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晚上,关欣来到罗妈妈的房间,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罗妈妈,老人却摆摆手,递还给她。

    关欣道,“阿姨,这是一鸣汽修厂的保险理赔,您收下吧,算是他的遗产,你们以后肯定用得着。”

    一鸣妈妈终于忍不住轻声哭了出来,她一边哭一边问,“一鸣到底是怎么……?”

    “公安还在查,我相信法律最终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解释。只要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来告诉你们。”关欣只得这样劝慰她,对于一个老实本分的平民家庭,他们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关欣又来到杨天琦的家,杨天琦还没睡,她正在准备夜大的课程。

    天琦素面朝天,却依然美丽,关欣不由得心里赞叹。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没事啊,姐姐过来肯定有事吧?”

    关欣笑笑,环视一眼她的小屋,“天琦辛苦了,说真的,我没想到你能做的这么好。”

    “唉,我们两家人早就像一家人一样,生活艰难,必须得互帮互助啊。”

    关欣点点头,“现在还有什么困难没有?那个老薛有没有再找过你的麻烦?”

    杨天琦摇摇头,“都挺好的,姐姐放心吧。”

    关欣也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她。杨天琦摆摆手,“姐,你不要这样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上次我给你打了借条还不知道哪年哪月能还?”

    关欣笑笑,拉过她的手,把卡塞到她的手里,“你能记得我们的好说明你是个有心的人,那个借条我早就撕了,我给你这些钱,是让你补贴家用,你现在生活负担重,而且还这么年轻,以后总要成个家吧,如果以后忙不过来,就请个保姆,这边有你在,我还放心些。”

    杨天琦还在犹豫,可是看关欣一脸挚诚,也就答应了。

    关欣的心里轻松了一些,她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很多人觉得谈钱是件特别庸俗的事情,可是很多时候,人们解决问题又必须依靠它。

    关欣回到了罗一鸣的房间,孙盛楠一直在等她。

    关欣如释重负,坐到了床边。睹物思人,她又想起了罗一鸣。孙盛楠隐隐有种感觉,小丫头这次故地重游,也许是想了结一段故事,以便新的开始……

    早上一觉醒来,阳光已经透过明亮的玻璃和薄薄的窗帘溜了进来,关欣躺在床上,感觉这阳光是越发的珍贵。

    她们吃过早饭,向两家人告别,杨天琦送到楼下,紧紧拥抱着关欣不愿意分开。

    两个人站了好久,关欣拍拍她的肩,“生活虽然艰难,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总会有转机的那一天……”

    杨天琦擦擦眼泪,点点头,“姐姐前途珍重,记得有了消息通知我们。”

    关欣明白她的话,无论怎样,她也一定会坚定自己的信念。

    孙盛楠也向杨天琦挥挥手,拉着关欣钻进了车里。

    小镇渐渐的远去,一点惆怅袭上了心头……

    孙盛楠开着车,上了高速路。车里放着轻松的音乐,关欣似乎也如释重负。

    “盛楠阿姨,你觉得我应不应该留在这里还是……?”

    孙盛楠想了想,很认真的说,“我觉得你应该去美国看看,换个环境对你现在的生活有好处,而且妍姐想你这么多年了,也该去慰藉一下你的妈妈。”

    关欣沉默了一会儿,“盛楠阿姨,我是个幸福的孩子吗?”

    这个问题孙盛楠也很难回答,就像她自己,如果有人问她,你现在幸福吗?她怎么回答?也许她会点点头,或者……其实有的时候,幸福这个话题很难回答,需要时间来检验。

    幸福,有时是那样虚浮,有时是那样真实。幸福,有时是那样的近,有时却是如此的远。幸福,有时很简单,有时却很复杂。

    “幸福的程度要看期望的大小,人走完一生体验的是过程,能不能自我实现,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找到那个他,最终找到自己生命的归宿。很多人在寻找幸福,更多的人是无法认识当下拥有的幸福,往往在幸福的时候把握不好,让幸福过早的离开了自己。有人甚至把自己的幸FJ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样的幸福是不能长久的。幸福也会让人忽视未来的危机,多少人在幸福中死亡。幸福让人高兴和无奈,让人喜忧难顾。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是对幸福最好的处理态度和方式,也许这样我们可以拥有更多幸福的心灵和更长的幸福光阴。”

    孙盛楠侃侃而谈,都是见解深刻的肺腑之言。

    关欣想了想,“只是这边有好些事我还放不下。”

    孙盛楠笑笑,“呵呵,宝贝,放心吧,我会为你料理好的,而且一鸣的案子只要有了结果,我就马上通知你回来。”

    关欣终于决定去美国,回到陆妍的身边。电话那边的陆妍得到消息喜极而泣,关欣在这边一阵感动,难怪歌里唱的,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她又开始思考幸不幸福的话题了。

    关欣回到家,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启程。电话响了,是闫俊玲打来的。

    关欣有点意外,“这小丫头消息蛮灵通嘛,来给我送行?”

    电话那头的闫俊玲非常的焦急,“姐,我,我……”

    “你怎么了,俊玲?”说实话,关欣一直很喜欢这个玩滑板的小姑娘。

    “姐,我惹祸了。”

    “惹什么祸?”关欣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几天闫俊玲在学校里确实出了点小事故,其实说来可笑,她在校政法系有一个恋爱的小男生,那天闫俊玲正在公共教室上自习课,小男生过来找她,真的是特别特别凑巧,自习室晚上七点半只剩了他们两个人,开始他们轻轻的耳语,到后来男孩子大概是情难自已,开始在桌子下面动手动脚,闫俊玲一阵耳热心跳,哪还有心思看书学习。这男孩子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是个学霸,没想到自制力这么差,而闫俊玲那天也突然丧失了自控能力,两个人竟然在自习室里亲热了起来……

    闫俊玲说的支支吾吾的,显然是觉得难以启齿,但关欣已经听明白了,她笑了笑,“听明白了,那现在怎样了?”

    “结果,我俩没有注意,被人从外面拍了视频,发到了网上,现在已经被他们到处转发了,学校也知道了这件事,停了我俩的课,准备劝退我们呢。”

    闫俊玲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关欣哦了一声,这有点小题大做,而且拍视频发视频的人也不道德嘛,明显属于非法传播,毁损别人的声誉啊。

    “俊玲,我最近也没上网,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你们只是亲热了一下,没有……?”

    闫俊玲回答的很肯定,“真的没有姐,我只是当时……哎,太冲动了……”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姐知道了,你姐知道吗?你家里人知道吗?”

    “还不知道,欣欣姐,你能别告诉他们吗?我妈要是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闫俊玲祈求道。

    关欣明白了,这也是闫俊玲的顾虑和想起请她关欣出马摆平的原因。

    “那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关欣来到学校门口的咖啡店,走进去环顾一下四周,才发现闫俊玲藏在一个角落里,帽檐压的很低,还带着深色的墨镜,搞得跟个特务似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