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正文 第十章 晕啊晕的也就习惯了

正文 第十章 晕啊晕的也就习惯了

    异世界的天空似乎与地球也没什么不同,同样蓝色的天空与灰白色的大块云朵,同样晴时雨的天气。

    低沉的闷雷在积雨云中滚动,偶尔有忽闪的电光照彻天空。

    稀疏的树林,蔓延分布在丘陵向平原延伸的衔接地带。向上是高上云端的皑皑雪山,向下是一望无际的翠绿原野。能没过小腿的草甸,日复一日的填满着旅人的视野。

    而沙沙的疾雨扫过林间、扫过青草地,以及那洒落着大量尸骸血肉的小小山坡上。

    雨水也打在沈言的脸颊上,冰凉的湿润感让他从昏迷中缓缓苏醒过来。

    “唔~钱……”

    此刻他的四肢百骸无一不痛,头更是疼得像要裂开,但这一切都不如钱没了更痛……这次旅行的开端,真是让人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如果还能选择一次,沈言宁愿选择摔死也不想钻进那个裂缝。实在是太痛苦了!他现在没满地打滚,不是因为忍耐力够强,而是他痛得连满地打滚的力量都失去了。

    如今他只能仰天躺着,透过被他砸穿的树洞望向忽明忽暗的天空。雨水穿过树洞淋在他的身上,淅沥有声,躺着不动的沈言就像具尸体。

    “嗨~”一直等到沈言苏醒,她才又冒出头来,小心翼翼的在精神世界跟沈言打了声招呼,因为她完全清楚沈言的感受。

    “你要理解,从空间裂缝中硬钻过来,不可能像走传送门那么舒服。况且你也要看到好的一面……你是创纪录的、唯一敢毫无防护的穿过空间裂隙,还能完好无损活下来的人。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语气有点儿坑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后,沈言已经适应了这种在精神世界交流的办法。或许是他天赋够强,沈言不止能通过精神看到自己和她的影子,甚至能想象具现一些“东西”出来。因此沈言表示不想和你说话,并朝你丢了一坨翔。

    哼,某人敏捷的躲开了那坨比山还大的螺旋翔,很不开心——多元那个宇宙啊,还没人对我做过这种事后,能活过下个冬天!好,既然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那就别怪我也无情,我也残酷,我也无理取闹!

    “沈言,你看看你的左边。”声音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以至于沈言哪怕脖子僵硬着,还是板着头扭向左侧。然后,他便看见黑衣人首领的尸体——跟他肩并肩的躺着,与他恰好脸对着脸,那灰白的眼珠子像死鱼一样盯着他看!

    “啊~!”沈言登时吓得毛骨悚然,肠胃都纠结到一块儿!他一个跟头翻滚到了树下,大声的喊了几句。“法克,法克!”

    “哈哈哈~~”精神世界中的她开始捶地疯笑。“哎呀,笑死我了!哎呀哎呀,我真的不行了,要笑死了。”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啊!沈言那部分被封印的记忆开始苏醒——果然,人都是会对回忆做出美化的!他真是把这个女人想得太美好了。他只记得曾经出现的那个声音是世界上最温柔最亲切的声音,。却忘记当初也是为了让他“振作”起来,这个声音居然指点他去废墟里挖出只死猫!

    要知道,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

    你知道沈言终于把猫挖出来的时候,吓得有多惨吗?这么说吧,十五年过去了,沈言的那段记忆仍旧被屏蔽,就知道他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你,你就不怕把我吓成神经病?!”沈言简直觉得自己脑中住着神经病!

    “放心啦,我有分寸的。你是她的传承者,神经不可能那么脆弱。”

    “什么传承者!谁的?快给我解释清楚!还有,你到底是谁?是男是女,我该怎么称呼你?这里是哪里?真的是异世界?我看跟地球没什么分别啊。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全都好好的说清楚!别再给我玩消失!”沈言就像被压抑到极点的弹簧,连珠炮似的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这时候要先说一下他所处的环境。

    沈言穿越的位置是一处小山坡的坡顶,头顶的大树能暂时遮挡雨水,而登高远眺、下临空旷让他的视野非常辽阔。尽管他现在还站不起来,只依靠着大树,也能清楚的看到很远的地方。他观察到在视野之内,既没有人烟也没有任何动物活动的痕迹,说明周围暂时是安全的。

