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方晴说到做到,她返回京城,立即便和几位当红明星接洽。大家也知道她的背景与实力,都很乐意与她合作。方晴仔细考量,选择了一位形象、品德、操守、口碑都很好的明星,分了一些干股给她,由她负责品牌推广工作。

    一晃几年过去了,方晴的红酒生意越做越大,接连又收购了波尔多的几家原产酒庄,已成系统化、规模化发展趋势。

    “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有没有后悔,没在法国留一个栖身之所?”

    关彤笑笑,他不是没有预留栖身之所,话说回来,偌大的中国,凡是称得上富豪的,哪个在国外没有房产,所谓狡兔三窟嘛,都是为了以防不测。

    “呵呵,我的理想是种花种豆种庄稼。”

    “所以你才在澳洲买了牧场……”

    “对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方晴一笑,“你拍的那副画去了温哥华还是墨尔本?”

    “现在墨尔本,以后会运到温哥华……”

    方晴的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谢谢你,我的心思只有你最明白……”

    说着,她在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枝香烟,轻轻点了,“墨尔本,我有好久没有去了,最近这边事情棘手,老裴身边也离不开我。”

    “呵呵,以你现在这样的身份、地位,不用事必躬亲,事无巨细吧,索性放开手,很多事让下面人去做就好了。”

    方晴摇摇头,对于关彤的话她不置可否,只是叹了口气,“总之,还是没有真正称心的人啊,想想有时也很悲哀,这些东西,这些事业都不知道以后该托付给谁啊?”

    “那还是应该把小诺找过来,我们都老了,得开始考虑接班人的问题了,如果你愿意,我去找他谈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相信孩子还是愿意回到你身边的。”

    方晴眯起眼睛,摇摇头,“这个小子固执的很,过去我做了错事,给了他一些伤害,我知道内心的痛苦是难以弥补的,所以他恨我,也可以理解。”

    说起儿子,方晴渐渐变得惆怅。

    关彤道,“你不要想的太多,毕竟母子连心,也许事在人为,年轻人正是事业为先,大展宏图的时候,他如果来到京城,必然能够做出一番事业。”

    “好吧,但愿如此……”

    晚上,余娜跟关彤商量,“明天我们就要回去吗?”

    关彤点点头,“你还有没处理好的事情?”

    “那倒不是,明天我想带苏梅一起走,她在这里不太安全,说不定会有什么不测。”

    “哦,难道她是有了什么证据或者听到了一些风声。”

    “老公,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回去研究吧。”

    关彤心里有数,整个下午他都在心里盘算着,只是并没对方晴说。

    “你跟她计划好了有没有提前做准备?”

    余娜点头,“有,我们那天见面的时候已经商量过了。”

    耿剑锋意外离世,苏梅虽然心里悲伤,头脑却很清醒。既然知道丈夫为什么会死,现在自己把盒子交给了余娜,就算是完成了丈夫的遗命,将来九泉之下夫妻相会自己也可以问心无愧。

    苏梅并不傻,老耿死了,而乌木盒子还没找到,对方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肯定会是自己。所谓君子不立危墙,钱财如浮云,都是身外之物,在京城她虽然家大业大,也只好忍痛割爱,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还会回来的。

    葬礼结束,苏梅回到家,便开始着手准备工作。虽然身边还是有几个男男女女名为服务,实为监视。但苏梅不动声色,她只悄悄打点自己的随身贵重物品和几张银行卡,其他的一律留在这里,以免打草惊蛇。

    余娜想起还没给耿许打个电话,正准备拨号,关彤递给她一个新手机,“试试这个,防监听手机……”

    余娜愣了一下,老公真是心思缜密,连这也想到了。

    “这是人家的地盘,不得不防啊。”

    余娜拿着新手机,“管用吗?你试过?”

    “专家说还不错,但你说话还是要注意一些。”

    余娜答应着,拨通了耿许的电话。果不其然,大哥的死讯是廖明通知的,耿许有些难过,正在抓紧时间办理回国的手续。

    余娜跟他关系不错,也知道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于是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单刀直入。

    “孩子,姑姑这边说话不方便,咱们长话短说,你好好待在国外,不要回来,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事情紧急,你爸爸也会理解的。”

    耿许沉默了一会儿,“姑姑,是因为仇家吗?”

    余娜叹口气,“你不用多问,我只要相信姑姑不会害你,认真在那边完成你的学业,合适的时候,姑姑会通知你回来,明白吗你一定要听话,这里现在很复杂,回去之后,我会再跟你联系,好了,我先挂了。”

    总算是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想耿许应该是信任她的,这个孩子很懂事,大概不会贸然行动。

    她想了想,又给苏梅打去电话,“喂,梅姐,是我。”

    苏梅同样言简意赅,声音极低,“都准备好了,按原计划。”

    她第二天早早的起床,穿着家里最普通的衣服,换了一双球鞋。临出门的时候,她环顾一下自己的房间,想想当年与老耿在这里生活的日子,一阵悲痛又涌上了心头,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她听听动静,屋子里静悄悄的,于是咬咬牙关,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大踏步的下楼而去,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难过,早晚有一天还会回来的。

    苏梅挎着一个菜篮子,直接去了菜市场,她还是怕有人跟踪,便煞有介事的在菜市场转了半天,买了一些青菜。看看表,时间到了,她脚步轻盈,提留着这些菜,在市场的尽头走上几级台阶,然后快速的穿过几个小街小巷,来到一个大点的路口,果然看到关彤他们已经等在了那里。

    这些街巷纵横交错,余娜这样的胡同串子自然是熟悉。苏梅也很聪明,她凭着记忆力绕来绕去,走到迈巴赫的跟前,后门打开,苏梅很迅速的钻进车里。孙盛楠轻踩油门,汽车扬长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路口。

    苏梅的老家在SD威海的一个县城,本来她跟余娜商量,是要回老家的。可是关彤想了想,觉得这样不好,“苏梅,你现在不能回老家,凭他们的能量完全可以很快找到你,这样反而给你的家人带来很多的麻烦。”

    苏梅一阵心惊,是啊,这些人手眼通天,找自己一个小老百姓还不是易如反掌。

    她在心里琢磨,“那我该去哪呢?总不能跟关彤他们回海城吧?”

    正在犹豫,关彤接着道,“不如这样,你索性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现在这年头,手里有钱去哪都一样,最好去一个连说话都听不懂的地方。”

    苏梅想想,“那我去GZ吧,我在那边也有亲戚,找个偏僻的地方先躲一躲。”

    关彤点头,“这样很好,先避避风头,我们一切都等尘埃落定再说。”

    余娜望着她,还是有些担心,“梅姐,昨天我给耿许打了电话,已经通知他暂时不要回来。你到了那边也要多多保重,深居简出,如果情况有了转机,记得跟我联系。”

    苏梅默默点头,眼里流下了泪,余娜伸出手和她紧紧相拥。

    出了京城,他们一路南下,来到一座中原城市,交通枢纽。

    苏梅与他们挥泪告别,匆匆下了车,直接走进火车站,买了一张南下去GZ的车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