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最终,付茂才一世英名付诸东流,一败涂地的他被警方带走,两年之后死于狱中。

    对于付茂才,关彤不胜唏嘘,对于自己的未来,他满怀希望,踌躇满志。不论如何,他关彤一夜暴富,发了大财。

    关彤对于自己,对于泰和的未来,有着清晰具体的描绘,他果断从期货市场退出,投身股票市场,华丽转型,似乎是无缝对接,非常成功。

    他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泰和大厦的建筑设计图,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

    关彤知道,如果投入巨资,把这个项目建好,那么泰和投资将彻底告别租用写字楼的时代,摆脱公司发展的瓶颈,完全进入加速度。

    可是建设如此巨大的工程需要一大笔资金,而且这些资金投入周期漫长,见效慢,不容易周转。

    正在踌躇着,一位老朋友不请自来。秘书报告,外面一位齐先生请见。

    “这都几点了!”关彤看看表,已经接近下午六点了,又没有预约,这是要请我吃饭吗?心里这样想着,却还是说声,“请进。”

    进来的就是齐方志,关彤一楞,赶紧站起来,“齐总,好久不见。”心里却想,这个滑头,跑到我这里来了,有何贵干?

    齐方志道,“关总啊,来的仓促,没有提前向你打招呼,抱歉抱歉。”

    “兄弟这话说的,咱们不是外人,不拘这些理,而且我想你这个点赶过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找我吧?”关彤开门见山,不绕弯子。

    齐方志笑道,“我这跑了半天,肚子已经咕咕叫了,走,带我去尝尝你们海城的美食。”

    齐方志虽然看上去有点木讷,却很圆滑,倒是很擅于调节气氛。

    关彤点头,穿好外套,谈笑着与他下了楼。

    海城的街道,灯火次第闪亮。两个人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大排档,进了门,找了个桌子,相对而坐。

    关彤道,“齐总,不好意思啊,你远道而来,我请你吃个大排档,呵呵。”

    齐方志笑道,“大排档挺好,没关系的。”

    “你不要小看这家大排档,很有特色的,刚才你说了要尝尝海城的美食嘛。”

    齐方志一笑,其实此次来到海城,吃什么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最近去看过付老师啦?”

    付茂才被捕以后,关彤曾经几次过去看他。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太过繁忙,反倒是忽略了。

    他的精神还好,每天看看书,写写字,而对过去的事却从来不提,见到关彤,也只是谈天说地,不涉及其他任何人。

    关彤道,“齐总最近也去了?付老师还好吧?”

    “他情绪不错,只是说前尘往事如云烟,不想再提起。你也知道老师虽然有大材,却是个固执又有点倔强的人,他把很多话藏在心里,一是怕说出来自己伤心,二也是不想牵扯到更多的人,一副要把牢底坐穿,替人背锅到底的决心。”

    关彤点点头,“看来其中隐情多多,他不愿为外人道啊。”

    齐方志转换了话题,“老兄最近在为你的泰和大厦资金发愁吧?”

    关彤笑笑,“原来你是神仙转世,消息灵通的很嘛。”

    “这有什么奇怪,你不是已经招标了嘛。”

    “是啊,我也很犹豫,这一大笔资金着实不轻松啊。”

    “那我为你想个办法,资金就有着落了。”

    关彤望着他,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却提高了警惕。

    “还记得金爵吗?”

    关彤点头,“我与他接触不多,但他也算是我们的师兄啊。”

    “我呸,什么师兄,欺师灭祖的小人、败类。”齐方志义愤填膺。

    关彤也听说了一些江湖传言,而金爵此时已经声名狼藉,为投资圈里的很多人所不齿。但齐方志此刻突然提起他,必然后面要有一番说法。他打一见面就知道齐方志此来必有公干,且看他如何演绎吧。

    “齐总,关于华天,关于付老师,关于金爵,我确实有很多疑问,早想找人问问清楚,而你算是当事人之一,所以我想问你的话应该是没错的。”

    齐方志道,“其实我就是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你也知道付老师一直很信任金爵,而且他也干的还不错。我想付老师这次大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他太相信金爵。而资本市场本身就是真真假假,尔虞我诈。付老师是个自信的人,他总是觉得一切尽在掌中。凭借他的资历、能力、人脉,永远可以在这个市场上号令群雄、唯我独尊。其实他此前也做了一些工作,一方面派了很多人,到二级市场去放风,说国债一定会下跌,财政部根本不会对付,造成交易大厅空头氛围蔓延传播。另一方面他倾其所有在二级市场做空,这本无可厚非,挖坑设陷阱,在我们这个不健全的市场里也算是常态,但他却没想想,财政部发行国债,第一需要的是信用,他这么做等于是把国家的利益拿到火上烤,让财政部骑虎难下,而国家最终还是选择了拿出巨量资金把327兑付。付老师不但毁了自己,也毁了华天,还给国家造成巨大的损失,政府当然要找他秋后算账了。”

    这些事情,关彤心知肚明,“可是老齐,恕我直言,你当时也偷偷成立了自己的盛和资管,是做多国债的啊?那么金爵呢?他用他弟弟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海源投资,也是赚得盆满钵满啊,为什么偏就付老师一条路走到黑?这其中难道还有隐情?”

    齐方志道,“整个事件的始末,我没有机会参与。都是金爵在运作,他一直很活跃,我听他说过,付老师曾经专程去财政部一位高官家里拜访,那位高官很肯定的向他保证,国家现在资金困难,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把327按原定价格兑付。”

    “所以付老师才会放心大胆的去市场放风,然后又去买便宜货,继续做空。”关彤若有所思。

    “他的失败一方面是自信,一方面是轻信。更重要的是金爵为他不失时机的找来了一个同盟军。”

    “天汇投资?”

    齐方志点点头,“看来大家都晓得这段故事啊,就是这个金爵找来的同盟军,在最后时刻突然反手做多,把华天证券彻底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这一切,疑点太多,似乎是背后早有预谋。”

    关彤道,“这个天汇投资已经不在江湖活动了,也不知现在做什么?”

    “早就注销了,那件事情之后它就销声匿迹了,像这种皮包公司想开就开,不想开就关门大吉,再弄个壳摇身一变就是了。”

    “哦,现在看来这家天汇投资似乎才是幕后真正的导演,而金爵确实也在其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只是他辜负了付老师的信任,背叛了他,还将他置于了死地。”

    齐方志冷哼一声,“我们这些人做投资,虽然也是刀尖上行走,火中取栗,也知道江湖险恶,有时不得不明哲保身。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江湖却有江湖的规矩啊。”

    齐方志的这番话关彤很是赞同,在中国做生意,有时违法违规的事都不得不冒险去做,而违背良心的事却永远不能做。一个人失去良知和道义,为人所不齿,以后如何还能在江湖里立足。

    “那金爵现在怎样?”关彤有些好奇。

    “他现在HN,正在操纵棕榈油期货的价格,但我断定他不出三个月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