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二十二章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雨渐渐停了,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小草的清香。

    关彤每次伫立在这里,感觉都是一次思考人生的过程。匆匆忙忙又是一年,难得让心真正的平静下来,从这点来说,他还要感谢付老师。站在墓碑前,关彤知道老师会对他说点什么。

    “老徐,现在见你一面,真比登天还难,莫非你是天外飞仙不成?神龙见首难见尾?”

    老徐笑笑,“老关啊,你知道我早就远离江湖、不涉纷争,如今算是得道之人喽。”

    关彤哈哈一笑,“难怪你比去年又胖了些。”

    老徐翻翻白眼,“俗人,俗人,俗不可耐。”

    “开个玩笑,不要生气嘛。”

    关彤收了笑容,他知道老徐最近几年真的已经很少在江湖中走动。

    徐孝义是付茂才的同乡,他原是温城的一名小学老师,因为渴望冒险,渴望不一样的人生,渴望闯荡一片新天地,所以果断的放弃了教员的工作,只身来到海市闯荡。因为机缘巧合,又有同乡之情,他便来到华天投奔付茂才,加入了高级投资研修班。

    在关彤的印象里,这个研修班的同学们,大都聪明异常,甚至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他们性格鲜明、各有所长,但他依然对当年的老徐印象深刻。

    徐孝义一直被关彤称之为奇才,他记忆力非凡,能过目不忘,同时还擅长珠心算。无论是哪只股票、哪个期货品种的走势、价位、K线形态,只要看过一眼,便能烂熟于心,并且即使是股价、期货价格瞬时剧烈的波动,他也能在心里迅速的计算出它们新的合理价格区间范围。有这样的脑子,简直是堪比计算机,天生就是做这一行的料。

    一个人怎样才能成功?首先要选对行业。而当你去做人生选择的时候,不能光想去做,还要看自己适不适合去做。就是俗话说的,光有胆儿还不行,得是那块料。

    关于解释一个人的成功,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第一要做喜欢的事,第二要做擅长的事。

    而事情证明,徐孝义确实是那块料,他有成为这个江湖大佬的资本,第一是喜欢,第二是擅长。徐孝义还有个特长就是下围棋,当然有这么聪明的脑子,别人走一步看三步,他走一步能看五步,水平自然是会更高一些。

    关彤的投资,与老徐反差很大。他酷爱艺术,所以把投资也当成是一门艺术。曾经有的媒体记者吹捧他,说关总的投资方式,总让人感受到一种艺术气质。关彤听了,便把这位记者引为知己,因为他的吹捧正中自己的下怀,当然会被笑纳。

    关彤与徐孝义的不同是他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讲究交朋友的艺术。而徐孝义的能耐就是一门心思,心无旁骛的去做好投资本身,股票也好,期货也罢,不过只是他手里的棋子。他的交易频繁,手法凶狠,几乎到了来去如风,寸草不生的地步。无论是在哪个投资市场,他都是那代操盘手当中的佼佼者。就连华尔街的很多交易部门,投资部门也都在墙上挂有他的照片或者简介。把这个身体微胖、带着眼镜、憨态可掬的中国人视为头号劲敌,由此其在国内的江湖地位也可见一斑。

    徐孝义的人生经历恰恰就是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规范化的缩影。他在小学教员的岗位上离职,从眼镜店卖眼镜,开始参与市场经济,做股票、做期货一举成名,雄霸天下。再到向房地产业转型,控股上市公司,这些年中国经济每一个大的机会他都抓住了,每一步都踩得很准,对大势把握得那么好,这不是奇才是什么?

    关彤与徐孝义虽已不常联系,但这些年来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他。听说早些年老徐有时觉得累了、烦闷了,还会回到中心小学,看望他的老同事。据这些老同事们说,“徐孝义过去玩得很大,每天输赢都在千万元以上。他回来就请几个老朋友吃炒菜、喝点小酒,但从来不提他的投资,大家也都会察言观色。看他心情很好,便知道他赢了很多,要是整个人感觉很不爽,肯定是输了几千万。”

    后来徐孝义做房地产的方式也跟别人不一样。他做房地产有点像他以前做股票、期货,投机的味道很重,看好土地升值便花重金买了很多地皮。而据关彤了解,徐孝义的公司仅是土地储备就在1000万平方米以上,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土地储备最多的房地产商。

    在投资市场徐孝义的风格当然是干脆利落、锋利无比。但处理与媒体关系上却很是小心谨慎,总是离记者远远的,特别是最近几年,他几乎从不接受采访。甚至有一家权威杂志的财经专栏作家感叹,“即使想编造一篇徐孝义的稿子,都苦于找不到他一张近期的清晰照片。”现在,很多人都感叹,老徐更神秘了,有点几乎要隐居的意味。

    徐孝义绝对是企业家中的另类,他的成功得益于自己的一些天赋,比如投资的眼光和胆识,还有一些才能,比如管理,能用人、会用人。

    管理者无需事事亲历亲为,高明的手段在于掌控。明朝的万历皇帝28年不上朝,国家却安然无恙,内有宰辅大臣主政,沿海地区还产生了资本主义萌芽。崇祯皇帝倒是勤政,他大权独揽,与手下的官员互不信任,他的改革措施如同猛药,使本已虚弱的大明王朝迅速崩溃。

    关彤曾经看过一家权威经济杂志秘密探访过徐孝义的公司,对他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他不在企业担任职务,却还是掌控一切,这个人很厉害。”这个记者在老徐的公司探访,甚至没有听到下属说他一句坏话,而是都很佩服他的能力。在用人上,他有自己的一套做法。所用的人都做事牢靠,有一定能力,不是那种有了成绩就夸夸其谈、忘乎所以,而是口风很紧,不会给他添麻烦。

    低调,但又不是完全低调,他不要出名,却在企业里仍有存在感。低调而有实力的人,就像诸葛亮隐居山中,自称山人,虽然隐居了,但又让人知道他的存在。

    两个人站在付茂才的墓前,关彤感慨道,“老师生前那么多学生、好友,你看现在多凄凉,怕也只有我们两个还想着每年来看看他。”

    徐孝义道,“老师当年一败涂地,不但毁了自己,毁了华天,得罪了那么多的投资人,还触怒了管理层。他的这些学生、朋友,哪个还敢再与他接近,避之都唯恐不及,都怕跟他扯上关系,惹出麻烦。怪不得人都说树倒猢狲散,老师倒台判了刑,华天的那些旧将,马上各奔东西,有的人自立为王,有的人投靠了新的主子。”

    关彤道,“现在看来,也许齐方志才是最大的赢家,他的盛和资管确实在华天破产之后,搜罗了那里很多的人才。”

    徐孝义冷冷一笑,“什么人才,乌合之众而已,咬败的鹌鹑斗败的鸡,都是些当年金爵那样的货色,卑鄙无耻、反复无常、欺师灭祖,出卖朋友。”

    他越说越气,完全没有了刚才超然物外的模样。

    关彤想起金爵,他的这位师兄,那时他们之间接触就不是太多,所以对他的印象,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坏。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