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正文 第二章 中二青年欢乐多

正文 第二章 中二青年欢乐多

    火在烧!火在烈烈的烧!

    那无穷无尽的烈焰吞噬血肉,焦熔骨头!油脂被火焰灼烧得吱吱作响,散发出一股油腻的气味。肢体在火焰中自我扭曲弯折。那生物的尸骸在火焰中堆积如山,一望无际,竟不知多少生灵的尸首才能填成这样的规模。

    焚烧还在继续,血肉焚烧化作的黑灰向着天空高高扬起,飞入红莲之上的天空——悲伤让那天空也为之阴云低沉,漆黑如铁!飘飘落下的灰色鹅毛,为万物蒙上一层抹之不去的尘埃。而那尘埃之下的尸骨场早已深黑入里,这里已经不知吞噬了多少尸骨,蒙了多少层灰烬,早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沈言神色冷酷的望着正前方,他平伸的左手五指张开,似乎要将烈焰和尸骨柴堆一同握在掌中。炙热的气息在他的肺腑中酝酿,熔岩在他的喉咙中翻滚,那犹如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恐怖文字,从他残酷的双唇中吐出。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化作灰烬吧!”他说道,声音仿佛留在午夜的呢喃。

    “轰!”随着他的声音,火焰似乎也猛烈的暴涨了几分!

    那燃烧着的、堆积如山的尸体猛烈的向内部塌陷,并掀起一阵铺天盖地的滚滚尘埃!

    *****

    目光凝视,目光再凝视,目光狠狠的凝视——

    “咳咳~,”感受到那股仿佛万箭穿心般的杀意,沈言若无其事的放下左手,再咳嗽两声以示镇定,这才一脸无辜的向左转过头去。果然,自家主上正用悲愤莫名…始乱终弃…心灰意冷…你若不死我便狂…的眼神,在狠狠的注视着他和他刚刚那个无比中二的举止!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干了什么?”沈言一副懵懂的样子,更让她几近抓狂。

    如果不是旁边还有别人在,她绝对要杀过来让沈言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有外人在场固然暂时阻止了她,可也放大了她的愤怒指数——居然让她倪云在外人面前丢脸,这样的属下简直不可饶恕!

    所以此事最终是福是祸尚不好说……

    “主上”什么的,当然只是沈言内心的吐槽而已——这位面颊红润、美目清澈、柳眉倒竖、目光犀利的职业女性,全名叫倪云,芳龄二十有八,轻熟女,已订婚。

    身份乃是本市市长家千金小姐,同时还是本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食品卫生检验检疫科”的正牌科长——沈言的顶头上司大人。而沈言则是七百万公务员队伍中的光荣一员,“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食品卫生检验检疫科”的正牌科员,倪科长手下的金牌双花红棍兼忠仆。

    这里也不是什么焚尸现场、黑暗祭典之类的地方,而是附近五县六市最大的私营焚烧填埋场。倪云带着沈言开车从某市赶到这里,就是专门为了监督这批被检疫科查出来,不合格冷冻肉的后续焚烧填埋处理工作。

    顺便说一句,抓出冷冻肉问题的人就是沈言。

    沈言心虚的将左手在身后擦了擦,强自催眠自己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沈言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干的。

    要知道他已经参加工作两年,而且还是在办公室关系超级复杂的事业单位。沈言早就明白“一切细节都很重要,不拘小节等于作死”这条职场真理——尤其不能让人给你贴上“不够成熟”、“不够稳重”的标签。要知道这种评价在事业单位,那可是大忌。一个这样的标签,能压你十年不得升职!

    可沈言还是没得选择……因为这是他在这个没有任何神秘的世界中,所能得到“神秘力量”的唯一仪式!

    是的,神秘力量!那举动虽然中二,但很有效!

    只要沈言做出那种仪式式的宣告——尽管看起来很有病——但他就能感觉到,立刻就有种神奇的东西被他从焚烧场中“抽”出来,并吸收到自己体内!这股“力量”他不知道具体性质是什么……元气?灵魂?内力?精元?玛纳?

    没有任何答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好东西!

    随着他多次举行这种仪式,他的身体素质无需要锻炼便得到很大加强,不但维持住一个不错的体型,尤其提升显著的是在体力方面——他的身体运动后的恢复能力简直惊人!

    否则他一个下班就玩游戏的重度角色扮演爱好者,是怎么不变成胖子,还能把陈小雨办的不要不要的?你知道小美女居然不要车不要房,就守着他一个小公务员过日子,世上果然有真爱无敌吗?

