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关欣回家吃饭,却听说父亲他们去了京城。

    繁星难得在家,餐桌上就只有他俩和李阿姨。

    “老爸去京城做什么?”关欣问。

    繁星道,“耿大伯出了车祸,人没了……”

    关欣大吃一惊,“是京海的耿大伯,耿剑锋?”

    繁星有些不耐烦,“是啊,还能是谁”

    老耿关欣是见过的,人很豪爽,左眉上方有一处刀疤,虽然后来经过美容整形,但还是能隐隐看得出来。就是因为这刀疤,才更凸显出他的男人气。关欣虽与他只是一面之缘,反而觉得心里亲近,跟她的脾气对路子。她其实也知道老耿是余娜的大哥,自然是向着余娜的。即使这样,她对老耿的印象依然不错,而余娜就怎么看着都不顺眼。这件事说来奇怪,究竟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余娜长得太美丽?让她心生嫉妒,或者说她从心里觉得太美的女人会给男人招灾?所谓的红颜是祸水?

    关欣叹息着,又担心关彤他们的安危,想起京城,她有些后怕,那些官二代、富二代,行事做事狂的没边,根本不计后果。前一段时间他们几个人在那里一场大冒险,还差点搭上路飞的小命。

    吃完晚饭,她平生第一次主动给关彤打了问候的电话,“爸爸,你们在京城要多加小心。”

    虽然只是说了几个字,关彤已经很感动了,“好的,你放心好了,葬礼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你方晴阿姨的家里。”

    对于方晴,关欣也是很亲近的,而这种亲近又与对孙盛楠有所不同,毕竟方晴的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关欣一直觉得方晴是个充满力量的人,对她很有些崇拜。

    她小的时候去方晴家便觉得很新鲜,满怀期待。海城虽说地处中国的腹地,交通发达,河网纵横,但人心涣散,发展缓慢,这里的人追求吃喝玩乐,没有上进心,但他们眼中的花花世界自然与京城不可同日而语。

    关家虽然有钱,但眼界、做派却还是比不了京城的方晴。

    关欣知道方晴阿姨以前是爸爸的高中同学,那自然也是海城人,可二三十年的京城生活,让她整个人的口音、气质,举手投足都有了很大改变。

    问候虽然简短,但关彤明显感觉女儿长大了,似乎不那么叛逆了,“我们明后天就到家了,你们记得回来吃饭。”

    关彤用了你们两个字,自然也包括罗一鸣。

    关欣答应着,经历了许多事,她渐渐明白了现实往往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美好,在这多事之秋,京城又是个多事之地,天晓得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关彤他们总算是平安返程,他第一时间给女儿打来电话,让她放心。

    关欣心情不错,她也很想知道老爸在京城的情况,便主动要求,“那我们晚上回家吃饭……”

    关彤想了想,“好吧,你们一起吗?”

    “嗯,方便吗……?”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关彤回答的很干脆,他本来晚上是要跟余娜好好商量盒子的事。可是想想女儿难得有兴致回家来,也就没有推辞。

    关彤回到家,觉得有些累,其他人都去休息了,趁着没人,他便问起了乌木盒子的事。

    余娜已经悄悄的从自己汽车的后备箱里取出了盒子,她领着关彤上了顶楼,进了一间密室。关彤望着乌木盒子,通体乌黑、油色锃亮,看得出是个老物件。

    接过余娜递来的钥匙,关彤找到盒子上的暗孔,钥匙插进去,轻轻转动三圈,盒子就打开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仿佛是打开了隐藏着巨大秘密的潘多拉魔盒,。

    关彤拿起一个记录本,翻了翻,里面是一些日记,记录着某位官员的具体活动,无非是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这些事情虽已过去了好多年,这位高官现在身份也更加显赫,可是细细读来,还是觉得触目惊心。

    按日记所指,关彤明白了大概,他在心里犹豫着,盒子里的东西分量极重,也许能够成为他们左右胜负的关键,也许什么作用也起不了,手中没有权力,一切都是妄想和空谈。

    关彤放下记录本,又拿起那十几页对账单,中文的还有英文的,都是国内外往来的汇款凭证。他扫了一眼,这些汇款大部分流向国外,持续了几年时间,加起来数额不小。

    盒子里还有一个纸卷,用皮筋扎着。关彤小心翼翼的打开看了看,其内容触目惊心。这是某年某月某日发生在西平的旧案,报案人王晓,称自己在某某招待所被某某人强奸……,然后是警方的走访调查过程,证人证言记录,最后是警察自己的一系列说明。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应立即执行,还受害人一个公道,但高官当政,办案民警阻力重重,不得已暂时放弃,现将一应证据完好保存,只等它们重见天日……

    关彤琢磨,这大概是几个有良知的办案民警,因为案子实在办不下去,不得已才会把这些证据悄悄的藏起来。他的心里不由得开始同情这些民警,真正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也不知道他们的近况如何,不会也已经遭遇了毒手吧?”

    关彤长出了一口气,想想还真是可怕啊。一个人为了金钱,为了权力,为了享乐,不惜铤而走险,为了怕自己罪行败露,可以丧心病狂,杀人灭口。

    余娜打开了电脑,插上优盘,关彤道,“多复制几份,小心保存,操作要谨慎。”

    余娜答应着,开始复制、粘贴,一切就绪,她拔下了优盘。

    关彤打开视频,两个人仔细的观看,视频有酒店大堂的,也有房间里的,都是男人女人的,男人是同一个男人,但女人却有好几个。

    关彤目不转睛,若有所思,他倒不是愿意欣赏这些低俗的东西,相反,他的心情实在是有些沉重,视频当中的男人,应该就是笔记本里记录的人。这个衣冠楚楚,满面春风,经常在电视里做报告,上山下乡深入基层的爱民领导,业余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啊。

    这些视频,应该有几年的时间了,也许还要更早一点。收藏记录的人不动声色,悄无声息的认真保管,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拿出来肯定是另有深意。

    受害人肯定是想伸冤,而这位大人物的对手则想用这些东西给予他致命一击。但不知为何消息走漏,老耿冒险赶往西平,最后搭上了性命。

    关彤反复的思量,自己该如何处理这些东西,或者说这些东西对自己是宝贝还是灾难?是交出去还是藏起来?

    目前这个形式,双方剑拔弩张,关彤两边都不想得罪,他也没理由非要帮助一方不可。藏起来只怕会引火上身,交出去也不敢保证自己家不会万劫不复。

    看了一会儿,关彤揉揉眼,“关了吧,先放好,以不变应万变,一切都等尘埃落定再说。”

    余娜把东西装好,她已经两次听到尘埃落定这个词,第一次是方晴说出来的,第二次是关彤说的。她想尘埃落定究竟是什么时候?也许现在确实是个多事之秋吧……所以他们这些人都不宜妄动,需要静观其变。

    “可是……,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该交给谁?总不成大哥是要我们保存吧。”

    关彤挠挠头,其实他明白,如果交出去,那多半是要交给京城的老孙部长一家,他心里清楚秦中明和吴岳跟这位老孙部长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那要是这样的话,他关彤从此就不再能超然物外,而变成了别人彻彻底底的一颗棋子。

    老耿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让余娜取走盒子,难道是要她偷偷藏起来,等待新的时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