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大明寒士舴艋争游过千帆,君恩兴味到寒梢。 第四百二十七章 纵情山水

舴艋争游过千帆,君恩兴味到寒梢。 第四百二十七章 纵情山水

    之义,量力而举,度德而行。题目出自的“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

    乃是春秋时期,鲁国的编年史,相传,此部著作乃是由孔子所修。这部著作,也是每一个读书人必须要熟练掌握的。

    义,道理。量、度,都是估计衡量的意思。举、行,都是举动办事的意思。

    王麓操微微摇头,笑着拱手道:“小弟不才,且有昌言要述。”

    这反应,也太快了吧!

    胡瑜鸣面色有些尴尬,抬手道:“贤弟请讲。”

    王麓操泯然微笑,慢条斯理的起身,抬手理了理胸口的衣襟,然后一手握扇柄,一手抱拳,朝众人行礼,缓缓的道:“说起这治国良策,小弟便不由想起一位政论先贤来,此人名为崔寔,司马光曾评论其为:“汉家之法已严矣,而崔寔犹病其宽,何哉?盖衰世之君,率多柔懦,凡愚之佐,唯知姑息,是以权幸之臣有罪不坐,豪猾之民犯法不诛;仁恩所施,止于目前;奸宄得志,纪纲不立。故崔寔论,以矫一时之枉,非百世之通义也。””

    王麓操拱拱手,笑道:“后汉书中,亦有多篇崔寔传,不知诸位兄长可知此人?”

    胡瑜鸣笑道:“崔寔字子真,又名台,字元始,涿郡安平人。曾任郎、五原太守等职,并曾参与撰述本朝史书。”他又笑了笑,问道:“不知王贤弟提及此人是为何事?”

    王麓操笑道:“看来,胡兄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那便由小弟来讲讲崔寔的政论吧。”

    提起了崔寔,沈康陷入沉思,往年他在图书馆工作时,也曾看过关于此人的只言片语,但是对他的深入了解,倒是到了大明以后的事情。

    崔寔的政治论点鲜明而强烈,他敢于抨击当时黑暗政治,主张革新,对于当时正在走向衰败的大汉来说,可以说是病中良药。

    然而,由于此人官位地位低微,政治论点一直没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后来,因其才能出众,许多当时的权贵都想将其收入麾下作为幕僚,但崔寔依照自己的内心所愿,拒绝了这些人提供的工作机会。

    事实上,崔寔的做法按照沈康看来,也并非是清高脱俗的表现。当时的大汉已经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与其投靠某个派别某个利益集团,倒不如就以卑微的郎之身份待下去,朝野上下人际关系错综复杂,能够保持精神独立,安身立命才有基本的保证。

    所以说,在沈康看来,崔寔是一个再聪明不过的人了。

    而后的崔寔也曾一路升官到了五原太守,当他刚有能力展示自己的政治才能之时,公元67年,36岁的汉桓帝刘志死了,一个叫刘宏的2岁孩子坐上了皇位,他后来被称为汉灵帝。

    刘宏是个实打实的小孩子,并非如同沈康这般的穿越者,拥有一个成熟的灵魂。

    由这样的额一个童心正浓的孩子执政,身边又没有可以管教他的能人贤臣,其结果就是直接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最荒唐黑暗的时代。

    刘宏执政期间,最“伟大”的创举,就是“开西邸卖官”,将官爵明码标价,公开拍卖,“公卿州郡下至黄绶各有差”,“二千石二千万,四百石四百万”,“公千万,卿五百万”,“富者则先入钱,贫者到官而后倍输”。而刘宏之所以有此一举,则在于他“为侯时常苦贫,及即位,每叹桓帝不能作家居,曾无私钱,故卖官聚钱以为私藏””。

    想想也是让人忍不住的发笑啊......

    此时的大汉已经腐朽到了根本,再也难以挽救。所幸,崔寔走在了东汉王朝覆灭的前面,没有亲眼见证一个王朝的覆灭,也算是老天垂怜这位伟大的政治家了吧。

    事情简单叙述到这里,这位政治家不出名的原因,想来诸位也能明白一二了。

    一句话:生不逢时。

    两句话:天妒英才。

    三句话:倒霉催的。

    然而,无论如何,这位倒霉催的崔寔,他的政治论点与为人处世,乃至于修养学识,都是让人不由得不敬佩的。

    王麓操就是崇敬这位政治家的其中一人,更令其艳羡的,是崔寔与其父亲的崔瑷的相处,父亲是崔寔为人处世的榜样,崔寔一言一行全深深烙下了父亲的印记,他们父子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不仅形似而且神似。我们想像父子两人在一起的情景,晨诵夜读,书香满室,其乐融融。

    王麓操缓缓踱步在酒桌旁边,他眸光清亮,徐徐的道:“政令垢玩,上下怠懈,风俗凋敝,人庶巧伪。当国家凋敝之时,皇帝就像乘弊车在险倾的道上失控的奔驰,那么,如何来修整这辆弊车呢?“量力而举,度德而行”,就是根据国家的承受能力办事。”

    此时,江柳愖站起身来,接着道:“针对当朝的实际情况,无论在能力上还是猜的上,人主与朝廷都无法效法尧舜,走德治的王道之路,所以,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在严刑峻法上进行下去,规避以往的错误,才能维护政风。”

    诚然德治之法是每一个朝代,每一个皇帝都希望达到的,但是德治之法也是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对一个行将就木的时代来说,很显然,它是不适合的。

    终于轮到沈康了,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这二位好友,竟然将谈辩的收尾交给自己了。

    他暗自扶额笑笑,起身,拱手,行礼,然后挺直腰背,一双点漆眸子充满了从容与自信,缓缓的道:“汉宣帝以严峻刑法治国,天下太平。而元帝以多行宽政治国,接过埋下了汉王室走向衰落的祸根。”

    沈康第一句,将王麓操与江柳愖的论点承接过来,以实例说明,令人不得不信服。

    紧接着,他神情一凛,道:“国家太平,则以仁政、道德、教化为治国之根本。国家衰败则以严政驱逐病患,整顿风气,对症下药,方为量力而举!”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