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繁星发完信息,心里有些伤感,突然空荡荡的。他望着窗外,静静的等待着。闫文婷美丽、温柔,这是他此生第一个深爱的女人,他不想失去,希望与她长相厮守。

    过了一会儿,闫文婷的短信来了,“我在望江公园等你……”

    繁星很兴奋,眼里竟然有些湿润。刚才好友李光辉还打来电话,说晚上组织了一个聚会。现在他为了能见到闫文婷,什么样的聚会他也不会去的。

    整个下午,繁星在家里刻意的修饰一番。他本来就是个帅哥,有母亲的强大基因,再加上平时养尊处优,外表自然是光鲜的很。

    等赶到望江公园的时候,闫文婷已经站在那里。她默默的望着不时从身边经过的行人,眼角有一点点淡淡的哀愁。

    繁星有些心疼,大踏步的跑过去,越来越近越有些踌躇。来到闫文婷的面前,他想哭,这一段时间,他是如此的思念她。

    闫文婷轻轻的转过身,低声道,“进去说吧。”

    繁星的表情让她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他还是个大男孩儿,看这个样子,他反倒成了受害者?”

    他们沿着公园的鹅卵石甬道慢慢走着,两个人都沉默着。

    夏夜又一次来临,明月当空,皎洁如玉,繁星闪烁,眨着眼睛。繁星想起了那首曾经风靡街头巷尾的歌,“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夜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我承认都是誓言惹的祸/偏偏似糖如蜜说来最动人/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

    繁星紧走几步,与闫文婷并肩而行,他自言自语道,“我姐叫晨雨,是在清晨出生的,下着小雨。我叫繁星,是在夜里出生的,天空一定是挂满了繁星。可是天空那么大,也不知道哪颗星是我呢?

    闫文婷哦了一声,也抬起头来,仰望星空,繁星点点,她想这夜空中必然也有一颗是自己,而这颗星究竟在哪里呢?她也在寻找……

    两个人仰着头走路,好几次都撞到了一起。繁星脸上露出了微笑,而闫文婷的泪水却流了下来。

    她多希望自己的那颗星与他相偎相依,手挽手,肩并肩,永不分离。

    繁星没有看到闫文婷的泪水,他只是说,“文婷姐,我真的要走了,这一走可能要几年的时间呢。”

    闫文婷尽量让自己轻松一点,“为什么要去当兵呢,你们家有那么好的条件,有那么多种选择。”

    “就是啊,我也不明白啊,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啊。听我妈说盛楠阿姨的师兄,是那边警备局的首长,想让我去锻炼一下,其实我是不愿意去的,在家多好,亲戚朋友都在身边,可是你知道的,我不怕我爸怕我妈,我家这两个女人都是惹不起的。”

    闫文婷想起他上次说的那些话,心里觉得好笑,她想起了关彤,又想起了关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哦,好久没见你姐了,她最近好吗?”

    “我姐恋爱了。”

    关欣能够恋爱在他们看来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闫文婷道,“她跟我说起过,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姐每天在汽修厂帮忙,干得热火朝天的,可能就是他了吧?大概以后这个就是我姐夫了。”

    闫文婷随口答应着,“哦,能让你姐心动的必然是个非同寻常的男人。”

    繁星道,“还不错啦,人挺帅的,是个北方人。”

    闫文婷没再说什么,自从关欣上次来到她家,留了一张银行卡,虽然她临走的时候说,你收下卡,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闫文婷犹豫再三,还是把卡收下了,可是这一段时间,她还是觉得她们疏远了。也许并不单单是因为这一张卡,过去的很多很多事让闫文婷心生厌恶,通过这张卡,她看到了她们之间巨大的差距,还有关家人的傲慢。

    关彤也是老街的孩子,却几乎不与他们家来往,关欣看不起她的父母,觉得他们市侩。她闫文婷从小到大,哪点不比关欣强,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她们根本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在这之前,她们已经疏远了,其原因跟关繁星没有任何关系。

    繁星牵住了闫文婷的手,她很想挣脱,却挣脱不了,繁星一下拉过她,紧紧的抱住。闫文婷好无奈,其实说心里话,如果关繁星现在能够大几岁,谁不愿意成为他的女朋友,成为未来泰和投资的少帅夫人呢?可繁星还太小了,虽然身体各方面已经是个大人了,已经可以去温存,去爱了,可是心理年龄还是很孩子气的,未来有太多的未知,她不敢预料,也不能预料。在很多大事面前,他根本做不了主,就比如去当兵这件事,是他妈妈提出来的,而他都不敢说个不字,只得乖乖的答应。就算再过几年,繁星回来了,他还想着自己,愿意跟自己谈婚论嫁,可是他妈或者他姐反对,那他们的事还是没有任何希望。

    想着这些,闫文婷苦笑着摇摇头,指望着繁星去坚持、去抗争这本来就太不现实。算了,人生如戏,全当是一场梦好了。

    “繁星,你去了,好好的做,以后再回来,就是个男子汉了,姐姐会为你骄傲的……”

    繁星很动情的望着美丽的闫文婷,“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闫文婷心里叹息着,等待是很艰难的……

    秦文宇在海市的古玩陈设展览马上就要结束了,它的下一站是香港,然后是英国的伦敦。助理正忙着收拾东西和清点物品。手续已经办好了,他们即日就将启程。

    秦文宇有个表叔在英国做进出口贸易,也间或倒腾中国的古玩字画。对于真正的好东西,外国人是崇敬和爱慕的。

    有一段时间,中国的很多省市盗墓成风,这些人技术先进,分工明确。当地的能人负责挖开墓穴,由GD、香港的商人验货、收货。一切交易都在黑夜中进行,天亮之后,大家分道扬镳,再无瓜葛。

    表叔看到这样的商机,自然是眼前一亮。他头脑灵活,在香港也有一定的渠道,此后便常常往返于大陆、香港和欧洲各国之间。

    最近几年,风声趋紧。表叔基本不会再到大陆来只身犯险,他就是待在香港,只等大陆的文物贩子来到这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再想方设法把文物运到欧洲。

    秦文宇在考虑自己的这些东西是通过表叔直接运往英国,还是动用香港和连胜的地下网络。如果是后者,那必定会让舅舅生出很多想法,难不成是在京城听到了风声,他们秦家也开始在做转移的准备。

    舅舅的事情比天还大,只能让时间去处理。秦文宇明白,现在是关键时期,绝不能惊动他。

    秦文宇跟表叔取得了联系,说他想把一些东西以展览的名义先运到香港,从那里办理手续,再辗转英国。

    表叔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多问,语气却很热情,“好啊文宇,我正好也在这里,我们见面详谈。”

    表叔办事干脆利索,十分的地道。短短几天时间,他就联系了当地的展览馆。

    马上拔营起行,秦文宇长出一口气,来到香港,按照表叔给的地址,秦文宇登门拜访。

    又是多年不见,秦文宇主动上前送去拥抱。表叔四十几岁,精明干练。见到他,问了一些生活琐事,还生出了很多感慨。

    他是秦中明老家的远房亲戚,属于最早出国捞世界的那批人。他在英国打工,睡过桥洞,趴过水泥管子。历尽艰辛,终于掘得第一桶金。渐渐的,他以中国人特有的智慧在欧洲各国纵横驰骋、如鱼得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