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耿剑锋当年在道上很有些威名,之后又做了好多年生意,三教九流的人着实结交了不少。现在出了意外,很多人出于尊重赶来吊唁,有些人则是不怀好意,来看热闹。

    二哥廖明正在安排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说心里话,余娜并不太喜欢他,总觉得跟他不是一路人。廖明心思缜密、为人精细,但心胸狭窄、太过算计。而他的算计又不同于关彤,惯于使用阴谋而不是阳谋。只是耿剑锋一直很信任他,大事小情都会与他商量,这些年来,廖明一直充当着公司智囊的角色,能当老耿多半个家。

    余娜一走进屋里,廖明便迎了过来。她看到门口花梨条案上摆放的大哥照片,心里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廖明上前几步抱了抱她,也是一脸悲痛的表情。

    余娜给大哥上了香,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三哥郭保国,四哥吕易一起伸手扶她起来。

    余娜跟屋里相熟的人打过招呼,走到一边轻声问廖明,“大嫂在哪?”

    廖明道,“在老房子那边,怕她伤心过度,安排了专人陪她。”

    这句话平淡无奇,没什么毛病,而余娜却心里一惊。她不动声色,只是点点头,“我想去看看大嫂。”

    廖明叫来一个人,让他开车带余娜过去,余娜说我们的车在外面,自己开车去就可以。廖明嘱咐了那个人几句,然后跟着她们走出小区。

    两个民警正站在车前吸烟,见他们过来,都把烟按灭。

    那个跟来的人见到两个民警有些诧异,民警却一脸的轻松。

    余娜向他挥挥手,“走吧。”心里却想,还是晴姐想的周到,这帮人果然不好对付,肯定是没安好心。

    两个民警坐在前面,余娜跟来人还有孙盛楠坐在后排。

    按照来人所指的方向,汽车一路畅行。其实余娜认得路,见他煞有介事、装模作样,也就不忍心打扰他,且看廖明是如何安排,心里想着下一步的对策。

    来到了耿剑锋的老房子,余娜又是一阵唏嘘。所谓睹物思人,见到这些熟悉的景物,就似乎又回到了年轻的岁月。

    她和孙盛楠下了车,那个随行的男人也准备下车,余娜向后望望,车上的民警心领神会,立刻叫住了他,“等会儿,你去干嘛啊,咱们聊会儿。”

    那个人有点犹豫,刚才在车里他已经认出了这两个民警,心里一直在敲鼓,只是强自镇定。

    现在民警叫他,他不得不停下,装出一副笑脸,“我,我去给她们带路。”

    余娜笑道,“谢谢啦,我认得路,呵呵……”

    民警也笑了,“你看,真是麻烦你了,上来上来我们聊聊天,她们女同志的事情让她们自己去解决吧。”

    那个人有些尴尬,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回到车里,跟两个民警神侃。

    老耿前些年在京城购置了多处地产,最近房价飞涨,他已经变现了几套,着实赚了不少。

    这是套毫不起眼的老房子,余娜不知道现在大嫂躲在这里的真是原因,或者这仅仅是廖明的安排。

    余娜一边上楼一边胡思乱想,来到四楼,见大门紧闭,感觉有些奇怪。

    她轻轻的敲门,门开了,有个人探头探脑的张望。

    “苏梅姐姐在吗?”

    “你是?”

    “我是余娜,二哥让我过来的。”

    “呃……”他有些犹豫,向身后望望,苏梅听到声音已经走了过来。

    “娜娜进来吧……”

    她们走进去,见苏梅神情憔悴,眼睛红肿,屋里还有两个人,出出进进,帮着收拾东西。

    其实苏梅的年纪与余娜相仿,这两三天的时间却已似乎老了几岁。总算是见到了亲人,她们紧紧抱在一起,已经泣不成声。

    余娜悲从中来,泪如泉涌,有点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了一会儿,苏梅站起来拉着余娜进了卧室,关上门。

    孙盛楠站在门口,假装看室内的装潢,其实是盯着进进出出的三个人。

    苏梅拉着余娜来到窗前,轻声道,“老耿是被人害死的。”

    余娜心里一动,本来下雨天出交通事故,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这边的一些蛛丝马迹还是让她心里觉得整件事透着蹊跷。

    苏梅道,“我现在这里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外面三个人说起来是保护我,其实就是监视我。但我相信你一定会过来的,所以我一直在等你。”

    余娜哦了一声,“梅姐,你的意思是……?”

    “这是你大哥的意思,大概这里已经没有他能信任的人,所以才会让我把这件东西交给你,他说你一定知道该如何处理……”

    余娜问道,“大哥的车祸跟廖明他们有没有关系?”

    苏梅摇摇头,“现在还不清楚,只是他说这东西太重要了,必须要交给你。”

    “梅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苏梅叹口气,“那天老耿突然接了一个电话,要亲自去西平一趟,取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你知道他的事我平时并不敢多问,只是叮嘱他出门小心,路上注意安全。他到了西平,打来电话,说一切顺利,我才略略的放了心。原来他拿到东西,也是怕人跟踪,等了一天,开始往回赶。谁知一上路连续几天,绵绵细雨,眼看到家却出了车祸。可是你大哥拿了东西,并没放到车上,而是发了个快递,他出车祸是在晚上,而我在下午已经拿到了东西。拆开之后里面有你大哥的留言,说要交给你保管,我当时还很纳闷,谁能想到他晚上就……”

    苏梅如泣如诉,余娜道,“难道大哥早有准备,预料到自己会出事?”

    “也许吧,我看他最近忧心忡忡,完全不是原来洒脱不羁的样子。或许这次确实不同以往,情况有些复杂、凶险。”

    “那你以后怎么办?听你这么说,你的处境岂不是也很危险?”

    苏梅苦笑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的丈夫都没了,我倒是愿意去那边陪他,省的天天提心吊胆。老耿不知道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这一段时间,那边家门口就总有人鬼鬼祟祟、探头探脑,他还说我多心,头发长见识短。我说小心驶得万年船,结果这次出门还是出事了。”

    余娜叹了口气,“那就是说你们早就知道被人盯上了,大哥为什么不早做准备,还要只身犯险去西平?”

    “老耿这个人太犟,意气用事,他算计着对方不会鱼死网破,再说派别人去他也实在是不放心。没想到,对方等不及了,还是先出手了……”

    “对方究竟是些什么人?是怎样的一股势力?”余娜在心里思索着,她感觉到事情的严重,同时感叹关彤的预见力和洞察力。

    余娜正在想要不要跟关彤商量一下,苏梅道,“走,我带你去拿东西,你把东西拿走了,我也就放心了,生死由命了。”苏梅的语气不容置疑,有一种舍生取义的决心。

    她的话让余娜心情沉重,女人啊,飘在水上是一棵浮萍,嫁了男人从此就跟这个男人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她们开了门,一起往外走,不由分说、义无反顾。孙盛楠走在后面,故意拖后一点。屋里的三个人有点手足无措,相互对视一眼,赶忙跟着一起下了楼。

    余娜她们来到越野车前,两个民警会意,跟车上那个男人说了几句,那个男人无可奈何的摇头,只得下了车,余娜她们便一起上了越野车,年轻的民警轻踩油门,扬长而去。

    剩下的四个人不敢怠慢,只得上了自己的车继续远远的跟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