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九十章

正文 第九十章

    女主播做完了开场白,笑得阳光灿烂。她的任务无非就是渲染一下在场的气氛,却知道不能喧宾夺主,今天真正的主角是吴岳和那些肥头大耳的领导。

    “首先有请南坪镇的领导讲话……”

    这位领导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向主席台上的大领导们鞠个躬,因为事先都有讲话稿,而吴岳也都花钱上下打点了,再说他不过只是个镇领导,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左右,能做主的,与其说了不算,不如算了不说,做个顺水人情,歌功颂德一番,算是抛砖引玉。

    然后是南平市的一位领导上台讲话,台上台下掌声响起。

    这位领导轻轻嗓子,开始脱稿讲话,从宏观经济到国计民生,从产业集群到发展环境,一路讲下来,也不过是些锦上添花的形容词堆叠。他的地位超然,今天过来不过是抱着凑热闹的心理,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本领出场费的价码就不会太少,况且吴岳这个人出手向来大方,今天的红包肯定比往常还要多一些,也难怪临海的官员都愿意与他结交。

    接下来,就轮到吴岳讲话了,作为矿业集团的主要负责人,他的讲话被安排在中间,在他之后应该还有邀请来的那位省领导的指示和总结发言。

    吴岳意气风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在他的眼里,他的心里,昊龙集团是如此的成功,他还不到五十岁,还可以继续大干一番,还有那么多已知的边疆等待他去开拓。

    秦文宇站在人群里,时刻注视着主席台上的一举一动。吴振钻进车里,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原地。他很好奇,确实想去看看现场的情况,可听了吴振的忧虑,又着实的替舅舅担心。再说,父亲让他经常过来看看舅舅,也是希望能多得到一点他的情报。既然父亲把这项任务交给自己,那他不论如何也要多用点心。

    吴岳的车队走后,秦文宇便悄悄的出了门,钻进自己的车里,在后面开始尾随。好在他曾经到过南坪镇,再加上车载导航,互相印证,也没怎么费劲便来到了这大山深处矿业集团的会场。

    他带上墨镜和棒球帽,尽量压低帽檐,可吴振手下的一个小头目还是发现了他,快步走过来,跟他打招呼。秦文宇拍拍他的肩膀,悄声道,“我来看个热闹,不要惊动舅舅他们。”

    小头目点点头,领他到了一个僻静点的地方,和他聊了几句,又去那边转悠了。

    秦文宇看着台上的女主播,想起自己还曾经跟她吃过一顿饭。

    这女主播在电视里端庄文静,在台上风情万种,在酒桌上却豪放的很,不但能喝而且敢喝。

    喝到酒酣耳热,她还会端着酒杯逐一的敬酒,走到男士的近前直接坐到人家的腿上,然后手臂绕过他的脖子,而面前的男士也都有样学样,绕过她粉嫩的脖子,与她喝起了交杯酒。

    轮到秦文宇的时候,女主播对他也似乎是很感兴趣,轻轻坐到他的腿上,不但与他喝了交杯酒,还有意无意的摩挲着,眼中流露出挑逗的微笑,一副撩人的媚态。

    秦文宇刚才就已经有了反应,经她现在这样一弄,整个人都无法在矜持下去,像是要爆炸一样。

    女主播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体剧烈的反应,嘻嘻一笑,像只燕子似的,起身倒酒,又到了下一位男士的身边。

    秦文宇心里赞叹,真是个尤物。女人一旦到了这种级别,一举一动,一笑一颦,都不由得男人不动心。秦文宇坐在那里,目光仍然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扫过,秀美的长发,灵动的眼睛,白皙的皮肤,丰满的身体。

    “这女人穿着衣服都如此的香艳,如果……呵呵,真是让人欲火难耐啊……”

    他真想找个机会与美人好好亲热一番,可是苦于最近身边的事情多,竟然把她给忽略了。现在看他站在台上,虽然离得较远,也还是能感觉到她的魅力逼人,不由得又想起她那晚片刻的柔情。

    等两级领导讲完话,轮到吴岳走向话筒,秦文宇便提高了警惕,眼睛向左右看看。所谓是亲三分向,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他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一个男人,穿着一身工作服,提着一个保温桶,看样子应该是个刚刚下夜班的工人。可是从剪彩仪式一开始,他的脸上就有些阴晴不定,似乎是有什么心事。等到吴岳出场,这个人嘴里嘟噜着,喃喃自语,嘴唇也哆嗦了起来,看样子非常的紧张,心里犹豫不定,一直在做着思想斗争。

    秦文宇注意到了他的举止异常,心里一阵的疑惑,便渐渐的向他靠近。

    果然在经过了短暂的犹疑之后,那个男人缓缓的打开了保温桶,然后把桶盖丢在了地上。右手迅速的伸向里面,秦文宇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就见他从保温桶里摸出一颗手雷……

    秦文宇大惊失色,本能反应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男人措不及防,挣扎着拉响了手雷的拉环,奋力向外抛去,秦文宇大喊一声,与那个男人扭打在一起。

    轰的一声,手雷发出了巨大的响动。当时台下围观的群众便乱作一团,四散奔逃。由于秦文宇这一扑,那个男人不辨方向,手雷没有准确的投到主席台上,因此吴岳等人只是一阵惊慌,却并没受伤,倒是台下一些看热闹的群众却倒了大霉,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有的还伤势不轻。

    这些群众很少是自己跑来看热闹的,更多的则是矿业集团组织起来造声势的。他们为了一点出勤费,甚至仅是一个盒饭,就差点丢了性命。

    几个警察和安保人员冲过来,将疑犯按倒。秦文宇连滚带爬的起来,已经是灰头土脸了,他感觉自己的脸上、胳膊、腿都在地上磨破了皮,刚才殊死搏斗中还被人狠狠锤了几拳。

    吴岳在主席台上,短暂的慌乱之后,马上安排人护送省市领导先撤,自己则叫过吴振,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周六,是一决胜负的日子……

    罗一鸣、关欣和路飞下午等候在于振海的别墅里,等待着大队人马一起出发。

    关欣有点无所事事,她跟罗一鸣到京城来,是很想一展身手的,但罗一鸣不买她的账,于镇海也安排了自己的人。她无可奈何,英雄无用武之地,虽然心里不爽,但毕竟是在京城,也只得收了小姐脾气。

    于镇海进行着最后的安排,他确实很紧张,胜败在此一举。该走的关系他也走了,该联系的他也联系了,能不能把曾潇闲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关键还要看罗一鸣他们的发挥。

    下午,他们这些人一起吃了东西,傍晚时分便赶往东坝。

    他们赶到的时候,发现已经有很多人等在那里了,这些看热闹的男男女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抽着烟,说笑着。

    也不知道曾潇贤到底跟于镇海什么仇、什么怨?这次明明是他翘了别人的女朋友,还广发英雄贴,让大家纷纷跑来围观,好像是自己理直气壮,觉得胜券在握,毫没把于镇海放在眼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