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正文 第一章 每天醒来,女朋友都要跟我说分手

正文 第一章 每天醒来,女朋友都要跟我说分手

    “灰……灰指甲?”

    沈言迷迷糊糊的站在浴室镜子前,正用一根棒棒将嘴巴戳得噗嗤噗嗤***。便突然发现左手中指的指甲上,似乎有一块脏东西。

    他连忙停下刷牙,冲水并用力的搓洗了一下……然而灰黑色依旧顽固的盘踞在指甲上。不,应该说那块灰突突的色斑,明显是指甲本身的颜色才对。

    “我记得灰指甲是传染病,这不会是真的吧?”些许惊吓,让他起床后的困意一扫而空。“可看来真的很灰啊”,在沈言反复再三检查确认用力清洗再检查确认之后,他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那根中指指甲不是沾了什么脏东西,而是真的变成了灰色,而且颜色分布十分均匀……

    他的耳边仿佛响起一个中年男人幸灾乐祸、歇斯底里的呐喊声:“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要问怎么治,早晚用XX!啊~早晚用XX!”。再清晰不过的广告回忆,给他这个不怎么开心的早晨,再度的重重一击。

    “也许只是指甲颜色变灰,不一定就是灰指甲。”沈言心存侥幸的自语了一句,心里也知道可能性不大。不过再想到今天明明是周末却还要加班——而且还是去外地出差!心情就更加沮丧。

    “我这一生啊……唉~遇到的倒霉事情实在太多,人生的大起大落多到数不清楚。”他对着镜子习惯性的开始抱怨,或许是熟能生巧,那语气啊要多沧桑就有多沧桑,“上帝,您老人家就不能行行好,尝试着关注一下别人?走出你那狭隘封闭的社交圈子,去造福更多的芸芸众生——你总盯着我一个人坑有意思吗?”

    “我就问有意思吗!”这时候,面盆里的水已经放满,他最后对着镜子喊了一句作为结束语,然后一个猛子将头扎进水里。直到憋不住气,他才“哈”的一声昂起头。随即像狮子一样用力摇晃着脑袋,将发鬓上湿漉漉的水珠甩的到处都是。

    就在他对着镜子怎么欣赏怎么帅,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时候。

    厕所的门被推从外面推开。

    “沈言你干嘛呢?拖拖拉拉的。”一名全身上下仅穿了一条小内内,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年轻女子,顶着一双朦胧睡眼就冲了进来。她丝毫没在意站在镜子前的沈言,径直绕过他,将小内内向下一拉,便直接坐到了马桶上。

    “呃~”瞬间在屁屁上炸开的朵朵小水花,让她漂亮的小脸蛋儿皱成了包子!

    “沈言,你又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女子杏眼圆睁的指责道,她双手握拳在微微发抖,也不知是由于太过气愤,还是那股冰爽尚未消散。不过托屁屁凉爽的福,她也从瞌睡的纠缠中挣脱出来。然后就是一阵遏制不住、让人尴尬的淅淅沥沥……

    沈言咧着嘴从厕所一个闪现逃走,背后传来女友愤怒之战吼,“沈言,我要跟你分手!分手!”

    “行,只要你高兴就好。”厕所外传来的是有气无力的回答。然后是加热早餐声,收拾背包声,最后在一句“分手后禁止上门约炮,离开时记住锁门啊”的交代声中,某人急急忙忙的上班去了。

    *****

    “小芳,我要跟沈言分手!”

    从窗口望着沈言匆匆去上班的背影,女友气坏了!居然不道歉?她咬着牙刷掏出水果手机,噼里啪啦就给闺蜜拨了过去。电话刚一接通就开始抱怨,从沈言睡觉打呼噜,到上完厕所不洗手……当然,最重要的是虐待她的屁屁,沈言做下的无数恶行像潮水般朝电话的另一头涌去。

    几分钟后,电话那边传来均匀的鼾声。

    “小芳!”

    “大姐,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钟?”电话那边传来抓狂的呐喊声,“人家昨天加班到凌晨,才刚刚睡着你电话就打过来,再这么骚扰我要月经不调了啊!”

    对面也是个女汉子,换做一般人,听见这么熊的话此刻大概会在额头上出现一滴大大的冷汗。

    然而沈言女友是一般人吗?她显然早就对闺蜜的彪悍免疫。她从厕所出来,将开了免提的手机放在桌子上,一边伸出小爪子去抓早餐包子,一边大大咧咧的回怼道,“没事儿,通则不痛。你要是真堵塞了,就让我家沈言给你通通,这事儿我批准了。”

    “真哒?”对面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显然垂涎她家沈言不是一两天。

    “做梦吧,小婊砸!我早就看穿你了,看我一下就把你试探出来了吧。”沈言女友霸气的将包子咬下半拉,“死心吧,真分手我也会把那个割下带走,绝不会留给你哒。”

    “切,又拿这个忽悠我。”看鸡蛋上没有缝儿,对面顿时没了精神,重新懒洋洋的趴下,“不用到处宣扬,我也知道你是个心理变态……整天就知道炫耀你家小鲜肉长得帅又实用,除了这个你就没别的可说的了吗?”

