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宋建华骂起人来,喋喋不休,而且口齿伶俐,如喷射的机关枪。

    金爵又羞又恼,一腔怒火、悲愤,无处宣泄,索性从始至终,前前后后,把宋建华的阴谋、奸计,讲了一番。

    宋建华脊背一凉,脑子清醒了一些,现在国债那件事还没过去,无论如何不宜节外生枝,“哎呀,该死该死,冷静冷静……”

    他立刻收住了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下,向金爵换了副表情,“算了,算了,我们都是自己人,不要互相埋怨了,大家现在同心协力,同舟共济才是出路啊。来,说说看,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金爵也觉得自己失言,正好借坡下驴,不再说了。争吵虽然结束了,宋建华却突然有了除掉金爵,以绝后患的想法。

    他发现金爵最近一直在吃一种治疗抑郁的药,又想起乔梦说的金爵曾去医院检查,患有轻度抑郁症的话。于是眼睛一眨,突然想到一本侦探小说里的杀人方法……

    他让人悄悄的潜入了金爵的房间,把他每天吃的治疗抑郁的多虑平换成了抗狂躁症的氯消安定。可怜金爵这个糊涂蛋,吃药的时候竟然没有察觉,越吃症状就越明显,越是阴天、黄昏就越痛苦、纠结,以至于不久之后眼前出现了幻觉,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宋建华和曾钟一苦苦支撑,越努力亏输的越多,到最后几乎是一败涂地,眼看是难以挽回了,宋建华长叹一声,“天不佑我,奈何奈何……”

    金爵提前退出,相对来说亏损还要小一些,却也是伤筋动骨,无力再战。曾钟一急得犯了心脏病,送到医院抢救,人虽然救过来了,却已经是奄奄一息。

    宋建华郁闷至极,只有等姐夫好一些带他一起回京城好好的调养。但是,在临走之前他要先把金爵解决掉。

    宋建华不确定那个侦探小说里的方法,究竟有没有效果,但他必须试一试,所谓无毒不丈夫,他不能留着这个祸根,否则早晚坏了自己的事。

    晚饭之后,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沉闷,都知道即将离开这里了,心里做着下一步的打算。

    宋建华把金爵约到天台上,天空阴沉沉的,格外的闷热,似乎又是一场暴雨即将来袭。

    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宋建华感觉到金爵情绪的低落,这样的大好时机他怎能错过,必须孤注一掷,争取今夜成功。

    宋建华低头望望,下面似乎是个黑暗的漩涡,他自己也有些眼晕,却对金爵道,“昨天我得到一个消息,乔梦已经做了人工流产,她准备嫁给你的老搭档齐方志……”

    宋建华说齐方志云云,纯粹属于是瞎掰,可是却无心插柳、不幸言中,成了预言大师。

    金爵摇摇头,“我不相信,她答应过我,要把孩子生下来的……,不行,我要回去向她问个清楚。”

    宋建华摇摇头,“兄弟,我劝你别傻了,你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还声名狼藉,如同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乔梦怎么还会跟你在一起?如果不跟你在一起,那她留着肚子里的孩子岂不是一个累赘?她怎么向别的男人解释这段经历?人都是很现实的,她不得不为自己考虑。一个人混到你这种地步,真是一种悲哀,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真是不明白像你这种寡廉鲜耻的人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我都不知道你念书这么多年,怎么就不清楚这个道理呢?”

    金爵猛然间醒悟过来,“宋建华,你这个卑鄙小人,都是你害我才会这样,我……我跟你鱼死网破……”

    他伸手要过来抓住宋建华,宋建华可不想跟他纠缠,他得想办法继续刺激金爵,让他自己跳下去。

    宋建华身子灵巧的一躲,随即哈哈一笑,“我害你……?还不是怪你自己贪心,聪明反被聪明误,明明家里有老婆孩子,还打我小姨子的主意,我告诉你吧,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妹妹是何等身份?部长的女儿,而且我俩早就商量好了,做个局,让你背这个黑锅,哈哈,她从来也没有爱过你,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你的,那是我的,知道吗?真是不知死活的鬼,还来跟我拼命呢?”

    金爵心烦意乱,情绪已经难以抑制,他一阵狂躁起来,似乎是回光返照,宋建华向着黑暗大喝一声,“乔梦,乔梦,你别走啊,等等我……”说着他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天台边。

    金爵一愣,也向这边走来,“小梦,你在哪啊……我怎么看不见你?”

    宋建华大声道,“小梦,你告诉他,你从来没有爱过他,这不过是一个圈套,引他上钩而已,嗯,我听到了,你走慢一点,一字一句的告诉他,让他趁早死了心。”

    金爵大概也看到乔梦近在眼前,却怎么也抓不到,“小梦,你等等我,我有话问你。”

    “小梦,你别走,她在前面,看啊,她跳下去了,哎呀,你怎么不抓住她啊……”

    金爵的眼中再次出现了幻觉,他站在天台的边缘,伸出手,想抓住黑暗中的乔梦,可是暗夜里伸手不见五指,他用力的往下捞了捞,什么也没捞到,还是一场空。

    金爵彻底的绝望了,他干笑了几声,在暗夜里如同是凄厉的嘶叫,连宋建华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不敢再向那边张望……

    金爵的声音越来越响,在这暗夜里格外的刺耳,宋建华无法忍耐,他觉得自己的精神都快频于崩溃,于是猛然间冲过去,朝着金爵的后背就是一脚……

    此时电闪雷鸣,遮住了金爵最后的喊叫。天台上沉寂下来,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宋建华后退几步,长出了一口气。他的全身冷汗直流,仍然心有余悸。突然间,倾盆大雨如期而至。他赶紧跑回到天台的入口,心里默念着,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一定会走……

    第二天,宾馆的工人发现了金爵的尸体,马上向公安报案。

    警察们不敢怠慢,迅速戒严了案发现场。宋建华早有准备,他已经给自己的好友庄严打去了电话。

    庄严也是高干子弟,目前正在省公安厅挂职锻炼。他放下电话,便急匆匆的赶往现场。

    实话实说,本案确实有一些疑点,办案民警也多少有一点怀疑。但庄严在里面一番运作,民警也就不想过多的纠缠,权当是抑郁症突然发作,自杀结案。

    宋建华千恩万谢,想对庄严表示一下,可是囊中羞涩,空空如也。庄严笑道,“建华,这次HN之行不怎么顺利吧?”

    宋建华叹了口气,“老兄,实话实说,这次都他妈赔死我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催命鬼,咬住我不放松,非得把我置于死地不可。”

    庄严点点头,“好吧,我回到厅里给你查一查。”

    金爵死了,他的弟弟金凯自然闻讯,赶来奔丧。宋建华热泪盈眶,见到金凯抱头痛哭。

    金凯哭了一阵,问宋建华,“宋总,这是……,我哥哥怎么会跳楼自杀”

    此时电话响了,宋建华擦擦眼泪,走过去接听。

    电话是庄严打来的,来的恰到好处,来的正是时候。

    “喂,建华吗,我派人去查了,你的这两个对手,一个叫吴岳,临海人,一个叫齐方志,江淮人。但是他们现在已经离开了,或许是回了老家。我只能说这些了,出了省,我也无能为力。”

    宋建华答应着,又询问了吴岳和齐方志的具体地址,并且在纸上仔细的记录着。

    挂了电话,他来到金凯的面前,开始添油加醋的叙述自己和金爵如何大败,吴岳、齐方志怎样阴险狡诈、不择手段,金爵去找他们谈判,怎样百般被羞辱,回到宾馆就上了天台…….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