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

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

    刘西文心生疑惑,随即便会意。这二楼虽说配备的都是良辰的顶级小妹,但基本是不会有***的事情发生。

    二楼比较封闭,一般都是会员制,而且刷脸不刷卡,能进入豪华包厢的基本都是海城乃至整个临海有头有脸,非富即贵的人物,他们都是风月场中的老司机,阅女无数,即使真有看中的小妹,也会带走,自己出去开房度春宵。

    刘西文明白了,今天的检查是有预谋的,而且目的不只在自己,也不在良辰是否有黄赌毒,他们的目的大概是楼上的那些人。这里是他们聚会的一个点,有时大家在一起会商量一些大事……

    刘西文被带上了手铐,他眼珠转转,左顾右盼,心里想着对策。

    但警察却没有给他过多的解释时间,带队的警官大喊一声,“把这里的涉嫌违法人员全部带走,场所暂时查封,其他人员到附近派出所登记,协助调查……”

    秦文宇赶回海城,直接来到良辰左岸,果然见门口贴着封条,挂着停止营业的牌子。

    他绕到后面,门竟然开着。秦文宇走进去,见偌大的场子里寂静无声,冷冷清清。

    秦文宇环顾了一下四周,心下感慨,往日的繁华已成残花败柳,大白天过来,就觉得是一片狼藉。他突然想,良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开业?

    刘西文坐在中间一个位子上,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晶莹的液体似有微光。这间空无一人的酒吧,也只剩下了这丝荧光还在跳跃。

    秦文宇走到他的身边,“刘哥,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警察带走了,怎么现在孤零零的坐在这里?”

    刘西文叹了口气,“来,文宇,先坐下喝一杯。”

    秦文宇有些着急,都这档口了,你还有心喝酒,可是转念一想,刘西文是个聪明人,莫非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现在已经事不可解、穷途末路,没有办法可想了……

    原来当晚刘西文也跟其他人一样,被带去了派出所,那里的领导他当然熟悉,而且他一直都是这么经营的,从没出过任何问题。派出所的领导也挺头疼,觉得非常意外。说实话,像良辰这种有背景的夜场岂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能够管得了的,这些民警平时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过来装装样子罢了。

    今天,一方面这是省厅的执法大检查,既然把刘西文带来了,不做处理当然不行,另一方面他们也知道刘西文上面有人,而这酒吧背后的老板乃是吴岳。所长斟酌了一下,请示了分局的领导,做了个折中处理,刘西文缴纳罚款、取保候审,但必须随叫随到。

    刘西文何等聪明,他已经看清了其中的门道。这次执法检查的幕后策划人之所以暂时放了自己,肯定是想下一盘更大的棋,他们这次检查,显然是没有达到根本的目的,而他不过是个小人物,或许是个不大不小的诱饵,他们大概希望自己能够向吴岳求援,以待他亲自出马来摆平这件事,这样就会牵连更多的人进来。

    “大哥也许不会上当吧,以他的聪明和对时局的判断,一定不会贸然行动……”

    这样想着,刘西文便释然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被警察严密的控制了,想跑是根本没有可能。如果贸然跑去见吴岳,肯定会给大哥惹很多的麻烦。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秦文宇有点着急,“杨厅那边有没有打打招呼?”

    刘西文摇头,“联系不上。杨厅是原来的老人,没少受过吴总的好处。老厅长在临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深究,如今庄严来了,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是省委委员,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政法委书记,这大权在握,什么人敢惹?”

    其实秦文宇知道老杨可是只老狐狸,狡猾的很,这个时候联系不上,很明显故意躲着不见就是了,“最近省里人事变动频繁,老爷子刚刚换了职位,不好再过问这边的事,我替你打听打听,刘哥,你现在到底怎么想的,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刘西文端着酒杯,望着天花板,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的轻松,但有些话他又不愿对秦文宇多讲,在这些江湖人的心里,秦文宇是高干子弟,贵公子,与他们的身份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而且吴岳早就吩咐过,手下人带着秦文宇玩玩可以,经营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他参与。

    “一切该结束了,人就是这样,像表里的转盘,一时一刻都停不下来。有时候突然就不想工作了,有时候会突然想要喝几杯,有时候会想要独自去旅行,有时候又想也该结婚生子了……可是你都停不下来,想想也只是想想罢了。想要停下来,有时候需要很多勇气,有时候需要一些特殊的事情,一些念头需要去尝试,也许它会带给你惊喜。”他自言自语的说着,仿佛是对自己的人生总结。

    刘西文自从来到海城,做过酒店服务生,大堂经理,在KTV、洗浴中心干过领班,后来风云际会,结识了吴岳,开始在逍遥津会所,后来独自开始经营这个小酒吧,不断的扩大规模,实力越来越强,以至成为海城最为知名的夜场品牌。

    秦文宇听了他的这番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神里充满着疑惑,“刘哥,舅舅知道吗?他是怎么个意思啊?”他不相信刘西文一向头脑灵活,神机百变,这次竟然一反常态,变得意志消沉、束手无策。

    “还在等消息,我没有主动跟他们联系,相信吴总已经听说了,正在想办法吧。”

    “到底是什么情况?大晚上的搞突然袭击。”秦文宇问道。

    “已经问了,公安的朋友说这是一次全省综合行动,出勤的干警都是从外地临时调过来的。本来就是一次扫黄行动,正赶上我这里还死了一个嗑药的。”

    秦文宇点点头,“这个就有点麻烦,毕竟人命关天,家属搞不好会去市里闹。这一阵子老爷子心情也不太好,总是忧心忡忡的,你不用担心,我们家在临海经营多年,这点小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秦文宇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秦中明最近老往京城跑,而且事情似乎并不太顺利。对于父亲的事情,秦文宇和母亲这些年基本是不插手的。每逢这种官位变动的大事,秦中明自然也不会对他们说。毕竟组织的原则都是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子女,其实也是为了尽量不把老婆孩子牵连进去。

    秦文宇心里明白,父亲肯定是在竞争一个更高的职位,双方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对于这个职位都是势在必得,并且不惜置对方于死地。也许,父亲为了这个职位,已经孤注一掷,现在可以说退无可退。

    孙盛楠准备去洛杉矶看望她的一个朋友,所以住了一天就要告辞离开了。

    关欣有点恋恋不舍,毕竟这些年她们都没怎么分开过,但她也知道自己来到美国就是要开始新的生活。虽然她与妈妈多年未见,刚开始难免有些生疏,但妈妈毕竟是个温馨的词汇,而且女儿与妈妈之间总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无需过多的沟通,心里就会生出一条纽带将她们拉近。

    陆妍见到女儿满心的欢喜,她给关欣布置房间,给她的房间里买了很多生活用品。关欣从妈妈的眼中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喜悦,还有阿尔弗雷德先生的真诚和热情。她选择来到美国,是对从前的逃避以及新生活的一点向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