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关欣最近时常回家看看,弟弟眼看要走了。这一走或许好几年,虽然不是出国,更不是去外太空,但军旅生活毕竟要求严格,不那么自由。繁星娇生惯养,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真要等他走了,再想欺负他可就找不着机会了。

    繁星有些心事重重,对于前途他感到迷茫,平时认为自己长大了,可以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处理好以后的生活,结果还是要无条件的接受父母的摆布,那将来文婷姐的事该怎么办?如果老妈不同意,站出来反对,那自己是坚持还是放弃?

    想着这些,繁星心烦意乱,他没有再到处乱跑,只是在家到处转转,一个人沉默着,似乎是一下子长大了很多。

    余娜很想留在家里陪他,借以改善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她在心里叹息着,有几次差点就改变了主意。但,事情紧急,送他离开也是不得已,以免他留在身边惹事。

    关彤怕她内心动摇,便不断的坚定妻子的信心,“请相信我的眼光,儿子已经长大了,该出去闯一闯了,这是一条非同寻常的路,他将来一定会变得很强大。”

    余娜点点头,对于丈夫的能力和预见性她是很信任的,既然家里做出了决定,他就不该再动摇。

    孙盛楠接到师兄的通知,京城方面已经安排就绪,繁星随时可以出发。孙盛楠会亲自送繁星过去,把他交到师兄的手里。

    关欣想着弟弟真的要走了,感觉依依不舍,这些年他们两个打打闹闹,自己可没少奚落他,甚至欺负他,突然间分开,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有些牵挂。她暗笑自己怎么就变得婆婆妈妈,没了格局。想来想去,只得在心里劝自己,“去了也好,省的他在家老惹事生非,男孩子长大了就该去历练历练,要不然怎么能知道锅是铁打的。”

    她想送弟弟一个礼物,却想不出该买点什么,搞了好几天,也没个头绪。

    关欣晚上回家吃了一顿饭,大家的心情都有点沉重,话说的简单,走了不过几年又会回来了,再说还有孙盛楠师兄的照顾,可心里还是感觉不舍。

    关彤坐在那里,望着繁星,“儿子从小没有离开过家,这次远行,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他感谢孙盛楠帮忙联系,也感谢余娜的理解。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必须用非常的办法应对。

    余娜心里同样百感交集,这样的决定本来她是不情愿的,可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离奇棘手的事情,大哥去了,还托付给自己这么个盒子。说心里话,自从家里多出这么个东西,她总有点战战兢兢,担心以后还会出点什么事情。所以想来想去,无可奈何,最终下定决心先给儿子找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躲。

    “安全部队大本营,时刻保卫首长的安全,这大概是全中国最保险的地方了吧。即使那些人手伸的再长也未免敢去那里捣乱吧”余娜这样想着,心里安定了一些。

    餐桌上的气氛似乎是比往日沉闷,孙盛楠倒是胸有成竹,毕竟师兄现在是那里的一号首长,有什么事自然会照顾一下。

    吃完饭,关欣上楼进了弟弟的房间。这些年,关欣都很少进来,弟弟长大了,男女有别,房间里难免有些私密。

    繁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大大的皮箱放在角落里。

    关欣轻轻敲门,见繁星独自发呆,便搬把椅子坐在他的面前。

    繁星也凝望着她,笑道,“姐,其实你不发脾气的时候也是很美的。”

    “好吧,那姐姐以后就不发脾气了。”

    “真的吗?说话算话?”

    关欣点头,一副诚恳的表情。

    繁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也似乎突然懂事了起来,“姐,我走了,你平时也要注意身体,干活别太累。没事的时候常回家来看看,老爸很想念你的,还有,以后跟我老妈你就别太计较了,她大概也是更年期,你要多让让她。”

    说到更年期,关欣觉得好笑,很认真的点头答应。可是想想,人生就是这样,花无百日红,岁月是一把杀猪刀,即使像余娜这样光彩照人的美女也难逃自然规律的侵蚀。难怪古人会感叹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又说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弟弟走了,自己也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关欣胡思乱想,繁星又道,“还有,姐,文婷姐麻烦你多多照顾。”

    “哦,放心吧,我会尽心尽力的。”关欣走过去抚着他的头,心想,“或者一直以来是自己小看他了,繁星早就懂事了,他应该出去转转,到自己的广阔天空去飞翔。”

    繁星轻轻的抱住她,感觉姐姐的身体是如此的温暖。

    两个人聊了很久,仿佛从没这么投机过似的。她原来总是说他、吼他、贬损他、训斥他,现在弟弟要离开了,她倒真正明白原来自己一直是爱他的。

    夜有点深了,关欣准备回去,繁星却有点恋恋不舍,“姐,你别回去了,今晚就住下吧,我都要走了……”

    关欣想了想,如果真的不回去还是要给罗一鸣说一声才好。

    她拨打罗一鸣的电话,可是响了半天,始终无人接听。看看表,时候确实不早了,罗一鸣也可能是睡了,要不就算了,明天再说吧。

    关欣又坐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心神不宁、眼皮直跳,总像是要发生点什么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她也说不清,难道这就是心灵感应?

    关欣真的有点不放心,因为前几天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罗一鸣正在院子里习练形意拳,突然接到衙门里发来的一份密谕,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他有些踌躇,静静的思索着,然后走进正堂,取出一个乌木盒子,交给关欣,特意的叮嘱,“这个盒子事关重大,盒子里面乃是一柄短剑,为我形意门的掌门信物,你现在带上它,立刻启程,返回原籍,记住,这个盒子和这柄短剑,一定要好好保存……”

    关欣见他神色凝重,不由得为他担心起来,“到底是什么事?很危险吗?”

    罗一鸣却无论如何不肯说,也不敢说。

    关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无可奈何只得乔装改扮偷偷溜出了京城。

    回到原籍,关欣凭借短剑接替掌门之位,可她却从此彻底与罗一鸣失去了联系。

    她很想知道罗一鸣去了哪里?又到底做了什么事?

    有一天晚上,罗一鸣来到她的床前,说自己是粘杆处的人,半年前接到的密谕乃是衙门要他去办一件大事,说这是皇上交办的特殊任务,关系重大。

    关欣慌忙翻身而起,追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哪里?是生是死?

    罗一鸣长叹一声,“蒙古国活佛哲布尊丹巴胡图克图前些日子在京城病故,圣上命十贝勒胤锇送其灵龛还喀尔喀,并附印册赐奠。队伍到了张家口,粘杆处统领命我星夜兼程赶往张家口刺杀十贝勒……”

    关欣大惊失色,“这刺杀皇亲贵胄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失手,那后果不堪设想……”

    罗一鸣道,“即使成功,他们想必也会杀人灭口,这些年,粘杆处招募天下武林高手,耳目遍及全国各地。总之,不管是我得手还是失手,都是难免一死……”

    关欣还待追问,罗一鸣身影闪动,远远的去了。

    她想想这事确实蹊跷,三年前,他们夫妻奉召来到京城,几个官员礼贤下士,特意安排了衣食住行。也许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罗一鸣平时没什么工作,偶尔出去行动也是顺风顺水,没出半点纰漏。可是这次,他大概是凶多吉少,自己偷偷返回原籍,衙门里的耳目必然早就知悉,这粘竿处在全国各地组织严密,势力庞大,即使杀了罗一鸣,也必然不会放过自己……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