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到了汽修厂,关欣下了车,见罗一鸣在后排座上捧出一个黑漆漆的盒子。

    月光皎洁,照在盒子上一片银白。

    他们进了办公室,开了灯,把盒子放到了办公桌上,细细的端详。

    罗一鸣很兴奋,他开始向关欣讲述盒子的经历,“这是个乌木盒子,师傅家祖传的,你看这做工,这花纹,这包浆,至少也有一两百年的故事了。我原来在他家见过,师傅真的是爱不释手,小心翼翼的珍藏着。师傅老了,现在也进城去养老了,上次我去城里看他,老人家就说把这件东西留给我,我知道这是他的心爱之物,当时没有要。那天师傅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取个邮件,我以为他老人家有什么事,不由得担心起来,师傅说没什么事,身体也很硬朗,只是有时会想念我……,我取了快递,一看才知道是这个乌木盒子。”

    说着,罗一鸣按动绷簧,打开了乌木盒子,里面裹着一块蓝色的布,罗一鸣把布掀开,盒子里躺着一把闪着耀眼光芒的匕首。

    他轻轻的拿在手中,匕首在开着灯的屋子里依然闪着冷峻的光,“看看,真正的锋芒利刃。”

    关欣好奇的问,“看样子这也是个老物件吧?”

    “嗯”,罗一鸣答应着,“大概是清三代的,很有些来历。记得师傅说这好像是当年京城的衙门粘杆处用过的东西。”

    关欣想了想,“粘杆处?那不是雍正时期的特务机构吗?要这么说,你师父他们家祖上是粘杆处的,侍候过皇上的。”

    “这真难说,师傅家祖传的形意拳,在当地颇有威名。也不知他的哪一代祖先被人请出山,去京城做了官。记得雍正剑侠图这本小说里,就描写当时朝廷聘请大批的武林高手进京。”

    “嗯,可惜这些剑侠后来的结局都不太好。”

    罗一鸣点点头,“这是演绎小说,有丑化雍正的意思。”

    “是啊,不是还有专门取人脑袋的血滴子。”

    “那我们的形意拳可跟血滴子没半毛钱的关系。”

    关欣笑道,“这倒是,那天我早上偷偷的去看你练形意拳,觉得怪有意思的……”

    其实罗一鸣每天都会很早起床,然后悄悄的离开汽修厂,赶往江边的密林里练功。

    关欣也有早起的习惯,可是一觉醒来就发现罗一鸣已经出去了。她觉得好奇,便更早起来,悄悄的尾随他来到江边的密林里。

    通过这段时间他们更加亲密的接触,罗一鸣给关欣的感觉是真诚塌实、性格稳重,做事认真一丝不苟,对事物的细节把握非常在行,很善于处理一些平常人容易忽略掉的细微之处。她记得曾经听罗一鸣讲述形意拳的特点,“朴实无华、稳重透彻,在细微处出功夫,因此可以克服习练者浮漂、马虎的不良性格。”

    罗一鸣身高腿快,体力惊人,关欣跟在后面有些吃力,但长跑本来就是她的强项,女人若比速度,无论如何也超不过男人,可要比耐力,未必然会输。而人生的旅程恰恰是一场超长的马拉松,女人往往有更多的时间去欣赏世间的风景。

    关欣藏在一棵树后,偷偷的看他练武。罗一鸣站在空地上,似乎是浑然不觉,他先摆了个奇怪的姿势,说站马步也不像,一腿在前一腿在后半蹲半抬,还一手在前举着,那姿势感觉十分的怪异。

    关欣心下好奇,想看个究竟,可罗一鸣居然一站就是一个小时而且纹丝不动。最后关欣看都看累了,罗一鸣居然还是一下没动。关欣好想跑过去,问问他还有没有新的花样?正在犹豫,罗一鸣终于站完,然后开始绕圈,他走到一棵树下不停的绕啊绕,手上还时不时的动来动去……

