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魂樱传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望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望天

    裂痕交错的地面片刻过后,覆盖了一层积雪,寒风阵阵的刮来,犹如薄刀般席卷着雪地。

    慕云飞的身影消失在满天风雪中。

    琉璃萱月和梦珠也回皇宫了,一路之上,两人无语,纯白的外衣裹卷着全身,遮挡着风雪。

    众人散去之后的片刻,方才有护城的军队火急火燎的赶来,瞧见满地的残痕,坠落的雪桥,倒塌的房屋,碎裂的岩石,满眼尽是震撼连连,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搜索着,防御着,警惕着。

    严密布控的皇城竟然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护城军所有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云,束手无策,既不知战斗的双方是那些人,又不知伤亡的情况,这样毫无头绪,怎么查?怎么护?往深处想,这是他们职责的失误,皇城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他们却一无所知,皇城的安危他们怎么保护,要他们有何用?所有人心惊胆寒,窃窃私语,不知如何处理?直到护城统领姜昊到来,吩咐他们速查,护城军才散开而去,巡视着皇城,立即加强对皇宫的保护。

    慕云飞向着老宅走去,苏管家早已在府邸的大门口等待多时了。老管家来来回回的走动,面带忧愁,急迫的表情遍布在苍老的脸庞上,之前,皇城里突然响起了怒雷般的炸响,声震天地,爆炸声不断的响起,震的大地都微微晃动起来,乍听之下,甚是骇人,苏管家担心少爷的安危,迅速吩咐下人出府寻找少爷的身影,自己则来来回回的在府邸的门口不安的走动,担忧着少爷,万一少爷碰到什么事,有什么不测,自己怎么对得起老爷呀,心里担忧至极。

    正忧心之际,一抬头,便远远的望见慕云飞在满天飞雪中走来。苏管家慌忙的朝着少爷急步奔去,嘴角带着三分欣喜,三分安心,三分忧愁的说道,“少爷您平安回来,真急死老奴了,您没有遇到什么事吧。”边说边打量着少爷,看见少爷没有丝毫的损伤,安然无恙,身上只是落了几片白色的雪花,沉重的心才放了下来。

    慕云飞微笑的望着苏管家,轻声说道,“没事。”随后便和老管家一起踏进了府邸。

    慕云飞不想老管家担心,一点都没有提雀桥战斗的事情。

    慕云飞踏进府邸,没有回屋,而是去了爷爷的灵堂,望着爷爷的灵牌,心一层层疼痛,痛不欲生,心口悲伤至极,生不能相陪,死不在身旁,心口便是阵阵绞痛,眼圈慢慢红润了起来,两行眼泪滚过了脸颊,滴落在冰冷的石板上。

    大风在窗外呼啸,慕云飞在爷爷的灵位前,蓦然不语的待着。泪水落了又落,心疼了又疼。

    夜至天明,天明至夜。

    飞雪飘洒,皇城下起了大雪,雪花自遥遥天穹之上落个不停。

    阴沉沉的天空笼罩了皇城数月之久。

    天空的寒云从没断过,雪花一连数月或大或小,或缓或急,从来没有停止降落过。

    雪片自天穹中,一片片飘落,寒风呼啸的咆哮,雪沫满街的纷飞,回旋的寒风卷起缕缕残雪形成漩涡,时聚时散的呈现出来。

    ……

    府外,雪花漫天,一落数月。

    府内,慕云飞一直待在爷爷的灵堂中,自那日大战后,慕云飞就没有出过府门,没有见过外人,显得异常的平静,整个皇城也是异常的平静,静的都有点令人心惊胆寒。暴雪落下的数月,皇城竟然没有一记不安份的事情发生,着实令人大吃一惊,仿佛繁华的皇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但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一股压抑,甚是烦闷。

