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五十一章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李易汉耸耸肩,“这种传言并非空穴来风,金爵这个人志大才疏,追女孩子倒是一把好手,他们两个一度打得火热,热恋中的人往往头脑发昏,我记得为此金爵还曾经在交易中出过差错,受到付总的批评。我那时刚刚进入投研交易部门,几乎就是个天天打杂,给他们这些老大倒水、擦桌子的小工。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深爱着乔梦的绝不只是金爵一个人……”

    “哦,原来老齐从一开始就喜欢这个乔梦?”

    “呵呵,老师聪明,齐方志这个人心思缜密,高深莫测,要是论做投资,金爵万万不是对手,但是人就会有弱点,齐方志的弱点就是乔梦。他对乔梦一见钟情,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金爵英俊潇洒,放荡不羁,齐方志有些木讷,呆头呆脑,如果是我也多半会选择金爵。有段时间,我甚至能感受到老齐心里的痛苦和煎熬,有时看到金爵在我们面前夸夸其谈,老齐的脸上会不经意的流露出不屑和不满,我知道齐方志这人深藏不露却心胸狭窄。他与金爵号称是付总的左膀右臂,可在我想来,他们的关系并不融洽,而乔梦就是老齐心里的一根刺,他将来是肯定要想办法拔出来的……”

    关彤心里一惊,李易汉这小子怎么原来从没说起过,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么齐方志也许在那场国债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可能都还要大于金爵吧?

    关彤与齐方志这些年的经营交集并不多,而且早在几年前,老齐就已经几近隐退。有一年,在一场大型投研策略会上,关彤遇到齐方志的一位朋友,两个人志趣相投,相谈甚欢。后来他们便有意无意的聊起了齐方志。

    那个人道,“齐总为人确实很低调,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去拜访他,个个西装革履,郑重其事。没想到他本人却是衣着朴素,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完全看不出来站在你面前的,就是在期市上呼风唤雨的齐长城。”

    关彤知道,齐方志现在有个外号叫做齐长城,在华尔街的美国投行眼中,这个人精明狡诈,神秘莫测,在各地方资金当中又独树一帜,总之是个极难对付的中国人。

    关彤则通过自己手下的团队,对齐方志最近的几笔投资,做过一些全面具体的分析。这些年,齐方志的盛和资管投资范围广阔,大宗商品、股票、股权、外汇、债券等均有涉及。他的投资手法十分灵活,果断坚决,来去如风。他们曾经数次跨股市和期市套利,比如某一年10月15日中午,江淮省卫生厅通报新增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当天下午,盛和资管就在A股上做多医药股,同时在期市做空豆粕,权重上A股占比多一些,豆粕上少一些。

    关彤翻看10月15日医药股行情,果然,当日有多只股票强势涨停,其中早盘低位震荡的东汇生物,更是在午后明显拉升至涨停板,此后3个交易日,该股震荡上涨了7%左右便呈下跌态势。而期市中,当日早盘,豆粕当时的主力1401合约表现较为抗跌,午后则突然放量跳水,全日跌幅为0.63%。这明显是短线资金快速进出,豆粕当日平仓,医药股也很快就撤离了,想来也该是收益颇丰。

    关彤问李易汉,“盛和资管最近的情况你了解吗?”

    李易汉道,“盛和资管最近主要在做证券投资,期货上有团队在操作,但投入的资金量并不大,主要原因在于目前期市波动率不大,回报率不高,但风险却高于股市。”

    关彤道,“据我所知,盛和对商品的研究是非常深入而且细致的,光是大豆产量一项研究,他们就有独立的团队在做。如果说老齐早期的成功很大程度缘于他个人的洞见和判断,那么他后期成功的关键则是不遗余力地挖掘顶级人才。”

    李易汉道,“早期盛极一时的安泰期货是齐方志盛和资管的人才输送培训基地,尤其是农产品研究团队。齐方志手下有五虎上将,比如他的左膀右臂张超,于惠泽均来自安泰期货。而随着投资范围的扩大,人才的挖掘范围也不再拘泥于期货,股票、债券人才也被他纳入其中,这其中就有原华天证券公司固定收益研究组副主管陈洪田,付总曾想着意培养,怎奈他生不逢时,刚刚出头华天便破产了。独自在外面流落了一段时间,还是齐方志慧眼识珠,把他高薪聘请到盛和资管,现担任公司宏观策略总监一职。”

    关彤知道陈洪田的名头,他是高级投资研修班的二期学员,是那期当中的佼佼者。其实所谓高级投资研修班也一共只有两期,随着付茂才证券帝国的土崩瓦解,高级投资研修班也就成了历史名词,一切如同烟云散场。

    关彤心想,“陈洪田当年可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啊,树倒猢狲散,他也不得不委身于齐方志去讨自己的生计。还有海源投资,那可是当年金爵、金凯兄弟的大本营。在海南大败之后,虽然公司烟消云散,但那些骨干成员可都是些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关彤问,“你与陈洪田应该比较熟悉吧?”

    李易汉道,“原来只是认识,算是点头之交,最近这些年有过几次交手。”

    “嗯,那盛和资管的日常事务现在应该就是由陈洪田他们联合负责吧?”

    “我听说老齐的身份只是集团董事长,投资具体事宜主要由团队打理。还有的说他本人闲来无事打打太极、蒸蒸桑拿,很少再直接涉及交易层面的细节。但这话我并不相信,依老齐的性格他并不是一个甘愿真正退出江湖的人,也许一切只是掩人耳目,陈洪田他们也不过是他的提线木偶罢了。”

    关彤若有所思,“可是这次你也不确定对手是不是老齐啊?”

    “确实是这样,可是想来有这么大的资金量,手法又如此凶悍凌厉,放眼全国,除了老齐,我,那么就是老孙,老师您已经彻底退出了,多少年没有参与过交易,吴总跟咱们是同气连枝,当然也不会不打招呼,暗地里下手,我想不出这个人除了老齐还能是谁?”

    “那你这次来,肯定是想融一些资金,扳回一局?”

    李易汉有些不太自然,他一向心高气傲,即使是面对他一向称之为老师的关彤来说这话,也觉得难以启齿。这次失手几乎被人打到爆仓、亏本的地步,可谓是栽了个大跟头,丢人又现眼。

    对于关彤来说,他虽然退出了这个江湖,但是李易汉的事又不能不管。他不再参与期货交易,但钱还是有的,拆借一部分给李易汉,也是举手之劳。即使自己没有借给他,大概他也不会空手而回。因为他离开这里,还是要去拜会吴岳的,他能猜出这些年李易汉跟吴岳似乎是存在着一种默契,他当然不希望李易汉跟吴岳走的太近,毕竟他还年轻,前程远大,如果因为将来吴岳出事而受到牵连的话,那就等于自毁前程,万劫不复,到时候悔之晚矣。可是这样的话他又不能对李易汉讲,也许他们之间过去达成过某些协议,而李易汉身在江湖,就要言而有信,直到履行完这些协议才能退出。

    “那你这次需要多少资金?”

    其实关彤借与不借李易汉都能理解,虽然泰和投资家大业大,但大有大的难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