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在离开海市之前,宋建华又去看望了乔梦,本来是想晓以利害,劝她跟金爵撇清关系、一刀两断,可乔梦居然话里话外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宋建华头昏脑胀,如五雷轰顶,心中暗骂,“真是个傻女人,不可理喻,疯了,简直就是疯了……”

    他知道乔梦有些固执,头脑也不那么灵活,漂亮的女人有时候就是一根筋,过于相信爱情。

    他无话可说,只得摇头叹息,跟她打了招呼,匆匆离去。

    仔细考虑了一番,宋建华还是决定要带金爵同赴HN。一来这小子手里有一大笔资金,说他冤,其实也不冤,最后时刻,他倾其所有,果断做多,投敌变节,也算是赚了不少。华天最后就等于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要从它的身上榨点油水方才罢休。二来,他打算把金爵带在身边,看管他也方便些。这个人口风不严,一旦张嘴乱咬,胡说八道,那可是大大的麻烦。现在付茂才的案件刚刚审过,一切还要谨言慎行,等风平浪静之后,交易所也没人关注了,甚至都没人再谈论这件事了,那金爵他爱去哪去哪?自己才懒得管他的死活。

    宋建华相信中国人都是健忘的,别看交易所那些中小投资者,赔的一塌糊涂,哭爹叫妈,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擦干眼泪,怀揣着梦想,继续上阵。还比如当年的游行活动,抵制日货、抵制美货,大家都是群情激奋、义愤填膺,扶老携幼,走上街头,可过不了多久,一切又都归于平静,没有人会再提起了。不是该留学的留学,去了国外还是一律买买买。

    宋建华亲自登门,来找金爵。按理说,金爵吃亏上当也该长长记性,可现在乔梦与他分居,他心里正是失落。宋建华又巧舌如簧,把他大大的夸耀一番,说他是投资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力邀他来到HN,共谋大业。

    最后宋建华没忘了强调一句,“好男儿志在四方,怎能为一点儿女情长所扰?来吧,正好来HN散散心嘛,到时候,乔梦想通了,你们还会言归于好的……”

    其实宋建华事先做通了金凯的工作,让他负责游说金爵。金凯也想跟宋建华到HN见见世面,可是宋建华眼珠子转转,没有同意。他知道金凯是个愣头青,敢想敢干,不计后果,这样的人不像金爵犹犹豫豫、优柔寡断,容易控制。

    他拍了拍金凯的肩膀,“兄弟,你哥哥最近情绪不太好,我也是带他去散散心,换个环境,海市这边离不开人,海源投资的事情他肯定要全权委托给你,这正是你大展宏图的好机会啊。”

    金凯听了,觉得有道理,便极力游说自己的哥哥跟着宋建华到HN去大赚一笔。并且向他一再保证,海市的事情他一定会尽心尽力。

    金爵终于动摇了,他考虑自己在海市已经声名狼藉、举步维艰,倒不如换个环境,去陌生的地方,开创一番新的事业,等这边风平浪静了再回来。他坐上南下的列车,又登船渡海,与宋建华一起来到HN。

    宋建华的姐夫曾钟一亲自到码头迎接他们,宋建华谈笑风生,一如既往的亲热,他把金爵介绍给自己的姐夫认识。

    曾钟一身体略胖,穿着港衫,带着蛤蟆镜,就是晒得有点黑,额头时常溅着汗珠。

    他早已为宋建华一行人预定了房间,一切安排妥当,第二天,曾钟一带宋建华他们参观自己的大仓库,这几个仓库占地都有几十亩,而且通风、制冷设备齐全。仓库里摆放着高大的货架,一排排的棕榈油整整齐齐、威风凛凛。

    曾钟一也是个聪明人,他半年前得到消息,便带着大量资金,奔赴HN,开始囤积棕榈油。眼见价格节节攀升,他心花怒放,接连修建了好几个大型的仓库,每天都赶往码头,用一车一车的棕榈油把仓库填满。

    宋建华心里盘算,没想到姐夫这几年不显山不露水,已经有了不小的身家。他大老远跑来这里,虽说是辛苦一点,但毕竟有所收获,也算是值得。

    金爵见他眼睛里透着羡慕,便悄悄的给他出了个主意,“我看棕榈油的现货价格已经涨起来了,而交易所的期货价格还处在低位,不如我们……”

    宋建华眼珠转转,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宋建华也有这个想法,不由得望了望金爵,心想,“这小子还不是一无是处,把他带来就算是对了。”

    他们马上开始布局,曾钟一虽然对期货不太了解,却也很赞同他们的计划,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宋建华能够把期价炒高,那他仓库里的棕榈油就真的成了黄澄澄的液体黄金。

    宋建华和金爵的初衷并没有错,他们设想一路将棕榈油的期价推高,用期价的传导效应,间接影响棕榈油的现货市场,继续推动其市场价格不断上扬。

    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国际市场的棕榈油价格风云突变,一路下滑。曾钟一没有料到这泡沫破裂的如此之快,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囤货搞不好会烂在手里。

    宋建华也是措手不及,海市的一场大捷似乎让他心浮气躁,有些轻敌。他也知道中国是政策市场,现在国际市场风云突变,那中国政府的态度就变得很重要了。

    宋建华在期货市场已经屯了重兵,他的一些多单高位套牢。曾钟一有血压高的老毛病,HN最近连续阴雨,让他不得不呆在房间每天吸氧、治疗。

    宋建华一方面派人去京城打探消息,一方面要努力拖住期价下跌,为姐夫的几大仓库棕榈油出手赢得时间。

    金爵有些不可思议,他本来是极力看好棕榈油的后期走势和品种的成长性。以为期价下跌只是短期波动,很快就会回归上升通道。

    但他很快发现,在期价和现价第一天双双跳水之后,即使自己和宋建华百般努力,第二天也没迎来他们预想的反弹。这说明里面有一股实力异常强大的资金,在刻意打压棕榈油的期价,而且手法异常凶狠凌厉。

    金爵心里清楚,他们这次遇到了劲敌,虽然没有见到对手的庐山真面目,但他可以肯定他们资金实力雄厚,操盘水平一流。

    金爵建议宋建华尽快想办法在期货市场脱身,宋建华一阵的烦躁,“脱身,说的容易,我们怎么脱身?”

    他与姐夫曾钟一已经形成一种死循环,曾钟一想要为仓库里的货物保值,就该多做空单,可一是手里已经没有了那么多的资金,二是他越做空单,宋建华的损失就越大。

    而即使宋建华有资金现在改做空单,那棕榈油的现货价格也会继续暴跌,姐夫几个仓库的存货要想出手就得赔的一塌糊涂。

    宋建华抓耳挠腮,头疼不已,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本来到HN兴致勃勃,想再发笔横财,可如今怎么搞成了这么个样子?

    宋建华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就没想想,期货市场本就是对冲的市场,他是受了姐夫盲目乐观的影响,妄图期价、现价形成连锁反应,狠狠的赚他一笔。

    望着外面的阴雨连绵,他在房间里咆哮着,“这是哪里来的资金,竟然敢在我太岁头上动土,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宋建华怒不可遏,这样的失败于他来说,倒真是稀罕,这又该怪谁呢?还不是因为自己太过贪心,太过自信、自负,听信了姐夫说的,棕榈油市场前景广阔、供不应求的屁话,还有眼前这个所谓的高参,百无一用的英俊小生。

    他越想越气,指着金爵骂道,“你真他妈是个废物,我怎么会把你带到HN,你就是个倒霉蛋,丧门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