    “嘻嘻,那你羡慕不?”

    “羡慕……个屁啊!你不觉得整天对一个平时996,偶尔加班到凌晨,以至于皮肤不好、面容憔悴、没情绪又没时间、勾搭不到男人也没男人搭讪的IT女民工说这个,是件十分残忍的事情吗?”对方像是醒悟了什么的补充了一句,“你到底是把我当树洞还是闺蜜啊?”

    “啊哈哈~谁让你们整天炫车、炫房、炫工资,你们每个月工资拿大几万,嫁个高帅富老公,我也很羡慕的好吗。”

    树洞和闺蜜有区别吗?

    这个问题不能讨论,啃包子,马上换话题。“我跟你说,这回分手可能要变成真哒,”咬着包子的小脸儿皱成另一只包子,“我妈说沈言长得好看有啥用,再帅能有TF帅吗。她嫌沈言没钱途,要送我出国读研,将来嫁个霸道总裁什么的……我妈最近越活越年轻,都开始看女主争霸文啦。”

    “哈哈~你妈竟然粉TF!太逗了,笑死我了。”对面的“树洞”被戳中笑点,乐得满床打滚,半天才继续说道。“对啊,你家沈言是小公务员,拿死工资的。不过就算这样,你妈也管的太宽了吧?大家都是年轻人,怎么就能一口断定没前途,莫欺少年穷不知道吗?告诉你妈,现在退婚、将来打脸啊。”

    “把那个小字去了,我们家言言是大公务员。”沈言女友跟着闺蜜一起傻乐,丝毫没觉得吐槽自家老妈有啥不对。

    “别听你妈的,公务员工资虽然低但是工作稳定,有很多时间照顾家庭,再说万一走上仕途了呢!等你们家沈言当大官儿,将来你们家孩子就能开豪车、泡美眉,出事儿了就说‘谁敢抓我,我爸是李刚’,就问你帅不帅!”

    “你们家孩子才姓李呢,”因为彼此太熟悉对方的品性,沈言女友迅速挑出其中的槽点,半点不耽搁。

    “他仕途恐怕是没指望了……唉,我跟你说,我跟他吵着分手一半儿是因为这个,我家老沈他太没有上进心啦!下班就回家玩游戏,工作就是混日子!而且他可好面子了,过年过节死活不给领导送礼,我担心他一辈子就只能当个小公务员。刚毕业这几年还好糊弄,时间长了我妈肯定翻脸,公婆矛盾你知道吗。”

    “公婆……这个词槽点太多。其实男人都这样,刚毕业几年都很幼稚,等遇到过挫折,再大几岁就好了。”对面没男朋友的闺蜜装作很有经验的说道,“再说了,你们家鲜肉不是身怀‘特长’嘛……你上次说他们单位领导是女的?必要的牺牲,嗯,你懂的。”

    “呸!恶心!我才不会让我家老沈碰那个老女人呢!我可是360度全方位严防死守,想打我家老沈的主意,别说门,窗户都没有!别说领导,闺蜜都不行。”

    “别把我扯上……等等,你怎么跟踩了尾巴似的?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对面的闺蜜顿时睡意全无,精神百倍的准备听一个大八卦。潜规则,这必需是潜规则啊!一想到闺蜜整天吹嘘“她家老沈”要被潜规则,她就激动得浑身发麻!睡觉都顾不上了。唯一遗憾的是……如果沈言单位领导是个帅哥该多好,两个美男这样那样,百分之百完美啊。

    “也不是说中,”沈言女友软趴趴的趴在早餐桌上,将脸靠着手机说话。

    “那女人有老公的,在首都部委工作,听说前途远大……可问题的关键不在这儿啊!问题是,你知道罢,领导她爸是咱们市的市长,她是在家里怕闲出病来才找个单位上班哒……你说她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工作,她不是闲的咪咪疼嘛!你一个二代不去欺男霸女,不去装逼打脸,不去环游世界,不去囤地炒房,就算真闲的咪咪疼,你去首都陪你老公好么,当哪门子公务员啊!整天坐办公室会生痔疮的知道伐!”

