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湖炼羽正文 第二十章

正文 第二十章

    两个人并肩而行,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正在举办一个高端酒会。大家的穿着都很正式,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声的交谈着。

    余娜小声埋怨,“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还好我换了衣服,要不然……”

    关彤一笑,“这衣服多合身啊,我的眼光还不错吧。”

    余娜的脸一红,心里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此时,有对夫妇向他们走过来,男士主动与关彤握手,“关总,好久不见了,海市一别,算算大概有两年多了吧?”

    关彤很礼貌的点头,“是啊,孙总,好久不见。”

    说完便很大方的给他们介绍余娜,“这是我的女朋友。”

    男士的夫人过来和余娜拥抱了一下,很认真的说,“oh,verybeautiful,你真像是一个天使。”

    女人永远听不够别人对自己容貌的赞美,诚然,余娜的美丽是不必怀疑的,而且从小到大无数人这样夸赞过她。但即使这样,她听到这个中年妇人的话,还是觉得心里很受用。

    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生怕自己说错话,露了怯,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微笑。说实话,这种场合,她经历的不多,真是不太习惯。临时抱佛脚,也只能多看看其他人,有样学样,尽量控制自己的举止、动作,甚至是步态。

    关彤笑道,“孙太太过奖了,其实您才称得上是气质高雅、神采飘逸。”

    那位孙总呵呵笑道,“好了好了,彼此彼此啦。”

    余娜听他讲话,觉得费劲,猜想他大概是广东人或者福建人。那些年,这样的风味流行于大江南北,人们都以上台讲话大舌头为荣。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关彤不断的轻声鼓励她,告诉她一些酒会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余娜还是有点紧张,她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公主,而是个地地道道的傻妞,她感觉自己有些粗手笨脚,从前的自信一时都不知去哪了,只得把关彤说的全部记下,认真照做。

    一场酒会下来,余娜觉得就跟林黛玉初进贾府似的,处处小心、时时在意、谨小慎微、深恐出错。

    关彤这次到海南来,是要跟一家公司谈收购的事。这是一家畜牧公司,最近几年经营不善,准备转让。但是关彤极具战略眼光,他早已预测整个海南将在不久的将来,飞速发展,而后来的事实也验证了他在投资方面确实有着过人之处。购物退税,26国免签入境,国际旅游岛建设,抓住了这些政策机遇,海南的变化一日千里。

    他计划进军海南市场,正好就有了这么个机会,况且这家公司手里还有两块不小的土地,关彤准备收购这家公司,在这两块土地上建两栋商用写字楼。而今天晚上的酒会,原本不在行程计划当中,他只是通过朋友弄到了两张邀请函,希望通过酒会能多认识一些这边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酒会快结束的时候,关彤和余娜走出了宴会大厅。余娜站在酒店门口,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我的老天,可累死我了。关彤你可把我害惨了。”

    关彤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夜色宁静而又温柔。

    “饿了吧?我看你一晚上也没怎么吃东西。”关彤的语气充满关切。

    余娜点点头,“真的饿了,西餐我都吃不惯,饿到现在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那好,我们去吃海鲜,怎么样?”

    “好啊,你请客……”余娜兴高采烈的像个孩子。

    两个人又向前走了一段路,转弯来到一家大排档。关彤坐下,脱去外衣、摘掉领带,两个人点了菜,坐着聊天,一会儿的功夫,店老板端上来两个大盆,龙虾、基围虾、毛虾、石斑鱼、鲍鱼、扇贝……

    余娜饥肠辘辘、口水直流,两个人相视一笑,打开两瓶白葡萄酒,给老板要了两个酒杯,索性一人一瓶,自己倒自己喝。

    坐在桌前,吹着海风,余娜觉得很幸福,很享受,“还是这样惬意一些,刚才在那边好拘束,好无聊。”

    关彤笑道,“可是生活有时需要变化,如果总是一个模式,也会觉得无趣。”

    “你是说生活有时需要挑战自己”余娜若有所思。

    “也许吧,我认为只有敢于挑战自己,才能不断的超越自己。人生充满荆棘,遇到的问题会层出不穷,只要你还有梦想,就不会迷茫。”

    余娜点点头,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吃完饭,关彤结了账,扶着她往前走。

    “你还真是厉害,喝了一瓶酒,都没什么反应。”

    “是吧,有些失望吗?”

    关彤一愣,“失望什么?”

    “呵呵,如果我喝醉了,你不是就可以下手了?”

    关彤一笑,摇摇头。

    余娜的心情大好,一边走还一边唱起了歌。关彤听着这歌声,与之前在酒吧里的感觉又有很大不同,他整个人完全陶醉在了这歌声里。

    关彤仰起头,天空繁星点点,他的心里一阵激动,突然把小猫抱在了怀里。

    余娜望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问他,“你离婚了?”

    “是,手续已经办完了,前妻去了美国。”

    “那你的女儿?……”

    “女儿没有去,她留下来跟我在一起。”

    “那……,我们能很好的相处吗?”余娜似乎有了一些醉意,但表情却很郑重。

    关彤很认真的点头,“能,当然能,我会对她好,也会对你好的。”

    孙盛楠喝完了杯中的鸡尾酒,推了推身边的余娜,“走吧,娜姐,时候不早了,你明天不是还有点事吗?”

    余娜嗯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她们轻轻的站起来,既没有和周围的人打招呼,也没到后面去叫许婧,直接悄悄的离开了酒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十几年了,关彤来到温城总会在这个时节遇到细雨。

    他来温城,是看望一个人,而每当这一天来到这里,他的心情都会觉得沉重。

    这是清明的第二天,每年关彤都会在清明祭拜完自己的父母之后,隔日驱车来到温城,看望自己的老师付茂才。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深圳的发展一日千里。负重跋涉的海市该怎么办?此时领袖高瞻远瞩,提出要把海市建成东方的纽约。

    付茂才人到中年,学成归国、胸怀大志、热血沸腾、下笔万言。他极力陈述创建中国证券市场之重要,愿意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得到政府支持后,他担纲组建的华天证券正式开业。

    在计划经济时代,人人闻股票色变,而如今时代发展,付茂才敢为天下先。

    果然,付茂才不负众望,华天在他的手中一日千里,不断发展壮大。此后他还亲手创办了后来被称为证券业的黄浦军校——华天高级投资研修班。这个班虽然只有两期,却培养造就了后来许多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江湖大哥。而就是以这些人为首,在若干年里一次又一次掀起了资本江湖的腥风血雨。

    关彤正是在研修班一期的课堂上见到了他的付老师。

    付茂才精力充沛,一边是华天证券的总管,一边还是研修班的总负责。他四处演讲,全国各地做了大量的市场培育工作。凭借专业精神,华天证券迎来辉煌。股市大爆发,不但付老师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华天证券还抢下几乎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成了当之无愧的证券业龙头老大。

    纷纷细雨也许是上天的哀思,也许只是巧合。但关彤每年来到温城,总会碰到这样的雨。雨是相同的,萦绕心头的思绪也是相同的。通往墓地的村路上人来人往,这条路连接的是过去和现在,也连接着活着和死亡。

    老师正是从家乡走向外面的世界,走进一个大都会,从此开启了不平凡的一段人生。从农家子弟到资本界的传奇,从辉煌一时到黯然谢幕。

    每年的清明,注定是人鬼殊途苍茫无言的日子,只留下一段对逝者的感怀,悼念故人、彼此珍重。

    一切皆有因果,一切皆有轮回。有时不得不随波逐流,有时不得不相信宿命,有时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一切,现实有时是残酷的,但存在即是合理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