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走了一会儿,孙盛楠向后看了看,对两个民警道,“警官同志,后边有人跟踪我们。”

    开车的年轻民警看了看后视镜,向副驾驶上的队长点点头。

    队长微微一笑,随即便拿出报话机,“喂喂……,我现在##路,有一辆车涉嫌携带危险爆炸物品,你们过来检查一下,记得,查的仔细一些……”

    警车故意放慢了行驶速度,他们跑了一段儿,果然见前面路口有几个警察已经设好了路障。

    年轻民警落下车窗,向后一指,果然等他们过去,后面那辆车就被拦了下来。

    余娜和孙盛楠觉得好笑,年轻民警及时踩下油门,加快了速度。

    这是一片旧村改造的小区,有点偏僻。余娜只是听大哥无意中说起过,她想这大概是个比较私密的地方,大哥在这里买房,也就是为了放一些重要的东西,而基本不会过来住。

    她们三个上了楼,孙盛楠仍然等在外面,余娜和苏梅走进屋里。

    这是顶楼,房间很大,上面还有阁楼,大约得有两三百平的样子。客厅里堆着一些和田、翡翠的原石,一个大柜子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雕件,紫檀、黄花梨的,玛瑙、青金石的。

    余娜无心欣赏这些东西,苏梅领着她直接上了阁楼,在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个保险柜。苏梅走过去,按动了密码,柜门打开,她在里面取出一个乌木盒子。苏梅关上保险柜,小心翼翼的把盒子交给了余娜。

    余娜接过盒子,心想,“苏梅确实是个精细的人,大哥没有看错她,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了她。”

    可当她捧着的时候,却感觉有千斤重,心里紧张的不行。不知道自己今后是吉凶祸福,命运会不会改变。

    她们下了阁楼,坐在沙发上。苏梅道,“那天下午快递公司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收件,我知道你大哥但凡重要的东西,都会发到或者放到这里。我不敢耽搁,立刻过来,把快递拿回来,拆开仔细检查,这里面是一个账本,是某位高官的,他早些年在A省任职的时候,收受贿赂的详细记录,还有一些视频,是他与年轻女子开房的录像。另外是一些卷宗,是他儿子当年在A省醉酒强奸了一个女孩子,后来案件被公安方面压了下来,但家属却没有搞定,一直在告状,不知道为什么卷宗至今没有被销毁。”

    余娜皱了皱眉头,明白了手里的东西关系重大,难怪对手非要置大哥于死地,也要拿到这些东西。

    她问苏梅,“那这些东西,大哥是怎么得到的?”

    苏梅摇摇头,“只知道是孙部长的公子打来电话,说要他到西平去一趟,把一些东西拿回来,保存好,将来他们有用。老耿这个人一向最讲义气,他也听说老孙部长最近好像遇到点麻烦,有一些人联合向他发难,可能要官位不保,但他觉得首长这些年一直照顾他,也就没有犹豫,痛快的答应了。他放下电话,马上安排,谁想到竟然走漏了消息……”

    余娜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琢磨,这不明摆着嘛,走漏消息的一定是他们内部的人,这个人很可能第一时间得到了乌木盒子出现的确切消息,并且还了解老耿的具体行踪。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她心里犹疑,却也无暇多想,只轻轻说了句,“我明白了,我们走吧。”

    “等会儿……”苏梅走进卧室,拿出一个大大的纸袋子,套在乌木盒子的外面。余娜点点头,赞赏苏梅的精细。

    “娜娜,你也一定要小心,他们说起来确实是神通广大。”

    余娜答应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耿许会不会回来”

    “廖明通知他了,但是手续没这么好办,可能要晚几天回来。”

    “那就别让孩子回来了,你说呢?”

    苏梅想想也是,“哎呀,现在这个情况,说起来不近人情,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余娜道,“是啊,我回去给他打电话,让他暂时不要回来。”

    她们一起锁好门,下了楼,仍然又上了民警的车。余娜拜托两个民警把苏梅送回家,自己则跟孙盛楠在西三环离开,换了自己的车回到了方晴的家。

    对于这个盒子,孙盛楠没有多问,这些年来她早已养成多看少说,独立思考的习惯。

    余娜的心里也很纠结,这是大哥交代给自己的遗物,里面还有大哥的遗言,可见东西关系重大,不可等闲视之。如今京城的形式,也许正如关彤预料的,处处暗潮汹涌,那些背后的大人物纷纷披挂上阵,很快就会老帅相搏,刺刀见红。这个盒子里的内容正是因为戳中了对手的死穴,所以才会让他们奋不顾身的争夺。而越是这样,余娜就越担心这个盒子会不会给丈夫,给整个关家带来灭顶之灾。关彤一直都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凡是牵涉官场斗争他从不参与。现在这个盒子到了她的手上,他会不会埋怨自己,即使不会,他又将怎么处理呢?

    刚到方晴的家,关彤就先打来了电话,问了经过,余娜简单说了,却没说乌木盒子的事。

    关彤嘱咐她还是要小心,对周围的任何人、任何事都要特别的留意,少说多听。

    余娜答应着,走进客厅,直接上了二楼的平台。

    方晴一直在等着她们,因为关彤的委托,她不得不格外重视。其实外面的情况,她心里一清二楚,也远没有她说的那么轻松。

    “回来了,坐吧,情况如何?”方晴说着,亲自为她们倒了茶。

    余娜仔细的叙述着,仍然忽略了乌木盒子的事。方晴还是那样淡定,间或还有孙盛楠的补充,只是她也完全没说乌木盒子的事。

    方晴是个很有主见,很有能力,很有城府的人,这是关彤一直以来对她的评价,所以他们之间才会彼此信任,始终都有紧密的合作。

    方晴叹息一声,“老耿的后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余娜道,“廖明他们在安排,就是人数太多,怕出什么事情。”

    “我看不会,现在老耿没了,廖明自然是要上位,取而代之。这个葬礼他一定会尽心竭力,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

    余娜想想也是,甭管廖明心怀什么鬼胎,明天的葬礼既是送大哥上路,也是他宣布登基的好机会。

    “其实老耿这个人我见过几次,感觉挺豪爽的,交代的事情也办的很好,他跟老孙部长平时应该是有一些走动,也许关系还挺紧密,不过老孙这次似乎是遇到了一点麻烦。”

    余娜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晴姐,孙部长会不会出事?”

    “嗯,出事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更可能是动一动,大概这个位子要让出来了。”

    余娜心里一惊,她马上想到了前几个月与她同赴法国旅行购物的部长夫人,又想到了她成立的那个留学创业基金会。

    “看来老婆孩子还是要管好啊,不然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余娜感慨着,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方晴笑笑,“孙大公子在京城也算是个人物,就是手伸的太长,什么都敢拿,什么都想要……最后差点把自己折进去,老孙部长也是千辛万苦、丢卒保帅才算让他儿子躲过一劫。不过即使这样,对他老同志自己也损伤很大,这也是两难选择,一边是官位,一边是儿子,谁也不可能为了官位舍弃儿子,也许这也是他的那些对手们乐意看到的,因为官场就是这样,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把对手置于死地,没人愿意把别人搞得家破人亡,但你要把路让开,既然败局已定,那何不投子认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