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八十六章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有权有钱又年轻的公子哥,确实是这个社会的紧俏商品。当然秦文宇也有得不到的女人,那就是关欣。可他又不敢胡来,也知道男人的手段对关欣来说基本不管用,他倒是逼不死关欣,搞不好还得被她暴打一顿。

    秦中明位高权重,每天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不能总是盯着自己的小舅子。可他也知道这小舅子的重要性,隐隐的听到他有很多不法之事,吴岳的昊龙集团就是自己的大后方,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才吩咐秦文宇经常去吴岳那里坐坐,算是善意的监视,发现苗头不对立刻向他报告。

    其实这些年,秦文宇渐渐的长大,他对吴岳的所作所为,听的见的也越来越多,内幕也多少知道一些。一来,吴岳从小疼他,对他很好,二来,父亲确实也忙,整天开会。有的时候,他了解到昊龙集团的一些事,也是皱眉,感觉触目惊心。他觉得舅舅行事有些极端,太过霸道,太过嚣张。这样下去,确实也是父亲的隐患。可是,自己该怎么给父亲说呢……?反正不能跟他妈说,他妈吴雪珍就是个大闲人,说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大概也不为过,每天养尊处优、喝茶打牌、减肥美容、聚会交友,你跟她说轻了,她也不顶用,还总是在父亲面前替舅舅说话。要是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她,大概她也不一定相信,即使信了,又得吓她个半死,没有一点好处。

    秦文宇到了吴岳的豪宅,见他正准备出去,而且带领了大批的手下,似乎是倾巢出动。

    找了个熟悉的小头目,打听一下,原来舅舅上午要赶去南平,参加矿业集团举行的剪彩仪式。

    秦文宇一听这话来了兴致,跑去直接找吴岳。

    谁知吴岳却拒绝了,“你今天别去了,在家待着吧。”

    秦文宇有些失望,觉得不可理解,“舅舅,不是说今天去南平剪彩吗?让我一起去吧,看个热闹嘛。”秦文宇说的恳切,他知道舅舅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拒绝过他。

    吴岳在澳洲期间,国内的事情便由吴振打理,他一回到海城,吴振就把最近的一些重要事情逐一说给他听。

    对于吴振,他是颇为信任的,信任他的忠心,也信任他的能力。

    吴岳还在往外走,他望着吴振。吴振也有些犹豫,就对秦文宇道,“文宇今天还是别去了,嗯……在家里吧,我和岳哥还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秦文宇听了这话,越发的起了疑心,人就是这样,越是被拒绝就越是好奇。

    吴岳没有再与秦文宇多废话,而是直接钻进了车里。

    吴振把他拉到了一边,轻声道,“今天确实是去剪彩,而且请了临海、南平的主管官员,还有一些新闻媒体也会过去报道。岳哥不愿让你去的原因是最近矿上那边老是出事,南平民风彪悍,所谓穷山恶水泼妇刁民。早年间他们那里是真穷,经常有一些人要么出来要饭,要么卖儿卖女,要么铤而走险、违法乱纪。这些年有了矿山,各个村各个镇各自为战,时常发生械斗和流血冲突事件。岳哥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这块资源整合好,可是……让当地人乖乖就范并不容易。我本来还想劝岳哥也别去,由我去走一趟,打个呼哨就回来了。可岳哥说今天是个黄道吉日,各级领导都会出席,自己不到场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戚刚一直在那边负责,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矿业集团全部整合,岳哥的下一步计划是尽快上市。南平矿业集团挂牌是件大事,省内、省外的多家媒体都在关注着,我已经通知了那边的公安部门,他们也是严阵以待。不瞒你说,我们几个人都准备了防弹衣。今天你就别去了,要是想看热闹,以后机会还不有的是嘛。”

    秦文宇明白了,舅舅这次也是没有办法,既然是矿业集团的大事,自然会有临海、南平的官员出席,走走过场。而这样一来,他若不去,就显得不近人情,不懂礼数,那些官员出来亮相,不过是日常工作,剪个彩,得个大红包,还能上电视去露露脸,多好的事啊。可舅舅自己心里清楚,在南坪矿山这几年,没少下黑手,也知道此次过去,肯定要冒点风险,有些骑虎难下。

    这些年吴岳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仇家也是越来越多。这些人很可能就藏在某个地方,时刻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既然是深入险地,他就不能让秦文宇和他一起冒险。

    吴岳现在的情况就跟世界警察美国一样,你说美国到底好不好?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如果你说美国好,那为什么美国还有那么多的穷人生活在贫民窟里你说美国的民主制度好不好?如果你说好,那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国家反对它?为什么美国总统走到哪里,安保人员都得需要严阵以待?

    吴岳这个江湖大哥也是这样,外表看来,他已经是非常的风光了,功名利禄全都有了,什么江湖大哥,什么地下组织部。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既然他这样风光,内心里一定是会充满快乐吧?这还真是未必,吴岳也时常生活的战战兢兢,几乎每次出行手下人都格外的小心。

    秦文宇还在发愣,吴振拍拍他的肩头,然后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吴岳的车队浩浩荡荡赶往南平,宏顺矿业集团将在今天挂牌剪彩,正式成立。吴岳专门请大师看了黄道吉日,他得赶在吉时之前到达南平。而南平山路崎岖,车速缓慢,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早点出发。

    “******,以后还得买架直升机才好。有了直升机,就不会再受这样的颠簸之苦了。”吴岳这样想着,微微闭上了眼睛,前面是国道,一马平川,先养养精神,等一会儿进入了南平,索性就任由它颠簸好了。

    车队下了国道,便进入了崎岖的山路。摇摇晃晃颠簸了2个小时后才终于进了大山的深处。

    如果不是为了这里的宝藏,吴岳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他拿出讲话稿,又在摇摇晃晃中看了几眼。演讲并不是他的特长,他不能像秦中明和关彤那样条分缕析、旁征博引,即使是脱稿也能讲上两个小时。吴岳这个人脑子聪明,鬼点子是有的,可肚子里的墨水是没有多少的。

    群山连绵起伏,蔚为壮观,而道路却渐趋平缓。吴岳不由得感叹,“谁能想到在大山深处有这样的宝地,让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有了翻身的机会。可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从有了这些矿,南坪镇每天不知道发生多少起流血冲突的恶性事件。”

    想着想着,他觉得自己把这些小矿聚集整合在一起,也是为当地人民做了件大大的好事。小船集合成大船,便于管理,便于获得价格优势,避免恶性竞争,避免流血牺牲。

    进了南坪镇,便见厂房林立,轻烟袅袅,大路上高吨位卡车车轮喧嚣,成群结队的把矿石从山上拉进矿业集团金属加工厂。原先矿主每天把开采的矿石直接拉到这里,进行初加工,然后再由贸易商的大货车运到全国各地。现在矿山和加工厂已经合并,成为集团下属两个独立的部门,统一协作,由集团统一分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