    【专家提醒您:没有爱不行,但只有爱是万万不行的。】

    沈言也曾经怀疑过,那种吸收时体验的“嗑药感”是不是某种错觉——万一我天生就是小旋风呢——原本就天赋特长,根本木有作弊对不对!

    但某次针对那些焚烧后灰烬的专项检查,却给了他从侧面的佐证。

    原本大批量的冷冻肉就算浇上汽油烧,也会燃烧不充分。这些数量极大的残留物,需要进一步填埋处理才不会造成环境污染。甚至如果焚烧操作不当,很可能只烧掉表面一层冷冻肉,下面的肉还完好无损。可那天检查的焚烧现场,在上面覆盖的薄薄一层黑灰之下,没有剩下任何烧焦的骨头或有机组织等物质,一切都化成了灰烬!

    白色,仿佛羽绒般的灰烬,堆积如雪!那种玄幻的现场,连焚烧场的老板都吓呆了,连连说不可能。就算身体的感觉会骗人,但面对这种事实俱在的证据,沈言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仪式,还真是有点特别的。只要被他举行过仪式的现场,无论那冷冻肉堆得多么高、多么密实,甚至在缺乏氧气等必要燃烧条件的环境下,肉都会在短时间内一下烧光!

    过程极快,而且事后检查会发现从内到外,全都烧得干干净净,丝毫不剩!仿佛那火焰不是汽油造成,而是肉类从内部自燃一般,非常的不科学。

    从那一刻起,这普通的世界在沈言的眼中变得截然不同,他仿佛看见了世界背后的无限风景。

    所以沈言才会守着这个“没前途”的部门不求上进,因为他的成就感并不来源于此啊;所以他才会不怕“得罪人”,将通过X市入关的不合格肉抓到一批,就坚决烧掉一批!表现的比网络喷子还要激进!

    没办法,真的换个部门,他上哪儿找能名正言顺的大规模焚化肉类的工作去?什么,你说还有火葬场?……姑娘你真是条汉子。沈言现在才是个刚刚工作的萌新,他还很有底线,对人类还下不去手。

    很多人都觉得,沈言你是不是疯了?

    卫生检疫不是不能抓,但那是有比例有计划的抓典型,不是像你这样把桌子掀了,你这是胡搞你知道吗!你一个小小的公务员,在公共流程内确实拥有那么一点点权利。但在整个社会大环境下,没钱没背景的简直就是个屁!居然敢向那些进口肉类的商人发起挑战?那些可是搞食品进口的大商人,哪个不是人脉丰富,手眼通天!

    沈言竟然抓得本市海关吞吐量呈下降趋势,真是个人才!这已经不止得罪商人这么简单,这时候很多人已经认定沈言是真疯了。

    他们不知道这里面固然有正义感的因素在内,沈言自身能从中获得好处才是最主要原因!这么说起来,好像沈言动机不那么纯粹,可他又不是真傻。世界上键盘侠千千万,但真正动手去做的有几个?

    当沈言第一次顶着各方面压力去做这件事的时候,他真是随时随地准备被开除走人的!当时他的想法就是做一笔就赚一笔,真被开除就换一行……那个火葬场还缺人吗?

    可他就这么抓了一批又一批,把本市海关抓成了商人中传说的“鬼门关”,甚至抓得港口吞吐量都有所缩减!到了这种程度,他居然还没事儿人一样,这简直不可思议!大家都觉得这小子的背景深不可测,而沈言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把上班当休闲的部门科长倪云大人,主动站出来帮他顶了这个雷!

    主上大人虎背熊腰、眉清目秀,又是市长家千金,当然不在乎这点儿小压力——这话沈言也就敢在心里说说,真讲出来会被弄死。等到她父亲在办公会议上提出“严抓食品质量关,确保市民吃到安全肉、放心肉”,连这点儿压力也随之烟消云散。再把检疫科的辉煌战果往网上那么一贴,立马收获无数个赞!

    从那之后,二人仿佛就形成了某种默契。沈言负责蹲坑、查货、跑检验、抓暗包,处理好后续的焚烧填埋事宜;而主上大人则负责岁月静好,安坐办公室内追新剧,美美的签字背黑锅即可。

    这年头,遇到个好主上不容易,尤其是还不觊觎他的美色——想到这儿,沈言就觉得还是别继续挑衅主上了——摊上自己这种部下,她也怪不容易的。可眼神一跟倪云对上,看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他就没忍住的又做出调戏表情,“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肿么歪了?为什么要辣莫盯着我?”。

    调戏主上这种事情简直太有意思了!

    怪不得渣康总跟犯病似的作大死……呜呜,我没救了,我真鄙视我自己!

    *****

    心好伤,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科员?

