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三十八章

第二卷 第三十八章

    关欣听着,心里确实不好受,她也是女人,这毕竟是闫文婷的第一次。可这是闫文婷的家,闫父闫母还蒙在鼓里,她俩都不能声张。哎,还能说什么好呢?一边是自己的弟弟,一边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这明显是个烫手的山芋,而她关欣根本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陪着闫文婷掉了几滴眼泪,关欣把一张银行卡放到了桌上。

    闫文婷站起来,“小雨,你别这样。你们已经对我很好了,我不能……”

    关欣摆摆手,“你别说了,我都明白,我也知道你还是喜欢他的,只是,现在不合适,等合适了,我会跟我爸说的,卡放到这里,你收下就还拿我当朋友,不收也可以,总之……,自己看着办吧。”

    关欣实在有些为难,话有些生硬,除了用钱解决,还有没有其他的好办法?这是个出力不讨好的活,可是为了自己的弟弟,她还得硬着头皮过来。

    闫文婷在心里思索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子里的空气凝重而紧张。

    关欣站起来,对闫文婷道,“你不要送我了,好好休息,保重身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等闫文婷再推让,她径直出了卧室,来到客厅与闫父闫母打过招呼,逃也似的开门走了……

    闫文婷看着桌子上关欣留的卡,心里一阵难过,这就是她们之间的差距,也是她们两家之间的差距。在关欣这样的人看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永远都不叫问题。她甚至猜想,这张卡里的钱或许数额不小,也或许关彤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关欣今天过来就是他的意思。

    她不由得有些鄙视他们,“有钱怎么了?有钱就可以盛气凌人,为所欲为有钱人就处处高人一等吗?”

    可是想想,除了收下这张卡她没有其他补救的办法,因为她的心里还是喜欢繁星的,只是这爱太虚幻,来的不是时候。

    宋建华在吴岳面前栽了个大跟头,临海的业务不得不暂时停滞,他选择了隐忍,没有立刻反击,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可以将吴岳置于死地的时机。

    宋建华有他的打算,他在下一盘大棋,这是战略层面的,其结果会影响成千上万人的命运。

    卢卡斯见宋建华不温不火,琢磨着这个老狐狸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表面平静,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急于为一家人报仇,很想能够证明自己,他想从齐方志身上打开缺口,或者说干脆就利用齐舒,想方设法让他们反目成仇,让齐方志亲手养大的儿子,在他的心里猛刺一下,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齐方志虽然老奸巨猾,绝顶聪明,但是人就会有弱点,他一生只深爱过一个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的乔梦。

    金爵死后,乔梦挺着个大肚子无依无靠,无处安身,而齐方志却适时的出现在了她的世界里,可谓是雪中送炭。

    乔梦生下了金爵的孩子,齐方志满脸的喜悦,他把过去深深的隐藏在了心里,他向乔梦发誓,“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爱他,关心他,培养他。”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十几年如一日,父子的感情一直很好。

    乔梦觉得很欣慰,也很幸福。他们婚后没能再生孩子,齐方志去医院做过检查,竟然患有先天性的不孕不育。乔梦有些替他难过,但他的伤感却没挂在脸上,时间久了,也索性不再去想,好在家里还有齐舒这个孩子。

    齐舒一天天的长大,与亲生儿子也没什么区别。老齐很想把这个秘密一直隐瞒下去,因为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其实并不多。

    但卢卡斯可不这么想,他很清楚的知道父亲的死因,齐方志就是罪魁祸首。他是一个阴谋家,而吴岳不过是个践行者。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齐方志的一个局,他害死了父亲,还带走了他的女人,霸占了父亲的儿子,自己的弟弟。

    他要把这个秘密揭露出来,让齐方志白忙一场,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宋建华并不在乎复仇的事,他与卢卡斯本来就是各取所需。他是个很现实的人,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朋友的道理,所以他才会拿出自己的资源,与卢卡斯结成战略同盟,彼此支持、互相利用。

    其实卢卡斯刚刚回国,便着手与齐方志的儿子齐舒搭上关系。他们现在是很好的网友,经常通过QQ交流感情。

    首先,卢卡斯通过华盛集团的网络锁定了齐方志一家的具体位置,然后派专人去齐舒的学校门口向学生们免费赠送小礼物,收到礼物的同时只需要填写一张注明姓名、性别、家庭住址、联系方式的问卷调查表……

    齐舒上的是一所贵族寄宿制学校,每到周末齐方志会亲自来接齐舒回家。

    华盛集团的人发现齐舒一家很神秘,也很谨慎,不太容易接近。好在他们经过不屑的努力,终于从齐舒同学那里得到了他的QQ号。

    卢卡斯加了齐舒的好友,之后他会经常给齐舒发信息,聊生活,聊青春,聊人生,聊一些国外的见闻,总之都是些能吸引齐舒,特别有趣的事情。如果赶上自己忙不过来,他也会让手下人按时登录,冒充自己继续跟齐舒聊天。

    最近,卢卡斯得到消息,齐方志已经决定由乔梦送齐舒去澳洲留学,他们现今正在京城办理手续。

    他必须马不停蹄赶到京城,一是见见自己的弟弟,二是想方设法阻止他们出境。

    乔梦和齐舒已经递交了出国申请的全部材料,余下的时间就是等待,他们在酒店里闲来无事,齐舒提出来要出去转转,乔梦跟助理商量了一下也就同意了。

    京城对她来说,真是既熟悉又陌生……

    那年乔梦从一个江南小镇考上了京城的一所大学,她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全家出动,前呼后拥。而是独自拉着一只有些陈旧的皮箱,踏入了这个陌生的大都市。

    皮箱是父亲当年留下的,算是他到过小镇的见证。父亲在她的心里、记忆里都是模糊的。从小到大,二十年,她见过他的次数肯定不超过五次,而且每次也是来去匆匆。

    听母亲说,父亲是****年代的下放干部,那时的父亲年轻英俊,学识渊博,虽然仕途上受了一些挫折,但每天除了日常劳动,回来仍是读报看书,始终不忘学习,每天关心国家大事。

    父亲在母亲的心里的确是与众不同,是大城市里来的有为青年。而年轻的母亲漂亮温柔,是小镇里附近十村八乡青年人爱慕的对象。但她却对父亲情有独钟,父亲对她也是一见钟情。

    他们常常在一起聊天,说书上的故事,说外面的世界,说京城的繁华。对于母亲来说,京城的见闻总是充满着新鲜,让她觉得好奇,不得不动用自己所有的想象力。父亲教母亲读书、看报,甚至教她念英文。

    一来二去,他们两个人偷偷的好上了。母亲有了身孕,恰巧****结束,父亲接到命令,要立刻返程,回到自己原来的单位。

    母亲无奈,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离去,她满怀希望,在家中默默的期盼,等待父亲安排好了那边的事情,接她去京城一起生活。

    等啊等,盼啊盼,却始终没见他的踪影,似乎是一去不回头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