得只想鼓掌!我一直以为你很没原则,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凯瑟琳!

    大家都被凯瑟琳的话震惊或者搞懵了,竟然一时间都忘了刚刚发生的冲突,集体陷入沉默中。就连老虎都长大着嘴巴,不认识似的看着凯瑟琳,像个滑稽的树獭。

    被大家看着,从来只会拎刀子砍人的凯瑟琳居然脸红了一下。她故作镇定的清清嗓子,似乎很随意的说了句,“别在这里围着,都散了吧。这个少年好像伤的挺重的,咳咳~我的大车正好空着,安排在我那里好了。”

    弥尔顿还有点迷糊。“你的车不是已经塞满了吗?军团就你要带走的东西最多,你忘啦。”

    “我都丢掉不行嘛?!”凯瑟琳声音大得吓了弥尔顿一跳。

    “行,全丢了我都没意见。”弥尔顿连忙举手投降。凯瑟琳这么一闹,别的事情自然说不下去。人群已经散了,弥尔顿斜了老虎一眼,也头也不回的跟着离开。心里的石头已经横在那儿,不知道那天会再翻出来。

    “不行,太危险了,谁知道这个小白脸儿会干出什么事儿来。”这回阻止凯瑟琳的是老虎,弥尔顿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他的脸登时跟又被剁了一刀似的。“让他留在队伍里也可以,但伤养好之前只能待在最后那辆车上!我会盯着他!这一点必须听我的!”

    “什么?你明知道那车上……”

    “我就是要让他跟死人待在一块儿!也不看看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凯瑟琳,你要真想让他留下来,那就让他先适应跟死人睡觉!如果小白脸儿连这个都受不了,那就算不是贵族也给我趁早滚蛋!”

    凯瑟琳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最终却一句话都没说的转身离开。

    “好吧,还是我送他过去,反正你们说的那个死人也是我在照顾……顺便说一句,那个人我看着也像人类。”奥兹玛特再度扛起沈言,摇摇晃晃的朝队尾走去。留在原地的老虎阴着脸看着自己的脚尖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

    “我知道你醒了。”将沈言搁在一堆破布上,奥兹玛特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没惊动别人。一个善于侦查的游侠,当然能感觉到抗在肩膀上的人的状态。有意识和无意识,对身体肌肉群的控制是完全不同的。不过他也由此判断出,这个少年的双腿应该还没恢复……或者很可能就此无法恢复。

    他的样子很像是伤到了后背,这种伤通常需要那种很昂贵的治疗药水才能治好。希望他真的是个贵族,否则别指望了。

    离开前,奥兹玛特将几块东西放到沈言旁边。“这是些食物,如果不够就叫我,我叫奥兹玛特。记住……别做出格的事,我也在盯着你!”

    ————

    PS:昨天失眠了,好像还有点感冒,今明两天只一更。捂脸。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