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第二卷 第十九章

第二卷 第十九章

    吴岳不得已,只得答应尽快回去。90年代的HN不像后来发展的那么好,一切还在规划当中,建设当中。吴岳刚到这里的时候,也经常出去四处转转,但是整个岛子也没多大点地方,基础设施又比较薄弱,所以玩了几天便兴味索然。

    吴岳决定离开这里,先到附近的大城市玩几天,他不是一个能沉得住心,憋的住火的人。这些年走南闯北身边总不能缺少漂亮的女人,对于吴岳来说,缺少女人的生活是无趣的,而HN那个时候,论歌舞升平,比起其他的沿海大城市就逊色很多,吴岳在这里就只短短几个月时间,已经觉得自己像个苦行僧,清心寡欲无所求,他心烦意乱,抓耳挠腮,“长此以往,可怎么得了?”

    吴岳正在收拾东西,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他心里琢磨,“是谁来访?”

    开了门,仔细的辨认着,一时都没能想的起来。对方倒是对他印象深刻,主动伸出手来,笑道,“你好啊,吴总。”

    吴岳认出来人是齐方志,想起自己曾经跟他在华天证券见过,也知道他和关彤是师兄弟,只是交情不深,联系不多。

    齐方志穿着普通,很像一个乡下人,长得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吴岳见他出现在面前,觉得出乎意外,“哦,是齐总啊。”

    齐方志摆摆手,“吴总见笑了,我算哪门子齐总,不过是个办事员,人家老板的跟班,跟您吴总可是差的太远。”

    吴岳一笑,让进齐方志,给他倒了水。

    齐方志道,“吴总一个人闷在屋里,也不出去走走,真辜负了HN的阳光沙滩,辜负了这大好时光啊!”

    齐方志三十来岁,在吴岳有限的记忆中,他还是那副忠厚老实或者说老气横秋的模样。齐方志论相貌、论穿着,毫不起眼,而且平时也是少言寡语,总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今天难得他还能对自己说一两句调侃的话,倒还觉得有些新鲜。

    “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早都转过了,没什么意思。”

    吴岳明显有些落魄,精神不佳,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已经有了几千万的身家,可以优哉游哉的玩乐,可以去周游世界,充分的享受生活,但他却蜗居在这里,显然是想等待一个更大的机会。所以说人的欲望无休无止,永远也不会满足。

    齐方志开门见山,“我早就听说吴总并非池中之物,现今还待在这里肯定也是等待一个大的机会,却因为没有资金的支持,所以眼看着机会就要从身边溜走,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觉得进退两难,所以有些落魄吧。”

    吴岳一愣,“老齐,你真是神仙,什么也骗不了你。”

    两个人心照不宣,彼此笑笑。

    齐方志道,“其实我早就到这里来了,也知道你在这里,进退维谷。吴总是聪明人,已经看到了这里的投资机会,但苦于独木难支,缺少盟友,却又舍不得离开,所以才会滞留到现在。”

    吴岳望了望齐方志,“呵呵,您老哥神机妙算,难道今天登门拜访是来找我联合?”

    齐方志点点头,“其实这里确实有个大机会摆在眼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很快这里将再次风云际会,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提前布局。”

    吴岳眼睛一亮,来了兴致,他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确实苦于一个人,资金有限不好操作。如果齐方志能和他联手,那胜算就要大一些。

    齐方志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所以在来HN之前,专程去拜访了我的师兄关彤。”

    “哦,关彤现在海城已经风生水起了,我早就想跟他合作,可是他不是退出期货市场,转战法人股了吗?”

    齐方志面带喜色,“关彤的确已经退出,可我这次到海城还是说服了他,我还知道他现在跟你姐夫挂上了关系,你们又是老乡,所以对于你的事,他不能袖手不管,已经同意鼎力相助。”

    吴岳的姐夫秦中明那时已经做了省国资委的主任,是临海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吴岳也听说关彤经常会跟姐夫接触,所以齐方志的话他没有怀疑。只是他误会了一点,这次筹划行动,是由吴岳牵头,齐方志、关彤只是负责帮忙。

    齐方志信心满满,“我们三个如果联手,那还不是风云际会?区区一个HN能有多少英才,怎会是我们的对手?”

    “哦,关彤也到HN来了?”

    “关总因为已经对外宣布彻底退出这个市场,他怕赶来别人会说他出尔反尔,惹起非议,所以让我全权代表。”

    “真的假的?”吴岳有点不相信,觉得老齐明显是在忽悠。

    齐方志打开皮包,拿出一张授权书,和几张三方协议。

    吴岳看了看,授权书关彤已经签了字,资金随时都可以到位,这些钱可以由齐方志和吴岳来支配。三方协议是关于他们的出资比例,分红比例的商定,里面明显是对吴岳有利,而且关彤也已经签了字。

    吴岳眼珠转转,心花怒放,这样一份协议,如果成功的话,那必然是可以大赚一笔的。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眼下的套利机会,不只他吴岳看到了,齐方志和关彤同样看的到。

    吴岳来到HN,开始做橡胶的进出口,然而生意清淡,让他兴味索然。此时,身边的很多朋友开始转行囤积棕榈油。投资就是这样,买涨不买跌,大家一哄抢,价格就节节攀升。

    随着棕榈油现货商品的水涨船高,HN交易所的期货价格也是一天一个价。

    吴岳却没有盲目跟风,假如当前的市场环境看不清楚,他宁可空仓等待。果然,在经过大幅爆炒之后,棕榈油的商品价格高的离谱,而期价也在高位横盘,苦苦支撑。

    吴岳他们所说的套利机会正是HN的棕榈油,而棕榈油炒作事件乃是继国债事件之后期货市场的又一个大的风波。

    棕榈油作为国内期市较早推出的大品种,一度成为市场的热门炒作对象,吸引了大量的投机者和套期保值者参与,市场容量相当大。早期国内外棕榈油市场由于供求不平衡,全球植物油产量下降,而同期需求却持续旺盛,导致棕榈油的价格不断上涨。

    吴岳道,“老齐,你既然这么远跑来见我,肯定也是要来做空棕榈油的吧?我看眼下棕榈油价格已经偏高,国际市场上供需矛盾有所缓解,现在的价格基本就是多头凭借资金优势强拉上去的,如果我们能踩对节点,支撑住,再等监管部门吹一吹风,打压一下,那我们就能打个大胜仗。”

    齐方志笑道,“是啊吴总,我前一阵子参加一个经济学家讲师团,就有人专门提到这个棕榈油的炒作问题,这个讲师团成员基本都是经济学界的大咖,而且他们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国家领导们的经济学讲师,所以我断定他们的这些观点,很快就会通过各种方式传递给上层领导,并且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们的许多决策。这段时间,我跟其中的几个专家一直在沟通交流,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更多的情况。”

    吴岳点点头,“我最近也暗中了解了一些棕榈油进口商的情况,他们手里已经有了很多积压的货,现在正愁找不到销路。”

    “呵呵,这就对了,进口商自去年一直在囤货,本想继续炒高,卖个好价钱,可是万没想到年后国际市场风云突变,供求关系有所改善,到现在已经是供大于求了,他们拉高期价,无非是想传导现货市场,尽快出货,但由于进口商手里的货实在太多,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去,很多人需要保值,必然会在期货市场上放空单,这些人就是我们的天然盟友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