    倪云真的很无奈,她只能用“过会儿再跟你算账”的眼神狠狠钳了沈言一眼,才又切换回工作脸,笑语晏晏的转向了站在她旁边的中年男人。

    然而她猜到这时候沈言肯定还在偷看她,所以那双握着LV包带子的纤纤玉手,先提起来朝着沈言的方向示意一下,然后猛的向相反方向用力一扭!这个暗示动作吓坏了沈言——仿佛那一下扭的不是包带,而是他的脖子——他都听见“嘎巴”的断裂声啦!

    此刻他很辩解一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它先动手的。”

    “不好意思,张总,单位的小沈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年轻人喜欢胡闹,您别见怪……这次销毁这批冷冻肉,还要多谢张总对我们工作的大力支持与配合。我们会在保障市民食品安全的同时,也竭尽全力保障商家的利益!这批查出问题的猪肉,还请张总与米国供货方联系,尽快商谈赔偿事宜。

    如果需要诉诸法律手段,我们市检疫局一定会做好商家的后盾,支持合法商家通过正当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及时为您出具相应的检验检疫证明……”

    “一定,一定!这事儿真的是我被坑了!美国佬要是不赔我就告他丫的!让倪科长多费心了。”那个叫张总的男人连忙藏起心中苦涩,强笑着跟倪云客套道。

    他真不知道这批入关的猪肉质量有问题吗?怎么可能!他又不是傻B,再说完全是用买垃圾的价格买下的这批猪肉,心里能没点儿B数吗!

    他的问题不在于猪肉质量,而是遇到一个谁面子都不给的市长千金……这找谁说理去?除了货款,销毁费用还要让他亏一大笔!至于让米国佬赔偿,做梦去吧,人家是合法卖给你垃圾,合同什么的一样都不少!最后恐怕只能在某震惊部刷一波语焉不详的新闻,“震惊,中国商人海外受骗,进口大批有毒猪肉为那般!”

    张总如今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几千万就当打个水漂了。他突然想起来,好像最近食品进出口商人圈子中流传的一个“谣言”啊。说X市的海关已经变成鬼门关,最好绕着走,这两年已经有十几批进口肉类被查出问题并销毁……原来这个传言竟然是真的!

    当时他还嘲笑过,有钱怎么可能搞不定一个小科长——现在他明白了,当科长开始任性的时候,还真不是钱能搞定的。

    此时此刻,后悔得恨不能去撞墙的张总,根本没精力去注意一个区区办事员的傻叉行径。他现在只想把眼前这个女瘟神送走!有多远送多远!最好一辈子别再见面!

    ……

    “那,再会。”

    “再会,您请留步。”

    倪云又跟张总继续客套了十几分钟,这才带着沈言上车离开。

    车一离开张总的视线,倪云就卸下那副标准的笑容,握着方向盘重重的吐了口气。“他心里肯定恨死我了,这批猪肉至少亏几千万……你啊,就知道给我添麻烦!而且还得我给你背黑锅,还给我脸色看,你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省心的手下?”

    查出食品质量问题,并大张旗鼓扣下这批猪肉、强制焚毁的真正主角,果然是沈言而非倪云。

    想想也知道,倪云是来检疫科是混日子的,她并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政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最佳选择。等到那天不想干了就回老家结婚,多自在。再说直接走通关的食品,不可能是那种腐烂变质的,僵尸肉什么的要走别的渠道。通关进来的食品就算存在问题,那也是一些隐含性的问题,譬如产自禁止进口地区,或者某种成分超标什么的……需要进实验室精心检验才能找到的那种。

    这些都是只要稍稍抬手都能过去的食品,这些东西咱们老百姓平时也不差这一点儿,抗体那是杠杠的。可惜这个真相就算说出去也没人相信。谁会相信真正任性的人不是市长千金,而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小科员呢?

    “这怎么能是黑锅,这是为X市人民的健康负责啊,是为国为民的正义之举。像张总那样的黑心商人,就该亏得他倾家荡产。一看您就没关注倪市长最近的讲话……‘严抓食品质量关,确保市民吃到安全肉、放心肉’,说的多好!”沈言面带微笑,一本正经的在胡说八道。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他并不在乎之后的功劳算在谁头上。而且他有一点没说错,倪市长将自家千金放在这个位置上,未必没有让她“把关”的意思。食品安全关乎民生民声,一出就是大事儿。

    “你今天胆子这么大,竟敢跟我油嘴滑舌?舍得脸了?”倪云有些诧异的扭头,想看看这个总是躲着自己的家伙。结果却被他那张完美侧脸给晃了一下,险些把刹车踩成油门。这时候,车子正准备转向上高速,阳光从侧窗照射进来,恰好照在沈言的侧脸上——就像给他专门打光似的。

    那澄澈的阳光穿过他额边的碎发,让沈言的面颊在金色阳光如雕塑般英俊!给她瞬间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要不怎么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呢——倪云肯主动站出来帮沈言背锅,这张脸至少要占一半的原因!

