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七十章

第二卷 第七十章

    警察知道关家的背景,而作案人敢于在他们家下手,必然也是大有来头。所以这个案子,着实难办,非常的棘手,在市局里被人推来推去,没人愿意接。

    “哦,对了,罗一鸣前一阵子收到过一个乌木盒子。”关欣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盯着父亲,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些端倪。

    关彤一直很认真的听着,当关欣提到乌木盒子的时候,他不由得一愣,立刻就跟孙盛楠对望了一眼。

    警察细细的记录着,“这是怎样的一个盒子?”

    关欣努力描述着乌木盒子的细节,以及里面放着的那柄匕首的样子。

    警察拿出几张照片,让她辨认。

    关欣接过来,端详着,手却颤抖了起来。没错,是这个盒子,古朴的漆面泛着神秘的色彩,大概是因为遭此劫难,盒子似乎略略有些变形。

    她又看那张匕首的照片,它还安然无恙,不知道为什么关欣一见这东西,心里就发懵,继而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

    关彤也看了看几张照片,明白两个盒子并没任何关系,不过完全就是巧合。

    警察写完长长的笔录,长出了一口气,他们站起来,笑道,“关总,今天就到这里吧,这只是初步调查,后续我们还要请你们协助办案。”

    关彤与他们握手,“留下一起吃饭吧。”

    如果是以前,说不定他们还真愿意与关彤多交流交流,攀攀关系。但现在是多事之秋,他们急于回市局汇报情况,好好想想下一步的对策。

    “不了,关总,领导还在单位等着,改日我们登门拜访。”

    说完,两个人大踏步走出了客厅。

    关彤亲自送到外面,回来的时候,见关欣站在那里望着他,“爸,我想跟你谈谈。”

    关彤点头,带着她进了自己的书房。

    关彤知道女儿迫不及待要追问盒子的事情,他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回答。

    果然,关欣的问题单刀直入,“乌木盒子的事你们也知道?”

    关彤挠挠头,“一鸣也收到过一个乌木盒子?”

    “嗯?”关欣迷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关彤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只得劝慰女儿,“小雨,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这其中的问题我也没有搞清楚,好在警察还在调查。但有件事非常机密,可能关系到我们全家人的安危。”

    关欣皱了皱眉,“什么事?我不会乱讲的。”

    关彤有些犹豫,“这件事本来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因为一旦走漏消息,可能要牵扯太多人的性命,所以你要隐藏在心里。”

    关欣看他说的郑重其事,点点头。

    “是,我们从京城带回一个乌木盒子,里面有许多惊天的秘密,是一位高官的生活隐私。但是盒子我并没有交给罗一鸣,它现在被保存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

    关欣想了想,也许罗一鸣的盒子确实是他师傅送的,而两个乌木盒子有些相似纯属巧合,其实压根没有半毛钱的关联,那么……

    “哦,我明白了,可能人家已经知道盒子在咱们这里,所以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拿回去。也就是说,那些人的目标是你手里的而不是罗一鸣手里的……”

    其实这一层关彤也已经想到了,只是这么一想,他觉得女儿好可怜,罗一鸣死的很冤枉。

    他没有回答,但是他的沉默让关欣怒不可遏。

    她痛苦的摇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谁知道是不是你们有意把危险转嫁给我们,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早回去半小时可能也就没命了。”

    关彤当然心有余悸,人都是自私的,女儿可是他的掌上明珠,是绝不能出事的。好在一场大火,关欣安然无恙,他反而有些庆幸。

    “小雨,这完全是意外,这个盒子是京城的老耿交给你余阿姨的,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置,所以就先带回来了。“

    关欣的嘴角撩了撩,“又是她,怎么总是她,我与她上辈子什么仇,什么怨?她变着法的来捉弄我,伤害我……”

    她满脸悲愤,恨得咬牙切齿。

    关彤叹息着,“小雨,你要冷静,现在案子还在调查当中,你千万不能冲动,这个盒子的确关系重大……”

    关欣不想再与他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他的心里一个盒子比罗一鸣的性命还重要。

    真是冷酷、无情,难怪古人说商人重利轻别离,他们只看到盒子的价值,罗一鸣只是个平头百姓,或许命中注定成为这场斗争的牺牲品。

    那他俩还有什么可谈的,人死不能复生,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出了书房,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换好衣服,开车离开了家。

    她没有目的,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觉得百感交集,又是京城,又是纷扰,多事之地,多事之秋,再加上一个多事之人。

    关欣把车停在了临江大桥的辅道上,刚才上桥之前她在便利店买了一包烟。关欣是会吸烟的,不过烟瘾不大,而且好久都没吸了。她学会吸烟纯粹是好奇,觉得那动作很酷。

    现在她把烟点燃,静静的望着远处的江水发呆。

    “江雾弥漫,对岸也比往日更幽深了,偌大的江面,看不到一点儿动静。江上起了雾,薄薄的雾把死一样寂静的大江笼罩着,压着。本来就寂静的江水让雾这么一盖,变得十分神秘、可怕。”

    往事,她不敢想,一如那转瞬即逝的烟花,一如从前的日子,一如他们的青春,江水一般流去,于是,她知道自己真的失去了……

    “一条无形的线,把你牵到了我的面前,牵到了我的心里。昼思夜想不得其解,何故你乐我乐?你忧我忧?为什么眼前总出现你的幻影?忽明忽暗,时近时远。总是牵牵绊绊,总有期盼于心间。曾问苍天无以复,试问大地不应答。用真谱就心曲,用诚发送情韵。伴着桃花吐蕊,随着蝶舞蜂飞,读懂秋高气爽,明白雪之深情。洪钟般的声响从传来,一切皆为缘分使然。

    流泪,是为了想起一个人,努力去想一个人,是为了提醒自己,至少有一个值得你哭泣的人。当你真正去做些什么的时候,往往也是很多事都无法回头的时候。当你真正想去忘记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刻在了心里。没有经历过的人,没有对于他的意义。”

    这样想着,关欣擦擦眼泪,她的心平静了下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她就不能像那些小女生那样,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她要振作起来,首先是为一鸣料理好后事,接下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真凶,还死者一个公道。

    一支烟吸完,电话响了,是杨天琦打来的,电话那头的天琦情绪激动,“欣欣姐,你在哪里?一鸣哥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他在哪啊?你们没什么事吧?”

    关欣听着,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心里犹豫着该怎样告诉她,“天琦,你听我说,汽修厂出了点事情,昨晚发生了大火,一鸣……”

    说实话,关欣虽是坚强,却也难以继续说下去。

    “啊,一鸣哥他怎么了,受伤了吗?”

    “一鸣已经去了……”

    “真的假的?欣欣姐你别吓唬我啊。”

    “是真的,姐姐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杨天琦在电话那头惊叫了一声,不由得失声痛哭起来。

    等她哭了一会儿,关欣安慰道,“现在案子还在查,相信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你先不要难过,想想怎么把这件事告诉罗妈妈,让她老人家能来海城一趟,至于罗奶奶就不要让她知道了,老人年纪大了,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