    “啊?”闺蜜听得一脸懵逼,居然没有潜规则?既然没潜规则,那你这么爆炸干嘛?

    “啊啥啊,就知道你没听懂。我跟你说,跟企业不一样,他们事业单位一个萝卜一个坑,腐朽着呐!那个市长千金既然霸占了科长的位置,又不想上进。哪科里无论下边人干的多好,除非等到她不想干的那一天,否则谁都别想升职。想调到别的部门,更需要门路。当然,抱她大腿也是一条路,但我家老沈不愿意……我也不乐意!”

    “啧啧,那可是一条雪白的金大腿。”闺蜜啪嗒两下嘴儿,忽然意识到这中间可吐槽的地方好多。“这情况不对啊,小雨。你看啊,现在你家老沈已经有了傲娇大胸女友,还有神秘优雅的女友闺蜜,再来一个身为市长千金的顶头上司……而且他居然父母双亡,没车有房!我怎么闻到了一股腐朽的都市后宫暧昧网文的气息?莫非你家鲜肉还有个隐藏身份是兵王?”

    “还杀手呢!我就想问问,你说的‘神秘优雅的女友闺蜜’是谁?”沈言女友的吐槽永远像飞刀一样犀利,能沿着电波戳人心肺。

    “……陈小雨,你这样是交不到朋友的你知道吗?”对面吐血三升,容我偷偷夸一句自己你会死?我不是已经赞美你傲娇胸大了吗!哼哼,这中间绝对没有下垂得快的诅咒。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赶紧换话题,否则要上演“闺蜜反目成仇,街头互杀为那般”的头条。

    “哄着呗,男人就像猴子,得培养条件反射。比如……每次他进步了你就解锁个新姿势奖励一下?时间长了就训练好了。”没有男朋友的情感专家如是说。

    “举手。”

    “乖,问吧。”

    “姿势早就解锁完毕了怎么破?”

    “……挂电话吧!我大姨妈来了,心疼,需要多休息。”空虚寂寞冷的单身IT女还要被强制塞狗粮,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别啊,亲,我再也不捣乱了。”陈小雨对着桌子上的半碗粥连连求饶,一看就没安好心。“亲爱的,你继续说吗,除了这个呢?”

    “……那你,那你可以事后的时间去提出建议。据心理专家分析,据说在办完事之后,男人除了想睡觉之外对女性还有种淡淡的愧疚感。这时候女性提出要求,只要不是很过分,一般都能获得满意的答案。”情感专家转职两性专家再度上线。

    “唉,这个办法我用不了。”

    “为什么?”

    “那个时候我在放烟花,意识全都是空白哒。”

    “嘟——”对方电话已挂机,单身狗表示吃撑了,不想再搭理你。

    “哎呀,小芳你真没用,最后还得用老办法!”陈小雨丢下手机,抓起碗里的最后一只包子,数着包子褶儿说。“分手,不分手,分手,不分手,分……那就分开一段时间吧,这一切都是天意。”她找了张纸,张牙舞爪的写分手信,最后还不忘记注明——

    “你要是敢在这段时间胡搞瞎搞,等我回来就切了你!(画剪刀)”

    于是就这么分手了。

    至于分手短信?那当然是上飞机之前再掐着时间发给他啦——等他打不通电话、找不着人,茶不思、饭不想、衣带渐宽很后悔的时候,就知道我陈小雨有多重要啦!

    计划完美!

    *****

    现代男女,合的热烈,分的洒脱。

    何况陈小雨原本就打算来个短暂假期,好好想想的同时再刺激某人一下,因此更用不着伤春悲秋——她甚至还有点儿小得意呢。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物品,连牙缸牙刷都没带走,潇洒的拖着个时尚拉杆箱便离开了小区。这房间里的一大半东西是她和沈言合资买的,真分手,她得叫搬家公司。

    陈小雨走在路上,还不忘记电话给闺蜜,叽叽喳喳的描述自己如何英明神武,如何刚毅果决。以至于电话那边,黑眼圈的闺蜜很想去死。光顾着打电话的陈小雨压根儿就没发现,就在她离开的同时,多达十几辆黑色SUV陆续从几条主干道驶来,汇聚在小区的周围,将这个小区各条主干道都封锁了个干干净净。

    大群穿着黑西装的人走下车,他们将手插在口袋里,呈战术小队状朝着沈言所住的居民楼包抄过去。

    “那个似乎是目标的同居女友,要控制起来吗?”与陈小雨只有一路之隔的车内,有人问道。

    “不需要,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另一个人果断的拒绝了他的建议。“在制图室内,外来者随时会死,别做任何多余的举动。时刻记得……神,在盯着我们!”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