    “他这张脸简直是妖孽,”倪云心中暗恨,默念降妖除魔咒一百遍,“早晚有一天给你泼硫酸!”

    别看倪云一副白骨精的范儿,面对那些大老板们都谈笑风生,人家每天对着市长大人也就那样。其实她年纪也不大,又一向被家庭保护得很好,单论心理年龄说不定跟二十三岁的沈言差不多。只是她为了领导威严,一直在沈言面前强迫自己装成熟,其实内心戏也挺多的。

    “脸上一团正气,胸中自然是一片至诚。”沈言开始嘘滥,引用了一句《儿女英雄传》上的回目。

    可惜媚眼抛给瞎子看,倪云这个小白多半听不懂。

    “沈言,你还真没叫错名字,这张嘴真是能言善辩。”倪云果然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或许是因为今天是周末,又是车上这种封闭环境,让倪云感觉很轻松。所以她直接拿沈言的名字开起玩笑,“你知道你的名字用陕西话怎么说吗?”可惜玩笑不成功,开着车的倪云刚说完,她自己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肾炎!哈哈哈~你说你都叫肾炎了,将来怎么找女朋友啊,哈哈哈哈~”

    沈言无语,“我有女朋友的好吗?再说你看看我这张脸,我怎么可能是单身狗?”沈言从小就用这张脸骗吃骗喝,他一向对自己的外表十分自信。

    这回换成倪云无言以对,心中暗自咬碎银牙。确实,长成那副鬼样子,就算名字叫“肾炎”,往他身上扑的小女生也会一大把。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其实沈言的脸并不算特别好看,与现在流行的花美男、男生女相、禁欲系什么的不是一种风格。但是他的外表与他的言行举止、气质才华等等结合的很好,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吸引力大增。

    正是因为见过沈言,倪云才第一次确切的知道,“漂亮”、“帅气”等等,和“魅力”真的不是一回事。明星长得是漂亮,谁都能欣赏的出来;而沈言这种应该是魅力,只有接触的人才能感受到。

    而且沈言还有个特点,就是有“环境特效”加成——不知道为什么,别人的下雨天是下雨天,有了沈言的下雨天就让人觉得是忧郁……刚才倪云被阳光特效加成的沈言闪到,也是同样道理,所以倪云才总是抱怨沈言是妖孽——因为她跟沈言相处时间最长,被闪到的机会也最大。要知道当初她拍板让沈言进检疫科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认为她要潜规则小鲜肉,连倪市长专门都点过她几次。

    甚至连她那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都听到消息,还特意从首都赶来,就为了见见沈言。见之后他甚至提议,是不是大家可以各玩儿各的?被倪云一顿鄙视。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想答应呢……可问题在于她更明白,沈言不会答应。

    别看沈言整天“主上”、“主上”的叫着,很狗腿的样子。其实倪云心里知道,那个年轻人的心思啊,傲着呢!

    “唉,领导。我的简历上明明写过,本名沈讷言。”一提到自己的名字,沈言就认真起来,一本正经的纠正道。“沈言只是我身份证上的名字,也就是登记名。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这就是我名字的出处。我父母给我取名‘讷言’,是希望我成为一个少说话、多做事的谦谦君子,而不是夸夸其谈的嘴炮……名字里少了一个字,意思就全变了。”

    “那为什么你身份证上写的是沈言呢?”倪云在心中悄悄做了个鬼脸,她承认自己并没仔细阅读过沈言的简历,甚至连三分之一都没看完。一个大学生的简历有什么好看的,光看那张照片就满足了!

    可听见她的问题,沈言那边却突然沉默。这让倪云心里有点儿打鼓,我是不是说错话,踩倒什么地雷了?她努力回忆沈言简历上写的资料,然而除了那张帅气的寸头照,什么都没想起来。

    过了一会儿,倪云悄悄用余光观察沈言,发现他正在看窗外的风景。

    那种突如其来的压抑,似乎让车内的光线都黯淡了几分。两人一直这样,直到车子驶入沪杭高速,她才听见沈言低沉了说了句:

    “因为我父母走的早,名字是我姑父帮着登记的。他只知道我姓沈,小名言言。后来我为了拿到父母的遗物,只能改名叫沈言。”

    倪云顿觉扎心,后悔,想开车撞大树。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