    关欣模仿着他的动作,绘声绘色。罗一鸣听着,哈哈大笑,“跟你解释一下,形意拳打法就是“静也打动也打”,不借助他人的惯性乃至自身的惯性,不依不靠,沾身只凭丹田之气的鼓荡催发出来自腰弓的整劲来。别看招式不好看,却非不实用。拳术就是好看不能打、能打不好看。形意拳讲究的是步法和基本功,与八卦掌相似,都是形意门内的“乱穿花”或穿九宫。”

    关欣道,“你这拳法虽然有些怪异,倒还实用。”

    他想起了在京城飙车之后的一场乱战,面对曾潇贤那么多人的围攻,罗一鸣不慌不忙,沉着应对,他招招制敌,没有多余的动作,几乎都是三下五除二,以最快的方式解决战斗。

    罗一鸣呵呵一笑,“是啊,形意拳讲究实战,所以是为三毒,即心要毒、眼要毒和手要毒,总结起来就是不招不架就是一下。”

    关欣点头,她很想有机会再与罗一鸣好好切磋一下,可是最近店里事情太多,从早到晚,两个人忙的够呛,实在没有闲工夫,闲力气交手。

    关欣望着乌木盒子,“你师傅既然决意把匕首赠给你,足以说明他对你的偏爱,那你一定把它放好,好让它流传下去。”

    罗一鸣答应着,小心翼翼的把匕首裹好,恭恭敬敬的放进了保险柜。

    繁星的事,就这么定了,他从心里不大同意,很想争辩,可是妈妈决定的事,是比老爸还难更改的。

    他心里奇怪,老妈一直是要他出国留学的,怎么态度突然转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那件事之后,繁星给闫文婷发了信息,“文婷姐都是我不好,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会对你好的,请你相信我……”

    闫文婷没有回复,繁星很想给她打个电话,可是又觉得不好意思。他偷偷跑到了汽修厂,想问问关欣究竟是怎么处理的。可关欣根本不爱理他,从闫文婷家回来,她越想越觉得无趣,“闫文婷心眼小,自己虽然怀着真诚,但人家未必领情,八成还会怪罪自己,说你关欣有什么了不起,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能颐指气使,买一个心安理得?”

    她对罗一鸣说了自己的苦恼,罗一鸣想了想,叹口气,“你这么做,虽然不妥,确实也没更好的办法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繁星毕竟是你的弟弟,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

    闫文婷恢复了一些就去上班了,谁也没有问,谁也没有提,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一样。

    她依然努力的工作,甚至有一次在电梯里还碰到了关彤,她想叫关董事长,笑了笑,因为正好没有其他的人,还是叫了声,“关叔叔好。”

    关彤笑了笑,问她工作还好吧,有什么事可以给关欣说说,你俩是一起长大的伙伴,互相帮助嘛。

    闫文婷心里怦怦的跳,生怕关彤会有一些表情的异样。好在他还是那副低调沉着,和蔼可亲的样子。

    闫文婷的心里轻松了一点,可等她走出电梯,脸上便笼罩了一层冰霜,她知道关彤城府极深,即使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的表示。

    “关家的人就是能装,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就可以随心所欲……”闫文婷的心里有了一丝丝恨意。

    繁星坐在屋里,觉得自己临走之前必须去见见她,向她道个歉,告个别。

    他拿起手机,开始给她发信息,“文婷姐,我要去当兵了,这件事特别突然,老妈给我联系了盛楠阿姨原来的关系,是京城的警备团。说实话,我是不想去的,可我惹不起她。那天盛楠阿姨给我讲了很多那支部队的故事,似乎他们都很期待我去锻炼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不该去,但他们已经决定了,说那边已经联系好了,首长会亲自把我带进去……。我想过几天可能就要出发了,在走之前,我很想见见你,我知道自己走了会很想念你的……而且……我很怕走了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