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气吞山河正文 第145章 细心的男人

正文 第145章 细心的男人

    阿紫吃过江峰找来的蜂蜜之后,整个人就感觉好了许多了。她和阿思也知道蜂蜜是可以缓解女人这方面的疼痛的,但却万万没有想到江峰也会知道这样的事情。看来江峰还是一个挺细心的人的。

    而且,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他上哪里去找这样的蜂蜜。这大晚上,那可怎么找啊?更何况,即使找着了,让她们去掏的话,也是决计不敢的。

    况且,江峰还真的找回来了一些布条,这些布条被他撕成了一片片的,用起来十分的合适。这不禁让阿紫有了一些猜想,这小子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会懂得这些,真是太奇怪了。

    这天晚上,江峰就靠在火堆边小睡了一会。而阿思和阿紫二人还是如之前那样,相拥而睡。到了半夜醒来时,发现身上又多了一件外套,正是江峰盖上去的。

    “怎么?睡不着啊?”江峰问道。

    阿紫说道:“这种情况怎么睡得安稳啊!不知道时候又有人杀过来呢。”

    江峰说道:“那咱们就起程吧,走点夜路,尽快把后面的追兵给甩掉。”

    两个女生立即就点头答应了,她们其实也想早点离开这里。

    简单收拾了一下,三人便下山去了。火堆并没有扑灭,但做了隔离带。这样就不会担心这火势会漫延把整片山林给烧了。同时又可以对远方那些追兵进行一定的迷惑性。

    而到了山脚下,三人找到了马车,但江峰却说道:“我们不坐马车去了,如果坐马车的话,他们一定会追上去的。咱们走小路。我看过地势了,前面大路的话要绕很远的地方,咱们直接翻过那一座山,走小路。”一边说着,一边还搬了一些泥到马车上。

    阿思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江峰说道:“我们虽然不坐在马车上,但还是让马儿拉着这车子往前走,到时就让他们那些追兵顺着这马车轮子留下的印子往前追去,扑个空。”

    阿紫拍手叫好:“真没有想到你这个吹牛大王还挺懂!”

    江峰拍了一下那马儿,马儿就好像是通人性一般,往前跑去了。

    这时,江峰三人便轻装上阵,穿入了丛林之中,往里钻去。翻山越岭,只奔着那青城山而去。

    ……

    到了第二天,整个当阳府城里热闹非凡,因为朱将军回来了。

    一行人马浩浩荡荡,从东边凤凰山打猎归来,但朱将军脸上却没有了昔日的神采飞扬,而是面带凝重之色,也无心再做多余的打赏之类的活动,而是一进城,直接就策马直奔回到府上。

    后面一列高手紧随其后。

    回到了府上后,朱将军连衣服都没有换,就坐上了厅堂之上,大声地对旁边紧紧跟着的管家说道:“把张统领叫过来,在哪里!”

    “在,在,属下就在这里。”早就已经在屋外恭候的张统领不等管家开口,他人已经躬着身子步入了厅堂之内。

    朱将军喝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他本来在凤凰山上打猎,高高兴兴的,突然有急报过去说有人闯进了当阳城,还把三公子给掳走了。这让朱将军勃然大怒,他堂堂的朱将军,居然给人冲进他的地盘掳走他的人,这简直是岂有此理,传出去,那岂不成了天底下人的笑话。

    张统领此时整个人浑身发抖,显然已经吓得不轻了,哆哆嗦嗦地说道:“属下……属下……禀……禀将军,是……原来是……”

    旁边有一个英姿挺拨的年轻人,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道:“爹爹,还是孩儿给你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吧。”

    朱将军点了点头,对那张统领瞪了一眼,显然是恨铁不成钢,连点话都说不好。而对于这个大儿子朱令英,朱将军向来是很满意的。朱令英的为人一直都很稳重,他离开当阳城的时候,一般都是由朱令英主持事务的,虽然现在还不是百分之百全权交给他,但在日常事务这一块都已经由朱令英把持。只是军权这方面却还是由他朱将军全权掌握。因此,这朱令豪出事之后,并不是首先由朱令英汇报,因为朱令豪是属于军队方面的武官,该由城内的统领发言。

    现在,张统领因为严重失职,害怕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只好由朱令英来说明了。

    朱令英说道:“爹爹你可还记得咱们有一个姑姑嫁到了桥圩镇,那位姑丈名叫费德清的?”

    “怎么不记得,这费德清每年都会进贡不少财物过来。你提他干什么?”朱将军似乎不太满意儿子兜圈子,他想要知道真正的情况。

    朱令英说道:“并非孩儿不想把事情简单说,但现在一切的源头都是由这费德清引起的。这费德清在桥圩镇为非作歹,还打着爹爹的名号压榨百姓血汗钱。结果被一个名为江峰的少年杀了,群情激愤的百姓们还冲进了费府,把家里的其他人也宰了,同时抄了家。当时姑姑紧急之中发来了飞鸽传书求救。后来又有人发来了一次飞鸽传说,说姑姑已经被村民打死,并且把江峰与其两个同党的姓名和画像都符了过来。并且说那三人正在来当阳城的路上。”

    朱令英看了一眼父亲,显然是在听的,又继续接着说下去:“老三与姑姑当年的感情较深,他是很愤怒的,当即就传令下去,要全城严把关,把三人的画像传下去,一旦看到人立即就抓回来。另外还派出两个小分队出去寻人,若是找到也一样抓回来,如果对方反抗,格杀勿论。”

    “这事你当时是怎么处理?”朱将军问话了。

    朱令英说道:“当时我觉得还有点疑问。况且,这三人若是杀了费德清,怎么还敢往当阳城而来,那不是送死吗?而外面去寻那几个人,显然也不容易。所以就没有什么行动。毕竟我们与费德清其实不算熟。早年也有人向父亲禀报过费德清的行为,我记得当时父亲给的评语是:做人应该懂得适可而止。但考虑到老三与姑姑的那一份感情,当时老三也气在头上,所以我也没有阻止他。”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