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开地府正文 第五十六章 荡平清源寺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荡平清源寺

    洛大忠中剑后,身上的生机迅速消散,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不甘和愤恨之意,眉梢眼角鲜血横溢,舍利的金光也溃败退却,黯淡消去。

    他想张口呼唤,告诫小姐逃离此地,可甫一开口,满是喷涌出的血液,如泉水倒灌,涌上喉咙。

    “嗬,嗬!”

    极力张口,洛大忠努力控制着残余的最后一分气力,挣扎着伸出手去,想要抓住裹挟着雷光扑闪,飞遁而来的高欢,可身体却不停使唤,颤颤巍巍,始终抬不起一根手指。

    “如果不是多年前,自封魂魄于体内,此时哪怕化作厉鬼,也能阻他一阻。”

    脑海中的念头闪过,洛大忠神智迷离,渐渐模糊下去。

    “哼,阴鬼扰乱人间秩序,我玄宗今日替天行道,便……”

    高欢脸上挂着一丝冷笑,倒持桃木剑,驱动雷法,正刺向绝望的洛茗雅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道轰隆巨响。

    崩,崩。

    似万千道雷霆炸响耳侧,又似地裂山崩般天地摇晃,高欢一个激灵,神识差错,法诀捏空,盘舞飞旋的玉剑失去他法力支撑,如失去引线的风筝,直直坠落下去。

    心神巨颤下,高欢手上桃木剑上雷法忽然散去,差点没拿稳法剑。

    “发生了何事?”

    高欢一阵错愕,忙抬起头,这一眼扫去,只将他惊得目瞪口呆。

    天际一道巨大无比,宛若炽日般明亮的光柱,横空射来,沿途所经之处,夜空被照得有如白昼,辉煌堂亮。

    临近清源寺,鬼气阴森渺渺,阴气散发,浓稠得要滴出水般,结成无数黑雾,浓墨如染。

    那发散溢出的阴气,便是道门的顶尖高人来了,也是束手无策。

    可那光柱所过,阴气却如潮水般退却,消去无踪,刹那间,便是云销雨霁,清源寺外围再无半分鬼气。

    光柱不停,仍是横空而过,扫射到隔绝天地的须弥阵前时,发出一声震天巨响,转瞬间,便击破这道门大阵,丝毫没有停顿。

    大阵被破时,钟毓灵面色猛然一白,然后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丝丝鲜血,她面色发苦,急忙连踏数步,并连掐指诀,避开扫射而过的光柱,闪到一边。

    寺中被锁住的残存数百阴鬼,没来得及逃窜出去,只见光柱便是一分,如月光洒落,映照的清源寺中清晰明见,如皓月当空。

    点点星光洒在寺中所有的人鬼身上,像是片片飘零的雪花散落,斑白素裹。

    这时,张羽浩荡威严的声音从九天上落下,响彻这方天地。

    “尔等鬼魅,鬼门关已开,此时不归,更待何时!”

    随着这威严声音落下,天空中忽出现了一个兽首青铜大门,古朴森森,半隐半现,门上刻有诡谲斑驳的花纹,像是历经亿万年时间洗礼过般,透着一股莽莽洪荒气息。

    嗡!

    大门开却,只打开一道不大的门隙,门内隐隐传出无数历吼嘶叫,高欢努力睁大眼睛,想往里看,可眼睛却始终像蒙上一层薄雾,看不分明。

    “这真是鬼门关?地府千年无踪,如今要重现三界了么?”钟毓灵眼神呆滞,喃喃自语,恍然间一阵失神。

    寺中无数厉鬼一怔,片刻间全部乱作一团,数百鬼魂四散奔逃,如鸟兽受惊,疯狂地朝着寺外逃去。

    落于寺中的星光一收,从鬼门关内照出一道青光,顿时整个寺内所有人鬼均被一股浩大的吸力摄住,身不由己朝着打开的门扉内飞去。

    高欢又惊又恐,嘶声喊道:“师妹,快,使用师伯交与你的符咒。”

    可钟毓灵却不见丝毫反应,如泥胎雕塑,动也不动,只双目失神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鬼门关,口中不知在自语些什么。

    天空中伫立的鬼门关像是巨兽张开的大嘴,无数的阴鬼惨呼,嚎叫着不由自主投入其中。

    眼见于此,高欢又气又急,一狠心,狠狠咬破舌尖,一股钻心剧痛过后,他大喷一口鲜血,淋上整个桃木剑,身上法力鼓荡,气息越转越激,剑上的雷光也愈发明亮,如捧着一轮晨星。

    下一刻,他怒发张扬,面上满是狠厉,举起桃木剑,双手一合,朝着天空一点。

    轰隆,空中忽然涌起一阵雷云,隆隆响动。

    一道粗大无比,肉眼可见的雷电,带着浩荡的天威落在高欢的剑上,轰,雷光迸发,雷音炸响,无数散落的电光如火蛇飞窜,附近被波及到的鬼魂来不及发出痛呼,便魂飞魄散。

    砰!几声重物落地,高欢艰难翻过身来,嘴中不断咳出鲜血,借这浩荡雷霆天威,他好不容易,从那鬼门关下逃了出来。

    “可惜了我那百年桃木,在如今世道,那简直是无价之宝,该死的阴差!”

    高欢面色凄惨,形容枯槁,浑身上下焦黑一片,气息跌落,恨恨骂道。

    “鬼门关啊!”高欢又痛骂道,他使出浑身法力,还借助心头精血,赔上玄宗秘宝桃剑,这才招引来的九霄天雷,可他根本不敢驱使天雷轰击鬼门关。

    天雷是天威,鬼门关何尝不是天道,所以他只能引爆天雷,借此脱身。

    雷霆炸响过后,空中顿时少了数十阴魂,那是在高欢附近被天雷引爆波及,彻底魂飞魄散。

    蓬头垢面的高欢,抬头盯了一眼,沉着脸一言不发,却是没有发现钟毓灵的身影,想来被天雷波及,清醒过来后,趁机脱身,他正想呼唤,却全身阵阵剧痛,这才发觉自己全身上下伤势惨重无比。

    直面天雷,他不过凡人躯壳,若不是借了桃木雷剑,早已神魂倶灭。

    正哀叹,耳边传来一声低呼:“师兄,走!”

    还没侧身,一道清风鼓荡,钟毓灵现身旁边,卷起高欢,横空飞掠而去,刹那间消失。

    鬼门关被天雷炸响波及,但转瞬恢复,无穷吸力传出,清源寺里面所有的人鬼瞬间飞上天空,落入门内,迅速消失。

    片刻之间,整个清源寺内外一空,再不见一个阴魂,只余下一个空荡荡的古寺。

    寺内正厅里,一个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家伙悄悄爬起来,左右扫视一眼,试探着唤了几声,得不到任何回应。

    悄然间走出寺外,只见昔日阴气沉重,阴风阵阵的古寺像是变了个样,再没有丝毫生人不适的气息,只普通的像个最常见的古建筑。

    胆战心惊的走出来,他悄悄来到山侧一处凹地,从口袋中摸出一串钥匙,打开面前的轿车车门,发动汽车,迅速离去。

    汽车像是喝醉的醉汉,在公路上左右晃荡,明显车主心思激烈,车辆行驶方向,正是边城,坐在驾驶座上的西装男子,正是之前在厅内和历笙称兄道弟,被张羽骂做不人不鬼的徐进,一个人间商人。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超级大佬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