    此外虽然周围掉落着大量的碎肉、断肢什么的,看起来血淋淋的确实让人恶心。仿佛那些跟着跳下来的黑衣人,全都被切碎了并丢进这个世界似的。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已经成了尸体,死人没什么可怕的。而那位最穷凶极恶的黑衣人首领,此刻正睁大着眼睛躺在沈言的旁边,他的上半身在这里,而下半身还挂在树梢上,切口平滑整齐。

    那把被黑衣人首领带到异世界的手枪,就躺在沈言的脚边,他顺手捡起来像模像样的握着。而沈言更熟悉的滑轮弓还挂在树枝上,不过同样近在咫尺。两把武器与周围安静的环境,给了沈言极大的安全感。

    因此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先把一切都问明白,再决定接下来何去何从。

    如今沈言有点儿拎不清,到底是他在追求神秘世界,还是某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控制他这么做……对于从小就独立生活的沈言来说,被蒙在鼓里的滋味儿并不好受。尤其是上次遇到灾难时,那个声音出现了又突然消失,留下的疑问足足折磨了他十五年。

    人生又有几个十五年?

    “哎呀~哎呀,小言言又像上次那样对我大喊大叫了,一点儿都不可爱。”她现在似乎一说话就能勾起沈言的火气。

    还好,那个她感受到了沈言的怒气,连忙切换话题。“好啦,乖,不要生气啊。这次我保证你问什么我就说什么,绝不隐瞒,也保证不会丢下你去睡觉。不过你是不是先处理好周围的尸体?你的野外经验太少,而且年轻人居然连贝爷的节目都不关注?每天看那种片子会伤身体哒。让姐姐告诉你,别看现在周围很安全,血腥气息很快会把周围的食肉动物都吸引过来,那时候你就危险了。”

    唉,左手总跟我谈苍老师和贝爷之类的话题,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可我该怎么处理尸体?啊,你说的是那个仪式?”说起那个中二的仪式,连他自己都觉得尴尬。沈言对着那些尸体伸出了左手,五指张开。明明此刻就他一个人,只有个不知道是鬼魂还是随身老爷爷的“她”在心中观看,但他依旧感觉这个动作很羞耻……哪怕倪云在旁边的时候都没这么强烈。“尘,尘归尘……等等,这里没有火也没浇汽油,让我怎么烧啊?”

    “哎呀,没看成好戏。”她很遗憾的念叨了一句,气得沈言又开始上头。

    还好,紧接着一股神秘的信息就出现在沈言的精神世界中。

    “原来……是这么用的?”沈言顾不上生气,就被刚得到的神奇信息给迷住了。那是一个法术的原理和模型,沈言现在还分不清法术的种类是魔法还是神术,他甚至根本就没接触过这方面的神秘知识。但碰触记忆的那一刻,他却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做,就像已经这么做过千百遍似的记忆深刻。

    沈言僵硬的手指在空中绘制了一个符号,一股热流随着动作从心脏涌出汇聚到左手上。

    “焚烬术。”他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他看到自黑衣人首领的眼眶中,突然升腾起白色的丝丝蒸汽。紧接着眼珠开始向内塌陷,然后从眼睛等五官中,接连透出火炭般红色的光芒。分布在山丘附近的尸体都是如此,无论那是一块躯干还是一只手,都在血肉内部点燃一堆火炭,然后向外蔓延。没有出现任何明火,只有红光和透亮的火线,转眼便将这些尸体化为灰烬,连那些喷溅的血滴都没落下。

    一阵风吹过山坡,灰白的余烬随风扬起,朝着山坡远离的方向飞去。

    几秒钟后,除了几样小件的金属物品,像打火机、小刀之类的物件儿,再没剩下任何东西。曾经追得他上天入地,无处可逃的黑衣人,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在世间。

    死的毫无价值,最后连尸骸都没留下。

    “这就是……魔法吗?”那股涌动的力量,那发生的一切,那施法之后的疲乏感和成就感,冲淡了沈言心头的不安与迷惘,只剩下深深的感动!

    “不,那是你的血脉力量。那是一种只有你能施展,简单、但却无所不能的力量。”当她的声音这么说时,尸体化为灰烬后反馈的力量开始涌入沈言的身体。被动接收的沈言仿佛磕了药般嗨似神仙,一直折磨着他的肢体痛苦如潮水般褪去。就连卡在胸口肌肉内的子弹,都被愈合的伤口推了出来。

    “我的名字是潘,你可以叫我潘妮。”

    这是陷入迷离前,沈言听到最后的声音。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