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乱世小神医舂磨砦之秘 第104章 软禁

舂磨砦之秘 第104章 软禁

    方承天止步,回过身子,疑道:“张都尉还有何事?”

    张瑁微微一笑,忽然举起手臂挥了挥,他身后顿时雪沫飞舞。

    “嚓嚓”声中,只见城门口那一排木桩般的兵士,纷纷催马前行,快速将方承天围了起来。

    张瑁这时才缓缓道:“本都尉已为你安排了一处环境清幽的院子,这三天你就安心呆在里面,养好精神,不然就你这小身板,到时上了擂台,若连本都尉一拳都承受不住,可就不好玩了。”

    想要软禁我?!方承天咬了咬牙,淡淡道:“我自有住处,不必张都尉费心了……”

    “哼~~”张瑁冷哼一声,打断他道,“本都尉一番好意,你可别不知趣!”

    他目光扫过围在方承天四周的兵士,道:“带方小神医去别院休息!”

    说完,他快速看了方承天一眼,转身便往城楼上走去。

    方承天目光缓缓扫过四周,暗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

    决斗的消息传得很快,未到晌午,就已传遍了整个蕲州城。

    有些好奇心重的百姓早已按耐不住,跑到城东菜市口,瞧着张瑁的手下搭建擂台,竟也瞧得津津有味。

    午时三刻,本是杀头的时辰,此时裴偓的心情比杀头还难受,他一把掌拍在茶桌上,茶杯咣当一声震落在地,摔个粉碎。

    “去,去把张瑁给老夫叫来!!”

    他的声音很大,几近于吼,语声中怒气满满。

    张瑁来得不急不缓,他似乎知道裴偓叫他来是为了什么,见过礼后,便笑道:“岳父大人急急召唤小婿,可是为了那方承天?!”

    裴偓紧咬着牙,瞪着他,一字一字地道:“放了他。”

    张瑁笑了笑,摇了摇头,道:“小婿知道岳父大人在担心什么,你就放心吧,区区草贼敢来攻打咱们蕲州,小婿必叫他们有来无回!”

    裴偓猛地起身,瞪着他道,“你难道非得与老夫作对才行?老夫再问你一遍,放不放!”

    张瑁走到旁边椅子上,缓缓坐下,笑了笑,望着裴偓,淡淡地道:“不放!你又能怎样?!”

    他竟没有一丝将裴偓当成岳父的样子。

    裴偓脸色一变,咬了咬牙,道:“你别以为老夫真怕你将那件事说出去,大不了老夫这张老脸不要了!”

    “哦?是么!”张瑁低下头,瞧着自己的脚尖,淡淡地道:“那小婿现在便去告诉岳母大人。”

    说着,他便作势起身。

    裴偓长吐了口气,缓缓坐到椅子上,淡淡地道:“你尽管去吧,老夫等下便向全城宣布解除小女与你的婚约。”

    张瑁尚未站直身子,闻言登时脸色一变,猛地直起身子,直直地瞧着裴偓,咬牙道:“裴偓,你真的想要与本都尉彻底撕破脸吗?”

    他慢慢上前两步,指着裴偓的鼻子,道:“本都尉知道你不想让思诗嫁给我,所以你总找借口,将婚期才一拖再拖,这些本都尉都忍了。可如今却冒出一个方承天,夺走了思诗的心。”

    他眼角一阵抖动,眯着眼睛,道:“若不是为了让思诗知道那小子根本不如本都尉,她嫁给本都尉才是最好的归宿,本都尉早将那臭小子一刀劈了,岂会与他生死决斗……”

    说着,他目光忽然变得阴冷,瞪着裴偓,一字字道:“所以,你最好不要管这件事,不然就算那臭小子回去了,本都尉也有万种手段,破坏你与草贼议和!”

    说完,他冷哼一声,转身径直走了出去。

    裴偓并没有叫住他,而是怔怔地坐在椅子上,过了许久,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起身来到桌上,提笔写了一封信,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啊!”

    一个守卫走了进来,抱拳静静地站在裴偓身前。

    裴偓瞧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派个使者,将这封信送给草军首领王仙芝。”

    张瑁给方承天安排的别院,不仅非常别致,而且还非常奢华,他长这么大,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

    单是那富丽堂皇的大门,便让方承天大吃一惊,走进去后,便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味扑鼻而来,一座座精致的楼阁,错落在高低起伏的大花园中,虽然到处都已被大雪盖住,却仍能看出此别院的景致十分不一般。

    那些带他来此的兵士并未进来,而是默默地守在了大门外。

    一个约摸四五十岁的老妪引着他,往花园深处一座阁楼走去,她一边走一边说:“方公子,只要你不离开这个院子,不管你是想要好吃的,还是好玩的,只需要与老婆子说一声,自会满足你。”

    断头饭吗?方承天淡淡一笑,心想这张瑁也着实有些大方,本以为他说的别院只是个托词,却不想竟如此豪华,不由暗叹了口气。

    天色渐暗,雪又似鹅毛般飘了下来。

    方承天推开窗户,一股寒风立刻吹了进来,风拂在脸上,就像被刀割一般。

    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亭子中,缓缓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想偷偷出去,很难!”

    只见那亭子中,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兵士,手持刀,背缚弓,立在亭中,一动不动地瞧着方承天所在的小楼,就像一根木桩子一样。

    方承天又看了那亭子一眼,便将窗户关了起来,躺回了床上。

    这小楼的四面八方他都看过了,每处都有那张瑁的手下。

    这一战,已是在所难免的了,那张瑁武功究竟如何,方承天不知道,不过从张瑁早上直接跳下三丈高的城楼来看,绝计不差!

    “咚咚咚~~~”

    敲门声刚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便接着响了起来:“方公子,你在里面吗?”

    这声音……怎地如此熟悉?!方承天眉头一紧,沉思片刻,突然双目一张,惊呼出声,“小月!!”

    门外的女子闻言,也是轻呼了一声,接着高兴地道:“方公子,你果然在里面,快开门,奴婢有要紧事给公子说……”

    话犹未完,“吱”的一声,房门已拉开。

    方承天凝目一瞧,顿时怔住。

    只见门外只有一个老妪,并没有小月。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