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气吞山河正文 第005章 摧枯拉朽

正文 第005章 摧枯拉朽

    接下来的事情告诉我们,永远都不要与坏人做交易,永远都不要相信坏人的话,坏人是永远不会信守承诺的。

    当江峰走到了歹徒们的前面时,三个歹徒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一把就将江峰给掳了过去,左手勒住了江峰的喉咙,右手刀子架在了江峰的脖子上,使得江峰无法动弹。

    但另一边的歹徒却没有放开张碧琴的打算,而是冷冷地说道:“我现在觉得把你的儿子和女儿都带走,你相公会更快把钱凑足,哈哈哈……”

    见几个歹徒哈哈大笑,柳珍惠才知道自己中计了,愣了一下,如同一个傻子一般,但她还是苦苦哀求了起来:“三位好汉,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家女儿吧……”说着情急之处,她人还想要冲过去。

    歹徒立即就大声喊道:“给我站住,你再敢往前半步,我就砍死她!”

    柳珍惠心如死灰,整个人直接就软瘫坐在了地上。

    三个歹徒相视望了一眼,然后当头一个摆了摆头,三人便准备带着那一小箱的银子和江峰与张碧琴两人一起离开。

    就趁着前面的两个歹徒转身要出门口的那一瞬间,江峰出手了。

    他使出了一招小擒拿手,将挟住自己的那一名歹徒的手腕一扭,与此同时,身子像是泥鳅一般一缩一滑。当歹徒发出了一声痛叫声的时候,他人已经扑到了另外一名歹徒的身上,手上还多了一把刀。

    “当!”的一声,江峰一刀就把挟住张碧琴那名歹徒手中的刀给砍掉,接着一拳就击中了他的脑门,使得那小子直接就晕厥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第三名歹徒才转过头来,见到这一幕,一惊,然后手中的那个装着银子与首饰的箱子就朝着江峰扔了过来。

    “哟,连钱都不要了?”

    那些金银首饰在空中如天女散花一般飞向了江峰,江峰手一挥,却好似变了魔术一般,使出了一招万流归踪,把所有的首饰都收回到了箱子里,稳稳地接住了,与此同时,一脚就飞了过去,将第三名歹徒重重地击飞到墙角处。

    “砰!”

    那名歹徒砸在了墙角,整个骨架都要散了,吐出了一口鲜血,像是一瘫烂泥一般倒在地上抽搐,痛苦不已。

    从江峰出手,到最后一名歹徒击倒在地,整个过程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的出手迅速,力道强大,一击必中,每一步都好似大师下棋一般早已想好,干脆利落。

    看着三名倒在地上的歹徒,江峰冷冷一笑,说道:“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若是再晚一些时间遇到我,一出手就让你们粉身碎骨,哪里还能用得上这些擒拿格斗的繁锁手段,老子吹一口气就能取尔等小命!”

    目前江峰刚刚恢复修为,才达到入门的筑基第一层,还在炼体阶段。所以与人搏斗,也只能靠这样麻烦的手段了。虽然在别人眼中,他的这些动作已经是出神入化了。

    柳珍惠等人可不就正用一脸瞠目结舌的眼神望了过来嘛。

    “娘亲——”虎口脱险的张碧琴立即就扑向了母亲的怀中。

    江峰回头望向老仆人,说道:“拿几条绳子来把他们绑起了!”

    这时,老仆人才回过神来,他再次望向江峰,感觉到江峰那凌厉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颤,立即就躬身道:“是是!”然后急急忙忙地拿出绳子,把那几个已经痛苦不堪,再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歹徒给捆绑了起来。同时,还吩附一个丫头跑去衙门那边禀告张安昌大人。

    这边的柳珍惠心疼地看着张碧琴,摸摸头又摸摸手:“宝贝女儿,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可把娘亲给吓坏了,真是把娘亲给吓坏了,我的小心肝啊!”

    “娘亲,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张碧琴说道。她转头望向了江峰,却发现江峰已经走到了一边,坐在角落处发起呆来。

    江峰是在想,原来这个世界是这么的乱,连在衙门里当差的官员家都这么不安全,歹徒居然敢入室抢劫,这里可还是城区呢。由此可知道,别的地方该有多乱。看来,要抓紧修炼了,最起码要修炼到元婴期才能比较安心一些,否则,重生回来,还没有修炼回去就被人给杀了,那死得就太冤了。

    这一世的江峰是一个乡下的小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父亲的安排之下寒窗苦读,所以,在这一世江峰的记忆之中,江峰对于这个世界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不知道这个世界里修仙的人多不多,高手们的境界一般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但可以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不太平,比二十一世纪的地球要乱得多。法律如儿戏,只有拳头大才有话语权。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在这个世界体现得更明显。

    没过多久,一位身着衙门制服的中年男人带着一队衙役匆匆赶到。衙役们迅速地将地上的那三名歹徒给铐了起来。而中年男人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直奔柳珍惠与张碧琴母女前。

    “珍惠,小琴,你们没事吧?”瞧他的神色也是十分的紧张,看到母女二人相安无事后才松了一口气。这人自不必说,就是太平府典史张安昌了。

    受惊过后的母女二人见到相公爹爹,顿时眼泪就流了出来,自然又是一翻相互拥抱安慰的场面。

    江峰瞧那张安昌,长得倒是挺正派的,浓眉大眼,走路抬头挺胸,让人一眼就知道他是一个正人君子。江峰心想,老爹总算是交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过了一会儿,安顿了母女二人后,张安昌走到了那几个歹徒的前面,大声怒喝道:“大胆狂徒,居然敢到我张安昌家中劫财,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其中一个歹徒突然大声地叫道:“哼,我们不单是要来劫财,还想要了你的狗命,为赵大哥报仇!”

    “赵大哥?难不成你是跟赵成是一伙的?”张安昌问道。

    那歹徒抬起头挺起胸:“正是!”

    张安昌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冷哼了一声:“好,官府正要抓你们呢,没有想到你们自投罗网了。敢动我的家人,我定要废了你们整个山寨。兄弟们,先将他们押回大牢,明日我再禀告知府大人!”

    “是!”

    衙役们便将那三个歹徒给押走了。

    原来,这些人闯进典史家中并非是单纯的劫财,而是要为他们的大哥报仇,是张安昌的仇家。这一点果然没有被江峰猜错。一般来说,闯进官府人家的家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私人仇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