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庶出有染外传 第五回 皇殿

外传 第五回 皇殿

      在皇宴上,又是少不了一堆的推杯换盏。

      整个群臣中,最高兴的莫过于江咏年了。只见他的嘴根本停不下来,一会儿喝着玉露琼浆,一会儿与他人攀亲带故地谈着国家大事和各种私事。

      “来来来,今天是圣上和圣后的登基之日,臣敬二位一杯!”他客气完了各位群臣,最后客气到了苍梧子钰和南宫染的头上来。

      南宫染看了看苍梧子钰,然后淡淡说道:“江丞相千万别这么客气,您是咱们朝中的老人了,以后咱们还得时常往来,可千万别这么客气。”

      “圣后也是客气了。”江咏年朗声说道。

      苍梧子钰只是轻轻一笑,握住了南宫染即将喝下的那杯酒,笑着说道:“今日确实有大事情,不如咱们共同举杯,来庆祝一下今日!”

      说着,众人自然顺承着举杯,一饮而尽。

      “当然,今日除了是圣上的登基大典,”江咏年顿了顿,似乎是喝多了酒,脸上泛着一层的酒红色,“还有一件事情也是圣上的大喜呢!”

      “哦?”南宫染好奇地问道,“是什么事啊?”

      苍梧子钰却赶紧打断道:“今日不提他事了,咱们只问今朝!来,众臣来,继续喝!”

      南宫染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苍梧子钰一眼,没有说话。

      整个宴席顿时又是一阵时间的你来我往的推杯换盏,然而还是有些人保持着谨谨慎慎。

      比如唐明远,比如江梓径。

      他们从今日起便知道了,君就是君,臣便是臣的道理。与以往称兄道弟不同,也与以往并肩作战的时候不同。

      这一次,是真的要仰头看着苍梧子钰了。

      还有南宫染。——江梓径如是想着。

      既然南宫染不仅仅是别人的妻子,还是这个国家名真言顺的圣后,是一个国家之后。他不应该再有什么非分之想,甚至都不应该懂些什么念想。

      “你在看什么呢?”苍梧子钰发现南宫染的眼神有些不对,轻轻问道。

      南宫染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只是想着,现在这个样子,大约已经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朋友了吧。”

      苍梧子钰就像以前那样,歪着脑袋看着她道:“怎么会没有了呢?”

      “难道不是吗?”南宫染眼睛看着坐在最近处,脸色却最严肃的江梓径,摇头说道,“现在连径哥哥都不肯与我说一句亲近的话了......小的时候,是他常常带我去紫竹寺,给我买些小玩意儿给我吃......”

      苍梧子钰皱了皱眉:“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想他做什么?”

      “你吃醋啦?”南宫染巧言色兮地看着苍梧子钰,媚眼一抛,借着酒劲儿,笑倒了苍梧子钰的怀里。

      苍梧子钰又有些不知所谓,扶起染染,小声说道:“好了,这么多人呢。”

      “你看,你还是变了吧。”南宫染起身说道。

      忽然,殿中有一人朗声说道:“臣江梓径向圣上、圣后敬酒一杯!”

      南宫染不禁一愣,与苍梧子钰同时举杯,一饮而尽。

      “愿圣上、圣后福寿安康,百年偕老。”说着,江梓径跪了下去,在苍梧子钰和南宫染饮下那杯酒之后,又沉声说道,“臣边疆还有些许事情未有处理,因圣上、圣后登基事情要紧,这般不管不顾地就过来了,那么多后事还需要臣去料理,这杯酒后,臣便去了。”

      南宫染心中一紧,不忍离别道:“径.....,江爱卿,这就要去了?”

      江梓径点了点头:“臣这便去了。”

      说着,他磕了三个头,撇了撇袖子,就这样将军一般地离了去了。

      此时此刻,他心中想的,倒与当初冥的想法一般:此生此世,便再也不必相见了。那些往事就封尘在记忆中,落下一个美好,也是极好的。

      南宫染就像感受到了他心中的那句话一样,忽然叫住了他:“江梓径,你等等。”

      江梓径心中一痛,却只得停住脚步,转身行礼道:“圣后可有何吩咐?”

      说着,她不顾众人的眼神,慢步走到他面前,从怀中的暗处拿出一块小石道:“这块石头,我带着近六年,送给爱卿作平安符吧,但愿边疆在你的守护下,永无战事。”

      江梓径双手捧了过来,泪一点一点地涌了上来:“臣知道了。”

      “早些娶妻,好让我和圣上安心。”南宫染咬了咬牙,终究是狠心说着。

      既然此生无缘,那么不如让他就这样放手,也算是对自己有一个交代了。

      然后,江梓径便真的走了。

      头也不回。

      这个时候,苍梧子钰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刚才江丞相的那件喜事没有说完,朕怕扰了大家的雅兴,故没有说。那便是南方二国见我国如今大局已定,便特送来公主联姻,朕甚是高兴啊!”

      南宫染正看着江梓径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苍梧子钰这般“振奋人心”的消息,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在场,与子钰分享这个消息。

      所以,她做了当圣后之后的第一个自行决断地权利:离开玄乾殿。

      苍梧子钰看着南宫染渐行渐远地背影,不知道是后悔,还是懊恼。

      见南宫染一个人先回了寝殿,槿儿也连忙跟了出来,笑着说道:“主子可是吃醋了?”

      南宫染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有什么可吃醋的?从我嫁给他的那日起,我便知道这早晚都是我要面对的事情,又有什么可吃味的?”

      槿儿规规矩矩地说了一个“是”,便再也不言语。

      南宫染调笑道:“你如今成了宫女总管,可有什么狐假虎威的事情不曾?”

      槿儿也忙笑到:“奴才哪儿敢呢,若说做事,自然赶不上琴末姐姐......”忽地,槿儿见南宫染的表情一白,连忙低头说道,“奴才该死!奴才不应该提的!”

      “无妨,”南宫染苦笑道,“你们情谊倒好,反倒是我,都忘了她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