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九十三章

正文 第九十三章

    曾潇贤的手下看到这个情景,也是一惊,怕事的人纷纷作鸟兽散。原来看热闹的人们更是避之唯恐不及,生怕一会儿警察来了,给自己招惹麻烦。

    关欣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路飞的神智已经有点模糊了,他躺在罗一鸣的怀里,有点惋惜的说,“你们不要吵,不关你们的事,还有……其实……,我很喜欢关欣的,你能不能把她让给我?”

    罗一鸣眼泪流了下来,他点点头。宽阔的马路,空旷的无边的黑暗,刚才还热火朝天的地方,现在也只剩了他们三个人。

    等待着,关欣第一次感到时间是如此的漫长,一分一秒对路飞来说都可以决定生死。

    于镇海给罗一鸣打来电话,关欣在罗一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于镇海问,“喂,你们怎么样了?”

    关欣气不打一处来,“没怎么样?路飞挨了一刀,眼看不行了。”

    于镇海大吃一惊,赶忙命令孟浩开车掉头往回赶。等他赶到的时候,122急救车已经把路飞带走了……

    罗一鸣、关欣站在手术室的外面,于镇海对着窗子抽烟,他们等待着、沉默着、祈祷着,没有人说话,他们都是一夜无眠。

    天蒙蒙亮的时候,医生走出了手术室,几个人睁着血红的眼睛望着他,希望他是插着翅膀的天使。医生拖着疲惫的身子,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手术还算顺利,病人暂时脱离了危险,由于失血过多,还要继续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

    出了这么大的事,几个人想瞒也瞒不住,很快路森钢夫妇,关彤带着赵坤和小武,一齐都赶了过来。

    路飞妈妈杜海娟到了医院,又是一阵埋怨,路森钢不说话,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关彤面陈如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这在关欣看来还真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记忆中父亲虽然时常出差,时常回家很晚,也时常有小阿姨在旁边捣乱,但每次见到她或者与她交谈总是带着微笑,显出很耐心的样子。

    而这次关彤的脸上阴云密布,心中仿佛有一座愤怒的火山即将喷发。

    他一声不吭,关欣也不言语。路森钢也是板着脸,不说一句话。

    路飞还在重症室里带着氧气面罩,外面的几个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空气紧张、压抑,特别的难熬。

    罗一鸣站在走廊的尽头,独自吸着烟,关欣记得他是不吸烟的,或者是他戒烟了,现在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出去买了一包。

    关欣走到他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罗一鸣身子一闪,躲到一边去了。

    她心里一阵委屈,“好你个罗一鸣,他们都怪我,你罗一鸣也怪我,难道是我让路飞来的吗?当时情况那么混乱,是我能左右的了的吗?我能保护好自己已经不错了。”

    关欣想着,仿佛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一转身,便也赌气离开了。

    到了下午,路飞终于有了意识,他缓缓的醒来,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身子很弱,精神也很差。

    于镇海赶到了医院,见到路森刚与他握手。路森刚真是无奈,上次路飞挨打,秦中明当中说和,他不得不买账。这次是于镇海组织的飙车赛,他老爸现在中央某部位身居要职,也是举足轻重。

    所以在过来的路上,他就一再告诫妻子杜海娟到了京城管住自己的嘴,不要对于镇海发脾气。杜海娟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生气道,“你就惦记着自己的官位,何时真正关心过儿子的死活?”

    路森刚叹了口气,“这些事你们女人家不懂,总之记住就行了,京城不是海城,少说话。”

    两个人来到走廊的尽头,于镇海向他表达了歉意,也为自己做了辩解。路森刚询问了他父亲最近的情况,想抽个时间去拜会一下。

    路飞脱离了危险,大家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路森钢的脸色也缓和了,他对关彤道,“这边的事我留下处理就行了,你们先回去吧。”

    关彤想了想,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路森钢迟疑了一下也就收下了。

    关彤叹口气,与路森钢握手。转身看到关欣站在窗台前出神,便叫了一声,“小雨,跟我回家…”

    关彤的语气有些严厉,不容置疑,关欣愣了愣,却还是轻声道,“爸,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飞哥。”

    关彤厉声打断了她,“马上回家,这边也用不着你照顾,你给我少惹点事情就好了。你要是还留在这里,再惹出什么事情来,我都没法向这些朋友们交代。”

    关欣觉里气恼,还想争辩,赵坤走过去向她使眼色,拉着她就向外走。

    关欣回头望了父亲一眼,这是她从小到大心里第一次产生畏惧,原来他发起脾气来也是蛮吓人的,关欣现在才觉出她的那点气场跟父亲完全无法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她有些绝望,看看路森钢,又望望那边的罗一鸣,只得低下头跟着赵坤向外走。

    几个人出了病房大楼,小武开车,关彤坐在了前排副驾驶上,赵坤犹豫了一下,知道他不愿意跟关欣坐在一块,想了想,就拉着她一起坐在后排。

    关彤一路上没有说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话,车里的气氛凝重而尴尬。关欣通过后视镜向前面翻着白眼,小武看见了,示意她不要出声音,也不要做动作。

    关欣望着周围的人,想想他们三个伙伴来京城的时候,一路上欢声笑语,好不热闹。现在自己一个人回去,孤独冷清,没人管、没人问,好像毛病都出在自己身上似的。

    他们到了海城,直接回了家。还好小阿姨不在,要不然关欣跳河的心都有了。

    关彤坐在沙发上,望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心里叹息着,“这两个孩子,没一天让我省心,惹是生非,搞得我头都大了。”

    关欣站在那里,并不说话,仍然是凝视着父亲,但她现在的凝视更像是一种虚张声势。

    关彤道,“我也不多说了,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好好想想以后的生活,爸爸不能陪你一辈子,也不能照顾你一辈子。这些天,你在家待着,哪也不要去,好好考虑考虑,想好了我们再谈谈。你今天如果要走,我也不拦你,但是你记得,只要你走了,永远都不要再回来,我说到做到。”

    关欣一言不发,气呼呼的样子。赵坤赶紧打圆场,“小雨,累了吧,上楼去休息吧,一会儿吃饭坤叔去叫你。”

    关欣噘着嘴上了楼,心里却想,“我干嘛要今天走啊,今天我累了,我明天走,有什么问题吗?”

    这样想着,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也轻松了很多。

    关彤还在客厅里发着脾气,“我怎么生了这么两个惹事精?没一天不让我操心的时候……”

    他喘着气,情绪还有些激动。关彤是要面子的人,去京城的时候他看到路森钢夫妇的表情,能够想象到他们心中的不满。人家虽然心里郁闷,可是嘴上又不好说,不便说。上次繁星打了路飞,要不是秦中明从中调解,也没那么容易解决。这次又是跟着自己的女儿,差点就丢了小命,人家是独生子女,把这个儿子看成是掌上明珠,如果出点意外……

    这一路上杜海娟牢骚不停,关彤只能陪笑,头都大了,脑子里嗡嗡直响。无可奈何只得躲着她,不与她正面接触。

    可是这事也不能怪人家埋怨,放到谁家都心烦,割谁的肉谁心疼。

    赵坤劝道,“小雨也是贪玩,讲朋友义气,我就喜欢她这一点。路家的孩子受了伤,也愿他自己,怎么能怪小雨呢?”

    关彤打断了他的话,“你没听说嘛,路飞是为了保护小雨才被匕首刺伤的,如果人家不是挺身而出,现在躺在那里的可能就是她了。一个女孩子,整天动刀动枪,打打杀杀的,将来怎么嫁人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