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八十七章

正文 第八十七章

    车窗外面厂房、烟雾、车轮,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吴岳坐在车里,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想想自己十几年来,辛苦拼杀,方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而这十几年,他吴岳确实是人生的大赢家,几乎是从未失手过。

    他有时胡思乱想,“人生下来就是要面临竞争,甚至当你还是一个小精子的时候就得为活下去而努力,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胜利者能够与卵子融合,成为胚胎,失败者则会默默的消亡。所以不管是小精子还是已经成为世间的人,能够赢得竞争才算是成功。衡量男人成功的无非是两点,一是传宗接代,就像在猴群里也只有猴王才有与母猴交配,传宗接代的权利,其他猴子只有干看着,在旁边眼馋的份,除非是等猴王老了,猴群里有了新的猴王。二是改变生活,一个人能不能按照自己的理想去生活,改变周围的环境,而不是总看别人的脸色,顺着别人的指挥棒前行,低眉顺眼,逆来顺受。”

    吴岳从这两点来说都是成功的,他的大女儿从小就去了英国读书,几个小一点的孩子吴岳也准备马上把他们送到国外去。而昊龙集团这些年扶摇直上九万里,好日子似乎是看不到尽头。他当选了省政协委员,市政协常委。入选了大陆富豪榜,去年全国的十大慈善家。

    “人生于这样的时代,能有这样的境遇,也该满足了。”吴岳有时也会劝慰自己。但他真的能够满足吗?像他这样的人真的能够停下来吗?他已是这长长利益链条上的一环,是整个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不论是车也好,马也好。总得坚守住自己的岗位,起到自己的牵制作用。

    手机响了,是吴振打来的,“大哥,马上就到了。”

    吴岳嗯了一声,“做好准备,下了车,叫戚刚过来,你亲自再去安排一下,今天是个好日子,千万不能出纰漏,告诉他们,都提高警惕,给我精神着点,谁要是敢玩忽职守,可别怪我秋后算账,不讲情面。”

    吴振答应着,这些年他跟随吴岳,能够有现在的身家、地位,得到吴岳如此的信任,本身就很能证明他办事的能力和手腕。

    吴岳沉思着,眼前已经看到了欢迎的人群,厂子外面拉着条幅。因为事先得到了通知,车队刚到厂子门口,顿时便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吴岳走下车,向大家挥手致意。戚刚跑过来,带着这边的手下人马上把他环绕在当中,眼睛不停的向四处扫视。

    吴振道,“大哥,还是坐车进去吧。”

    吴岳点点头,问戚刚,“安排的怎么样了?”

    戚刚道,“我又加派了人手,还有这边公安的协作。”

    “嗯,不要大意,提高警惕。”说完又钻进了车里。吴振挥挥手,戚刚带着手下分开前面拦阻的人群,汽车便直接驶向里面临时搭建的彩台。

    这个厂子原名叫做南坪宏泰锌业有限公司。南平现在已被称作中国南方的锌都,铅锌含量居亚洲第一,世界第四,潜在的经济价值约为1000亿元。早在改革开放初期这里就已探明储量,但直到前年,始终处于滥采滥挖的状态。

    这是一个明摆着的巨大“金矿”,自然也就吸引了众多的“淘金”者。南坪县的农业因自然条件不好一直发展困难,连蔬菜都靠从外地贩运,锌矿的发现,使当地村民看到了改变生活的希望,逐渐的,这些靠耕种解决不了生存问题的村民就以偷矿卖钱为生。偷采最为盛行时,在锌矿所在的东山上聚集了有“证”(合法手续)和“无证”的将近3万多人开矿,每到晚上都有人打着手电筒上矿山偷矿石,满山遍野的亮光,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非常“壮观”。

    临海多山,纵贯中国东西的山脉穿省而过,连绵起伏。过去临海北部地区,多数人处于平困线以下。这里很多地方几乎与世隔绝,山连山岭连岭,山岭重叠,交通极为不便。很多的山里人甚至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他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缺乏沟通,自然没有能够致富的信息来源。

    但是突然有一天,南平的山区陆续发现了矿。山是好山,矿是好矿,品种稀有,储量又丰富。当地人懵懵懂懂,从祖辈到现在,有些人家在这里住了几百年,守了几百年。却没想到就在自己的身边,守着的是一座金山。

    说金山一点不为过,除了铅锌,更有一些稀有金属,其价值甚至超过黄金万倍。

    有了矿山,沉睡了千百年的荒野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许多人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进山开矿。外来的投机商开始在这里注册企业,雇佣当地人大量开采。

    吴岳早就注意到这里面的商机,他的嗅觉一向灵敏。可是因为那一场令他终生难忘的枪击案,让他不得不停下开矿建厂的脚步。他虽然身中五弹,侥幸活了下来,却也受了重伤。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等他彻底搞定了枪击案,将他的大对头搞得掉了脑袋,再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晚了一步,有人已经捷足先登了。

    这个捷足先登的人是来自外省的李哲超,他先于吴岳一年成立了南坪宏泰锌业有限公司,并且取得了南坪镇的大部分采矿权。

    对于南坪矿,宏泰的董事长李哲超神往已久。80年代初,25岁的李哲超靠借来的500元创办了一家磷肥厂,并以此起家,随后他的企业实力不断壮大,又开始涉足磷化工及其他化肥产业。化肥对其中一个重要原料金属锌的需求量呈几何倍数增加,而锌的资源却日渐匮乏。由于多年从事化肥生产,李哲超深切的认识到,从事锌生产未来潜力巨大。

    于是他将自己的小化工厂进行重组,公司定名为宏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与此同时,在临海,南坪矿的开发此时吸引了四方关注。李哲超打听到这个消息,他的眼前一亮,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便只身来到南平,试图收购这里的矿山。而在当时,南坪镇都还没有一条像样的通往山外的公路,产品难于运输。此外,当时总资产只有几千万元的宏泰化工并没有足够的财力支付数亿元的收购资金。李哲超在南平历经半年,最终失望而归。

    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对南坪矿山的追逐,半年之后,宏泰集团以自有资金1.5亿元投资南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参与南坪铅锌矿的开发,并持有其51%的股份。

    吴岳似乎也只是晚了一步,铅锌矿的开发权便落入了李哲超的宏泰集团手中。

    他在心里算了算,南坪铅锌矿储量巨大,号称亚州第一矿,以目前的市场价格计算,南坪矿的潜在市场价值为1000亿元。区区1.5亿就能控股南坪金属公司,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专门跑到姐姐家吃饭,向姐夫秦中明打听南坪铅锌矿的事,秦中明那时正是国资委的主任,意气风发,属于大有前途的少壮派。

    吴岳在饭桌上看似不经意的谈起了这件事,把自己心里的疑惑讲给姐夫听,而秦中明当时也没多想,他告诉吴岳,这个李哲超不简单,竟然走通了一位省里领导的关系,才能以如此低的价格拿下南坪金属公司的控制权。

    吴岳听着,呵呵一笑,可是离开了秦家,他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

    吴岳手里有钱,在国债市场和棕榈油市场的两次大捷,让他身家倍增。1.5亿对他来说也不是太大的事情,但是李哲超已经捷足先登,而且背后还有那位省领导撑腰,想要夺取金属公司的控制权和采矿权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有各的道,他的办法自然不是让姐夫去与那位省领导硬碰硬。吴岳一直以来的做人原则都是所谓的曲线救国,不管用什么方法以达到目的为第一要务。国家不是都说嘛,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