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九十七章

正文 第九十七章

    这原本就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吴雪珍几乎都已经淡忘了,其实说起来,即使当时判的重一点,可正值国家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活动,倒也算说的过去。

    案件结束,吴雪珍跟弟弟做过一次长谈,她推心置腹,申明大义,晓以利害,希望他在这件事情上接受教训,遵纪守法、安安生生的开始新生活。她说着说着,想起了早逝的母亲和临终之时还在牵挂儿子的父亲,竟然哭了起来。

    吴岳也动了真情,拉着姐姐的手,“姐,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生活,不会让你操心的。”

    许多年过去了,吴雪珍感觉生活是风平浪静的,她并不过多的打听弟弟生意上的事,总以为他经过了那些事,早已经洗心革面,因此这些年每当秦中明声色俱厉的训斥,她还都在一边帮腔,替他圆场。

    直到她听说了外面的传闻,才不由得吓了一跳,万万没有想到,吴岳这些年不但没有消停,反而变本加厉了。

    昊龙集团的生意越做越大,在临海几乎是没有对手,所向披靡。吴岳对于现在这样的环境,似乎是如鱼得水,他运用手中的钞票,建立了一张关系网,又用这张关系网去攫取更多的利益。他用金钱、美色拉很多官员下水,又依靠他们不断的化险为夷。

    关于吴岳的事,秦中明早有耳闻,他也只是派儿子秦文宇有空的时候去盯紧一点,以便回来汇报,就是因为害怕吴雪珍的护短,爷俩基本不会在她的面前提起吴岳的事。

    秦文宇把自己最近听到的、看到的一些事情,主要还是矿业集团剪彩仪式上发生的爆炸案,一并告诉了妈妈。

    吴雪珍听了大惊,“妈呀,我的孩子,以后可不许再去冒这样的险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妈可怎么活啊……?”

    吴雪珍说的动情,眼里流出了泪。可秦文宇想,妈妈的泪水一半是对自己的疼惜,另一半是对自己刚才叙述的惊恐。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妈妈,其实也不是有意去冒险,因为心里挂念着舅舅,又事有凑巧,正好那个带着手雷的人就站在我的身边,所以当时也没多想,就把他扑倒了……”

    秦文宇虽然说的轻松,但整个经过在吴雪珍听来,依然觉得是胆战心惊。说实话,她都不太相信这能是真的,再加上那些外面的传言如果属实,那后果就太可怕了。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天下,怎能由着你吴岳胡作非为?而且你不但身背人命,还插手人事调动、组织升迁,这就不是在做生意,而是在作死了。按一句网络用语说的,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吴雪珍也把自己最近听说的事,说给儿子听,心里还有一丝幻想,巴望着能够得到儿子否定的回答。

    秦文宇有些犹豫,他的回答也不太干脆,“其实有些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还是个孩子,虽然我已经不小了,但在舅舅眼里他是不想让我过多参与的。”

    吴雪珍一着急,眼泪又流了下来,“这个老秦,就知道当他的官,你舅舅的事他从来都不上心,我们归根结底还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你舅舅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家还能独善其身?”

    秦文宇点点头,这些日子他也不是不考虑,原来总觉得自己耀武扬威,多么的了不起,父亲是高官,舅舅是江湖大佬,有钱又有势,就像他以前时常对关欣说的,在临海就没咱家办不成的事。的确,自己并不是吹牛,也确实有这样的底气,可有时候这样的消费也是一种透支,是要付利息的。就像那句台词说的,出来混,是迟早要还的。

    最近他每当想起这些,也是不寒而栗,那舅舅如此聪明的人怎么会不自知,不自省,而任由风浪把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难道这就是小说里常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难道人一旦做错事走错路,选错方向今生都无法再回头?

    吴雪珍哭了一阵,擦擦眼睛,语气突然变得很坚定,“不行,改天我一定要跟吴岳好好谈谈,我想我说的话他还是会听的,实在不行,就让他去自首,争取个宽大处理也是好的。”

    秦文宇叹口气,心想,“老妈也太天真了,如果可以停下来,舅舅早就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他曾经几次听到过他的叹息,而就在前一段时间,他们爷俩在墨尔本散步,舅舅有意无意的表达了自己远离纷扰、退归林下的愿望。可愿望终归是愿望,真的能够实现吗?舅舅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是一盘大棋里的一个棋子,是一条长长战线当中的一个关节,如果这个棋子丢失,可能会满盘皆输,如果这个关节断裂,这条长长战线上的所有人可能都会万劫不复。”

    吴雪珍在机关里呆了太久,已经脱离现实很远了,所以她的思维很简单、很单纯,缺乏对事物本质的认知,更没有随机应变的能力。

    秦文宇现在有点后悔说起这些,因为毫无意义,只会徒增妈妈的烦恼。

    他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妈妈,我考虑了一下,舅舅是个聪明人,他现在通过香港黑道的关系把自己值钱的家当运往澳洲,可能是狡兔三窟,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我有点担心舅舅哪一天会不辞而别,留下这边的一个烂摊子。”

    吴雪珍心里一惊,“这应该不会吧?你舅舅不会坑害我们家吧?”

    吴雪珍总希望能够得到儿子否定的回答,可是他却叹息一声,“妈,我倒不是说舅舅会坑咱们家,可如果一旦事变仓促,他自己都来不及应对,人都有趋利避害之心,再想让他顾及我们也是很难的啊。”

    吴雪珍感到有些痛苦,“你的意思是?”

    “我想等我爸回来,你跟他商量一下,把我们家的那些东西也通过舅舅在香港的关系运到澳洲去,然后就是你在舅舅公司里的股份,能退掉的尽早退掉。”

    吴雪珍点点头,“股份当然可以退掉,我本来也没太当回事,不过是图个高兴,觉得吴岳还算有良心,没忘了他这个姐姐,谁想到竟然成了烫手的山芋。还有,家里的这些东西即使运到澳洲,将来就不会被查扣了吗?运到什么地方这也是我们家的东西啊?”

    “香港那边的帮会有办法为这些东西改头换面,以另一种名义,另一种身份运往澳洲。”

    吴雪珍叹口气,儿子说的这些真是不可思议,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空间。

    秦文宇道,“妈妈,也许事情不会那么糟糕,我们不是还有爸爸吗?只要老爸不倒,舅舅是舅舅,也不一定就能牵连到我们。”

    吴雪珍想了想,“好,等你爸回来,我马上就跟他商量。儿子,你说我该找你舅舅谈谈吗?”

    她刚才还大包大揽,大义凛然,现在想想也有些气馁,有些踌躇了。就算自己说了,吴岳表面敷衍,她又能怎样?这些年,难道老秦真的就对自己的小舅子不管不问?在弟弟和丈夫之间,她显然更相信丈夫。可是吴岳如果真像江湖传言中说的,现在已经财雄势大,成了尾大不掉的黑恶势力,那别说她吴雪珍,就算秦中明,他也未必真的放在眼里,把他们说的话放在心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