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乔梦很感动,她望着朴实、憨厚的齐方志,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在她的眼里,齐方志平凡无奇、毫不起眼,简直没有值得自己关注的地方,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这种处境,很多人避之都唯恐不及,怕惹上麻烦,而他能主动来到自己身边,嘘寒问暖,给自己一份精神上的慰藉,单就这一点来说,齐方志不是趁人之危,他是真的爱自己……

    “你真的喜欢我,不怕麻烦?”

    “呵呵,是啊,从我第一眼见到你,但是我明白自己没这个资格,不敢奢望,只是盼望着你能快乐、幸福的生活。最近发生了很多事,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的内幕,但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沉重,有些难过,人在难过的时候需要朋友,需要人呵护,所以我第一时间赶来找你,生怕你受到伤害,会出什么意外。也许是我多滤了,但我确实是有些担心你……”

    齐方志言语挚诚,乔梦默默的点头,“那你愿意留下来陪我?”

    他是个聪明人,似乎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便很温柔的说,“这个地方是非恩怨纠缠,我想带你到江淮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你不受打扰的把孩子生下来。”

    乔梦想了想,她本来都打算回到自己故乡的小镇,可是母亲未婚先孕已经在流言蜚语里生活了半辈子,现在自己挺着肚子回去,那不是更加让人看不起了。别人会说她们母女家风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去江淮,我和孩子的生活……?”

    齐方志哈哈一笑,“没有金刚钻,我也不敢大包大揽的说大话。小梦你放心,从今往后,你和孩子的一切都由我来解决,这个你不用担心。”

    乔梦望着齐方志,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其貌不扬却值得信任。她丢掉了那些少女心中曾有的幻想和追求,答应跟他一起去江淮。

    “可是……,齐大哥,我们两个的事,能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再考虑吗?”

    齐方志明白她的意思,一来她是担心孩子,二来也是想再考验一下自己。

    “呵呵,当然啦,无论怎样,我都会竭尽全力,永远守护你们。”

    他们来到江淮,齐方志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忙的团团转,可即使这样,他也必定会抽一些时间来看望乔梦,有时还会跟她肚子里的孩子说说话。

    乔梦终于放心了,她主动提出与齐方志结婚的想法。

    “你不是说等孩子生了以后?”

    “既然选择了你,那还有什么区别?只是……,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只要是你提出来的,我一定尽力满足。”

    “就是以前的事,关于金爵他们的,我不想再提,也恳求你不要问,好吗?”

    齐方志猜到了她的想法,付茂才被捕了,金爵死了,所有的往事皆归尘土,隐秘肯定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不想让心里的痛继续纠缠,所以希望齐方志能够理解。

    齐方志满口答应,“呵呵,这个没问题,我只在乎你,其他的也没多少兴趣。只是,你怎么突然有了结婚的想法?”

    “既然选择了你,我就应该全心全意,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

    乔梦说着,心中又有了一些伤感。

    齐方志明白她的意思,“我正想跟你商量这件事,我会用全心全意的爱,对待你和孩子,但是,我可能无法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乔梦想了想,表示了理解,自己现在怀孕了,而孩子却是金爵的,金爵自华天事件以后,已经声名狼藉,被整个圈子的人所唾弃,人家老齐愿意接手,是因为对你的爱,而并不想与金爵产生任何瓜葛,落人口实。

    “齐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只要我们以后过得好,孩子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其他一切都是虚的,而且我也不是一个特别物质的女人。”

    他们的结婚仪式非常的低调,江湖中并没多少人关注。

    至于齐方志与乔梦还有金爵的来龙去脉,更是少有人知道。

    结婚以后不久,孩子便出生了,齐方志给他取名齐舒,因为乔梦的母亲就姓舒,他也希望孩子长大之后能成为一本奇书。

    他们全家依然是很低调的生活,齐方志这个人不显山不露水,不争强好胜,喜欢遥控指挥。他几乎从不主动介绍自己的夫人,也不愿意乔梦过多的涉足江湖,甚至很少让她抛头露面。在最初的几年,乔梦也有点想不通,老齐总是让她待在家里,仿佛自己见不得人似的,跟养在笼子里的宠物有什么区别。毕竟那件事过去很久了,已经绝少有人再提及,她借题发挥,与齐方志吵过几次,老齐却并不生气,只是淡淡一笑。他不让乔梦出去,其实还有一层原因,这原因他知道,乔梦心里也知道,所以他只是笑而不答。最近这些年,竟然连他自己也很少抛头露面了,乔梦心里也就平衡了,释然了。

    有一次,她问齐方志,“为什么我们总是要这样深居简出,不问世事?”

    齐方志还是一笑,“江湖险恶,江湖险恶啊,我的太太……”

    吴岳望着齐方志,心想,“是人都有弱点,比如齐方志,比如关彤,也比如自己。这老齐看上去一团和气、两袖清风,其实也有很多的难言之隐呀,他接手乔梦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有了金爵的孩子,很快就要临产了,而即使这样,他依然毫不犹豫的接管了她的生活。就只这份真情,我吴岳是办不到的,可是……”

    两个美丽的女孩子端起酒杯适时的向齐方志敬酒,齐方志不得不应付一下,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对吴岳说点真心话?

    吴岳问道,“那孩子现在也不小了吧?”

    齐方志一愣,他虽然做的隐秘,连乔梦的生产都是在香港完成的,可就像刚才吴岳说的,再隐秘的事情,该想知道的还是会知道。

    所以他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远方浩渺的大海。

    吴岳接着道,“老齐,从这一点倒是看的出来,你的心里还是有柔软的一面,我听说你对那孩子也一直很好,难道你就不怕他将来知道是因为你,自己的亲生父亲才会跳楼轻生?你就不怕他将来找你报仇雪恨?”

    齐方志若有所思,叹了口气,“恩恩怨怨何时了……?只求问心无愧吧!”

    吴岳鼻子哼了一声,“我们身处这个江湖,做的是资本的博弈,赚的都是劫财,我们的身家都有几百亿,每年每月每天拿走的又该是多少人的财富啊!有时我也想,想我这样的生活,花天酒地、美人环绕、呼朋引伴、挥金如土,别说大西南,大西北,整个中国了,就是全临海都还得有多少吃不饱穿不暖的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吃过肯德基,甚至没有吃过泡面?”

    齐方志笑笑,“吴总这些年不是也捐助了很多交不起学费的孩子嘛,不是也捐建了很多农村敬老院嘛。”

    吴岳叹息着,自嘲的笑笑,“聊以**而已,我这些年做的,都是刀头舔血的买卖,就算我长袖善舞,也难保有一天不挨这一刀……”

    对于吴岳的话,齐方志不好回答,即使是他自己也难保能够最终安全着陆,将往事一笔勾销。想着这些,他突然有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于是向左右望望,似乎是有一些隐秘的话,吴岳却道,“放心吧,这些小妞,都是我的心腹人,对我忠心耿耿。说心里话,我有什么事都不背着她们,她们也绝对不会背叛我,吴总这一点还是有底气的,我对手下人一向优厚,她们才愿意为我效力。就这些人,比他妈外面那些人模狗样的高官强多了。”

    齐方志伸手制止了他,轻声道,“吴岳老弟最近还是要小心,算是老哥的一句忠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