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七十九章

第二卷 第七十九章

    关欣点点头,阳光如此的明媚,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昏昏欲睡。陆妍看她这样,笑道,“你们大概累了吧,这长途飞行是够辛苦的,到楼上去睡会儿吧。”

    屋里的装修并不奢华却很精致,陆妍拉着她们上了楼,打开一间屋子,里面已经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怎么样?小雨,听说你要来,你不知道妈妈心里多高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关欣点头,“谢谢妈妈。”随即心里一阵感动,哎呀,有妈的感觉真好。

    陆妍喜极而泣,用手捂住嘴,转身下楼去收拾东西。

    关欣望望孙盛楠,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躺到床上,想着此时的海城已在万里之遥,不由得有些莫名的惆怅。

    孙盛楠坐在她的身边,摸摸她的头,“怎么样?喜欢这里吗?”

    “嗯,感觉还不错。以前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普林斯顿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

    “是啊,这里似乎是一方净土,能够陶冶性情,启迪智慧。”

    “我倒还真的奢望能在这里读书,学一点有用的东西。”

    “呵呵,那是以后的事,先安心的睡吧。”

    等关欣睡着,孙盛楠下了楼。陆妍正在准备晚餐,她便过去帮忙。

    陆妍摆摆手,“不用了,你怎么不睡一会儿?”

    “我不困,在飞机上睡了半天了,我不是小姑娘心事重,我是躺下就会睡着的。”

    陆妍点头,用一种赞赏的眼光望着她,“谢谢你,盛楠,我知道关欣能够过来,与你有很大的关系,谢谢,这些年我真的很想念她……”

    孙盛楠虽然没有孩子,但陆妍的心情她完全能够理解。

    聊了一会儿闲话,陆妍问,“关彤现在没事吧?”

    “没有,一切正常。”

    陆妍点点头,“我知道关彤这个人凡事都会提前做好准备,可正因为这样,我才有些担心他,要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他才不会让女儿到我身边来。”

    孙盛楠笑笑,“关总对女儿确实是舍不得,大概是最近关欣情绪不好,关总才会让她出来散散心吧。”

    “那件事,真的只是意外…….?”

    陆妍所指的自然是罗一鸣。

    “是,应该是个意外,但是关欣也算死里逃生,或许是受了惊吓,最近的情绪才会特别的低落。”

    陆妍叹口气,“没事最好,小孩子经历的少,换个环境,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对啊,这也是关总的希望。”

    “他难道不怕女儿留在这里不回去?”

    孙盛楠笑道,“呵呵,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

    “关彤是个很强势的人,虽然谨慎,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国内的形式你们都知道,他这个人太看重财富和地位,太想成功。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呀。这些年中国有太多的前车之鉴,多少个曾经的首富都抓起来了,可大家还是前赴后继。富贵如泥土如浮云啊,弄来弄去都是一地鸡毛,有什么意义呢。”

    对于这个话题,孙盛楠无法回答,她的身份特殊,不像陆妍,很难置身事外。

    正说着,阿尔弗雷德回来了,孙盛楠曾经见过他,对他的印象很好。

    阿尔弗雷德向她们走过来,孙盛楠伸出双手,主动拥抱了他,“你好,阿尔弗雷德教授。”她的英语依然不错。

    “哦,你好,盛楠小姐。”阿尔弗雷德高高大大,戴着金丝眼镜,身上充满着活力。

    他很健谈,博学多闻,人们从他的眼睛里就能读懂犹太人的睿智。只是他的中文还是那么蹩脚,但孙盛楠跟他聊天却觉得特别的快乐。

    陆妍使个眼色,“女儿在楼上睡觉,小点声。”

    阿尔弗雷德耸耸肩,向孙盛楠做出一个小声的动作。

    其实关欣已经醒了,她一直有个毛病,每换一个新地方,都会觉得睡不好觉。

    听到楼下的声音,关欣睁开眼睛,她躺在床上,想象这位母亲的丈夫是何样的人物。

    她翻身起来,觉得有些无趣,整理一下衣服,便轻轻的下了楼。

    孙盛楠耳聪目明,听到响动,便望向楼梯口,“哦,这么快就起来啦,是不是我们吵到你了?”

    阿尔弗雷德扭过头,见到关欣失声叫了起来,“oh,mygod。”

    陆妍站在旁边笑道,“怎么样?是不是跟天使一样?”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对关欣赞不绝口。

    关欣走过来,主动伸出手,向他问好,“goodafternoon,Mralfred。”

    阿尔弗雷德也赶紧伸出手与她相握,“美丽的小姐,欢迎你的到来。”

    第一感觉还不错,关欣的心情好了一些。能看得出,这位教授是真诚的君子。

    孙盛楠陪着阿尔弗雷德聊一些中国的趣事,关欣则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妈妈。

    “平时应该很少做饭吧?”

    关欣点头,“几乎没怎么做过,偶尔也是全凭兴趣。”

    “其实女人做饭干家务,也是一种乐趣。我们临海的女人都是很能干的……”

    “那你以后可以教我……”

    “好啊,反正来日方长,时间多的是。”

    陆妍今天专门做了中国菜,其实这中国菜也基本都是经过改良的。因为相隔万里,不论是食材还是调料都不太容易获得,聪明的中国主妇也只得在有限的选择中变变花样,刺激家人的味蕾。

    几个人坐好,阿尔弗雷德脸上带着亲切的微笑,“中国菜,是世界上最美味。中国女儿也是世界上最美丽。”这话说起来滑稽,三个中国女人听了,都觉得好笑。

    陆妍招呼大家赶紧品尝,他们也不客气,边吃边谈。

    陆妍对孙盛楠道,“盛楠在这里多住几天,然后可以去美国四处转转。关欣嘛,不急,先通过语言关,好在这里学校并不太忙,有的是时间,语言关过了,你想去哪都由你……”

    繁星跟关欣走后,关彤心里总是空空的,原来孩子们在身边的时候,淘气也好,操心也罢,总还见得着,觉得安心。现在离开了,走远了,以后只能通过电话,或者视频联系了。

    繁星进入了紧张、封闭的集训,短时间内不能与外界联系,关彤生怕儿子吃不消,会打退堂鼓,心里有些牵挂。

    关欣到了美国,只来过一个电话,语气却是不冷不热。关彤知道女儿这些年来在心里还是怪怨自己,从她母亲离开,余娜的到来,再到罗一鸣的死……

    虽然她临走之前也说了很多漂亮话,很多场面上的话,但是不是真心还很值得怀疑。这一去美国,要是受了陆妍的影响,一去不回头可是很糟糕的事情啊。

    孙盛楠在美国待了几天便启程回国,她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虽然有些话不便对陆妍讲,但她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关彤的身边离不开人。

    孙盛楠及时回来,关彤的心里得到一些安慰,他仔细的询问女儿到那边的经过,孙盛楠道,“小丫头的情绪好了很多,她的适应能力也很强,妍姐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孩子已经开始准备预科和语言的学习。”

    关彤知道陆妍是个精细的人,女儿去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可越是这样,关彤越觉得心里发酸,万一女儿留在那里不回来,可怎么办呢?

    秋风凉了,这是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由于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式不太好,泰和投资的几个投资项目和资产管理业务受了很大的影响。

    关彤有些心急,但心急的结果往往是力不从心。有时他也想难道自己真的老了,不再能大展宏图、搏击长空了?不会吧自己才五十岁,难道这个时候就要退休,去幕后养老?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