    这日,雪花依旧满天的飘洒,冷风不断的吹袭,慕云飞从爷爷的灵堂里走出,眼眶依然红红的,两行泪痕清晰可见。

    慕云飞凝望着琼雪银白而落,目光里有说不出的悲伤,缓缓抬起了眼眸,遥望着白茫茫的苍穹,只见高空之上,寒风刺骨,雪云凝而不散,天阴暮沉,森然的寒气笼罩而下,顿时忧伤之感油然而生,心中好不凄凉,失去亲人的悲痛之感更甚。遥望天穹,凝视良久,才缓缓收回眸子,久久耸立在石柱一侧,直到暮色暗沉,天慢慢变黑。

    望天有感,不止慕云飞一人。

    此时此刻,有一人在满天大雪中行走,雪花落在了他白色的长袍上。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厚重的雪地里,脚步轻轻抬起,轻轻落下,向着前方而行,直到来到了一座桥,方才停下了脚步。

    琉璃皇城之内,名桥无数,最有名的是三座,一座是数月前因慕云飞大战而塌的雀桥,另一座是月桥,月下有泉,月上有云,月旁有景,月前有花,因此得名。

    而这最后一座叫作相思桥。

    相思相思苦相思,惊艳一撇不相忘,一世两人今相思,相思何处哪天知?

    只见,相思桥下,长长一声叹气,白袍微抖,这白袍人正是邢风。

    他站在桥下,抬头仰望着苍穹,白蒙蒙的雪云凝聚在天空之上,雪花一片片掉落,寒风急促的吹拂,邢风目光缓缓而落,望着前方的相思桥,相思桥呀相思桥,真不愧是相思桥。邢风心中触景生情,悲伤自心底而起。脚掌久久的抬起,踏上石阶,走上相思桥上。

    这里的桥,这里的风,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只不过少了一人而已。

    思如潮涌,不知是哪一年,哪一日,一个白衣青年也是在满天大雪中自桥一端缓步而来,踏着石阶,留下一个个脚印,迈上了相思桥顶,恰在此时,对面一个美丽的少女,美艳无双,世间绝世。貌美如花的少女踏着步子缓慢而来,踏上桥顶,两人相视凝望,四目相对,惊鸿一瞥,擦身而过。

    那目光相碰的刹那,犹如灵魂的触动,犹如天地的起合,山与海的盟誓,月与日的碰撞,一见钟情。

    可惜情定不是终身。

    今日,邢风再次踏上这座桥,可惜,昔日的佳人也不在,只剩寒风呼啸,只恨人生匆忙,若有从头来过的机会,再也不会失去你。

    颗颗泪珠溢出邢风的眼眶,滴落在雪地上。

    相思桥中有相思,泪落雪中何处去?

    邢风一步步踏过雪桥,向着皇城之外而去。

    邢风走了。

    那座桥,那个人依旧留在了他的心中。不论过去百年,千年,甚至万年,他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那个人。那个一辈子牵挂,思念的人。

    邢风离开了琉璃皇城。

    琉璃皇城上有人在哭。

    皇后在哭。

    美艳的眸子久久的凝视着前方,和消失在前方风雪里的那道人影,她手中握着一封信,泪水打湿了书信,晶莹的泪珠不断的滚落,寒风阵阵吹来,她的脸很凉,她的心更凉。

    她没有去那座桥,那座相思桥。没有见那个人,那个她万分思念的人。

    寒风瑟瑟吹袭,皇后的声音哽咽的越来越厉害,泪水泪流满面,直到天慢慢变暗,云渐渐而重,皇后才离开了此地,回到了皇宫。

    往事如烟,旧梦难寻,早已是物是人非,相思桥仍在,只不过当年的那两个人不再相遇了。

    那两个人的名字,男的是邢风,女的是倾云,当今皇后。

    雪花纷纷扬扬的飘洒。

    寒风刺骨的吹袭。

    在满天大雪中,有人出城,自然有人进城。

    邢风出城,七十二人进城。

    这七十二人一进城便消失了踪影,犹如鬼魅一般,消失无影。

    茫茫风雪中,再也寻不到这七十二人的踪迹,只不过在厚重的雪堆下,有着七十二道鬼影而已。

    鬼如形影,隐于风雪中。

    ……

    ……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