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六十五章

第二卷 第六十五章

    这些勇于外出打工闯世界的中国人也完全可以称之为精英,他们文化不高、吃苦耐劳,走南闯北、人情练达,社会经验丰富,敢想敢干、擅于投机。

    表叔先在英国扎下根,继而把生意扩散到整个欧洲,他衣锦还乡,往返于国内国外,却很少有事情来求秦中明。一穷二白的时候,他没有来钻营,倒是后来发了大财,突然有一天登门拜访。

    秦中明有些意外,表叔却带了很多礼物。穷怕亲戚富怕贼,有钱的亲戚谁不喜欢。

    吴雪珍眼睛放光,心里得意。他以前只是略略听秦中明谈起过这个表弟,因为很多年不来往,几乎没什么印象。

    秦中明让表弟坐下,吴雪珍倒了茶。那个时候秦中明还没有位高权重,国内的人均收入不像后来两极分化严重。一个公务员仅凭工资在这些投机商面前,实在是少得可怜。

    吴雪珍望着表弟,见他脖子上带着金项链,手上戴着劳力士的金表。并不咬文嚼字,却也谈吐不凡。心中暗自得意,“我们秦家风水就是好,不但丈夫在官场蒸蒸日上,弟弟开公司,买土地,就连这多年不来往的老家兄弟如今也是人模狗样,混的风生水起。”

    表叔没有忘记当年秦家人对他的好,他对秦中明道,“中明大哥,我们家虽然穷,但我有志气,不想拖累别人。所以后来我去国外打工,靠自己的双手慢慢积累一点家业。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常常带我去村边下河游泳,钓龙虾、捉泥鳅,还有舅舅、舅妈也时常接济我们家。”

    秦中明面带微笑,握着表弟的手。回想往事,他感慨万千。说实话,他从心里佩服、欣赏这个年轻人,不好逸恶劳、怨天尤人,不向生活低头,敢于扼住命运的喉咙。

    秦中明依然记得他以全县最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大学,离开家的时候,全村人都来送行。这位表弟站在那里,脸上还抹着大鼻涕。他掏出自己的手绢递给他,“福顺,送给你做个纪念……”

    往事悠悠,一晃多少年过去了。他与表弟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但大家都在努力,希望日子好一点,能够出人头地。

    他秦中明是靠了发奋努力,金榜题名、鱼跃龙门,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在省城被一位大领导看重,当了他的秘书,从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经人介绍,娶了吴雪珍,成家立业。几年之后离开大领导,独自经营,开始步步高升,官运亨通。

    前尘往事虽如梦如幻,官场沉浮却处处凶险。有时在鲜花掌声之后,他也不由得怀念起旧日里那简单的快乐,想起与自己玩耍的伙伴。

    秦国的丞相李斯当年纵横天下,凭着一身本领、智计,帮助秦王嬴政扫灭六合,也是位高权重,本以为可以公侯万代,最后在政治斗争中却败于宦官赵高,诛灭九族。临死之前,李斯突然望向远方,对儿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这是一句流传了两千年的名言警句,让人振聋发聩,唏嘘蹉叹。既说明人在官场、身不由己的无奈,也潜藏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悔恨。

    李斯年少成名、怀有大材,游历天下、步步登攀,来到秦国成为客卿。秦王政十年由于韩人间谍郑国入秦,秦王下令驱逐六国客卿。李斯遂上《谏逐客书》阻止,被秦王所采纳,算是得遇明主,从此走向人生的巅峰。权利的欲望曾经激励了他,成就了他,也最终摧毁了他。他随波逐流,不得不参与一次又一次的政治权术、阴谋杀戮。他经历了权利的游戏,深通此道,却在始皇帝的儿子扶苏与胡亥之间,一失足成千古恨,最终搞得自己晚节不保,身败名裂。

    无可奈何,只得劝慰自己愿赌服输。历史和后人给了李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感叹他当年不是离开故乡楚国上蔡去追逐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那或许还可以跟自己的儿孙们一起牵着黄狗去东门捉野兔子,虽然这样的生活清苦、乏味,却可平淡终老,顺顺利利的走完残生。

    人生的路有时真的无法回头,所以你要不顾一切,专心专意的一直走下去。你要跨过高山、渡过大江,你把自己完全舍出去,却又必须为自己的妻儿老小留一点退路,算是一些保全。

    秦中明熟读历史,对这些历史人物和典故也很有感触。但身在官场,浸淫多年,脑子里根深蒂固的自然是官员的思维。自打你进入官员,你和另一些人日深月久、有意无意的成为一个集团,你们环环相扣,首尾相连、等级森严。牵一发而动全身,越到关键的时候,越不能心有旁骛,首鼠两端。

    表弟来了,秦中明特意吩咐司机在学校里叫回了秦文宇。秦文宇见了表叔,觉得亲切,就跟电视里港台剧的那些大佬差不多。

    表叔拿出给秦文宇的礼物,新颖而别致。几本厚厚的收藏册里插满了欧洲各国的钱币,英镑、法郎、德国马克、瑞士法郎……

    这些钱花花绿绿,秦文宇看着新鲜,许多年之后,秦文宇有时拿出来看看,就越发觉得珍贵。

    秦文宇来到酒店拜访表叔,与大陆相比,这里的熟人很少,出出进进还觉得比较安心。

    酒店在中环,离机场、码头都不远,来的人走的人都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

    秦文宇早就听说这里时常聚集着大批内地跑路过来避风头的,这其中有官员也有商人。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来到香港只为暂避一时,风声过了,或许回去继续当官赚钱,如果发现事态恶化,就要远走高飞、继续到海外流亡。

    表叔见到秦文宇仍然是十分的热情,生意人嘛,走南闯北,最大的优点就是灵活。他虽然最近也听到一些大陆高层人事变动的风声,这些传言有的捕风捉影,有的确有其事。归纳一下,似乎是对秦中明这一方有一点点不利,但他现在也没必要跟秦家划清界限,反正他的生意主体也不在国内,身份和想法就比较超然。

    表叔细细思考秦文宇要来香港办展览,之后还要托他运到英国的用意。突然有一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他没有多问,两个人见面只是寒暄,海阔天空的聊。

    秦文宇知道自己这个表叔消息灵通,非同常人。他在这里聊了半天,既不问展览的事情,更不打听父亲的情况,很明显是不想参与。

    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他只不过是个商人,求财逍遥而已,权利斗争岂是他能说了算,管得了的。

    “唉……,这个表叔真是狡猾,当然这也可以称为人情练达。其实他对国内的了解一点不比自己少,却并不多问一句,肯定是不想牵扯到自己。”

    表叔做事果断,办事效率极高,他没有让秦文宇失望,短短几天就办好了去英国办展览的手续。

    本来到香港办展览就是秦文宇的一个幌子,他现在只想离开,以免得夜长梦多、迟则生变。

    拿到手续,秦文宇感激不尽,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表叔却淡淡一笑,“谢什么,国内的事情我帮不上忙,这点忙我还帮不上”

    “表叔,国内的事你是不是听到一些风声”秦文宇毕竟还是年轻,还是担心自己的父亲和舅舅,因此脱口而出。

    表叔想了想,不由得叹了口气,“中明大哥的事我倒没听说,只是京城老孙部长夫人的那个基金会似乎是出了一点问题,孙大公子现在四处活动,筹集资金想堵上那个窟窿,其他的嘛,也没有了,就这么多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