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永镇八荒正文 第八百三十七章:求求你别锈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七章:求求你别锈

    狮韦毫无缝隙的急速变脸,让众人很是无语。大家都是腰间盘,你为何如此突出?

    狮韦为狮颛和众位长老、执事喊冤,说他们真的在闭死关,并不是不想参加今晚的宴席。

    对此,北荀和南岸反驳说,骗鬼呢?哪有整个部落的长老、执事都在闭死关?这种拙劣的借口简直就是侮辱人的智商。

    狮韦很想抓住北荀和南岸狠狠扇几巴掌,我小老祖都没有说话,你们几个刚刚入伙的下贱血食有什么资格说话?

    当然,这只是狮韦内心的咆哮。他并不敢对北荀和南岸呲牙,因为他知道木森对这群人族血食的看重。

    这让狮韦有丝丝难过,狮族啊,什么时候沦落到连人族血食都比不上的地步?

    还有就是,小老祖啊,你毕竟是狮尔老祖钦点的出战者,在飞云部落有着崇高的身份,你就不能把屁股稍微往飞云这边挪挪?

    忧愁的狮韦强颜欢笑,在那一个劲的解释。

    最后还是木森看不下去,制止了北荀和南岸的言语锋利。真是的,何必为难一个不要脸的狮族呢?

    没意义。

    因为有木森的压制,这次宴会还算进行的顺利。

    等把木森送走后,狮韦轻舒了一口气。片刻后,他目光一亮,气势一整,背着手施施然向众多长老、执事闭关的地方走去。

    呵呵,一群缩头龟,今天要不是我为你们转圜,你们能稳坐钓鱼台?

    做狮呢,最重要的是有恩报恩。如此大恩,你们该如何回报我?

    其他的且不说,至少我坑你们的事情不能再埋怨我了吧?

    ……

    自这场宴会结束后,木森就开始深居简出,一心巩固修为。

    他有预感,几月后的对战绝对不会风平浪静,毕竟他对自己有什么属性,还是很清楚的。

    木森深居简出并不意味着飞云部落能得到安宁。乞活军会时常找飞云部落的凄煌战团切磋,凄煌战团的一队在前段时间已经归队,他们在最开始打出了为二队复仇的口号。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遭遇了和二队一样的结局,那就是被乞活军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

    到后来,凄煌战团的大将军直接去闯狮颛的死关,强烈要求出去执行任务。说什么要为飞云部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对此,狮颛大发雷霆,对着凄煌大将军一顿痛喷。说他没有为将者的傲然之心,遇到问题只想着逃避,是个没卵子的怂货。

    凄煌大将军被狮颛训得像孙子一样,但他仍旧不服。因为他觉得首领自己都假装闭死关去躲避神奇和乞活军。结果到自己这,就让自己迎难而上,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又是什么?

    但官大一级压死人,尤其是他打不过狮颛。没办法,他只得捏着鼻子继续接受乞活军的摧残。每次上阵,凄煌战团的士兵都一副认命的样子,期待着早点结束。

    后来七寨发现了这种情况,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要是凄煌战团一直一副我认命了的架势,那还玩个屁?

    七寨想了很多办法鼓舞凄煌战团的军心,比如说打败乞活军给予多少奖励,打败不了能坚持足够的时间也给予大量的赏赐等等。

    七寨有时间就在想,自己明明一个人族武者,却操着狮族战团的心。简直感人。

    而且最坑爹的是,操的心还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众多凄煌士兵似乎是打怕了,立志要当咸鱼。除了最开始有凄煌士兵响应外,到最后又恢复原态,甚至比原来更夸张。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凄煌士兵,毕竟他们是真的打不过乞活军。

    后来,七寨退而求其次。他开始让乞活士兵压制修为去跟凄煌士兵打,以磨练战技战阵。

    在把平均修为压得比凄煌战团低了一个小阶后,凄煌战团才算有了点奋取之心,嚷嚷着要雄起,把看不起他们的乞活战团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然后结果很骨感,他们被压低修为的乞活战团按在地上反复摩擦。

    对这个结果,并未完全丧失耻辱感的凄煌战团士兵没有直接选择放弃,他们再次尝试,然后再次失败。

    在尝试了大概有十几次之后,他们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那就是就算乞活军自废武功,他们也不是对手。

    既然如此,还是当咸鱼吧。

    这把七寨愁的啊,嘴上都快起泡。他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乞活军的平均修为。直到降到了比凄煌战团低三个小阶,凄煌战团才大展雄风,击败了乞活战团。

    对于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凄煌战团大开宴席,狠狠庆祝了一番。

    而遭受失败的乞活军同样兴高采烈,因为只有失败才能让他们找到配合中的漏洞,只有失败才能让他们知道该如何改进。

    再后来,乞活军屡败屡战,相互间的配合和战阵的威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最终,乞活军以平均修为低于凄煌战团三个小阶的劣势把凄煌战团打的丢盔弃甲。

    这下凄煌战团又不干了,这特么没法玩,乞活军就是一群变态。以后谁愿跟他们打就跟他们打,反正我大凄煌是不奉陪了。

    凄煌战团大将军再次去找狮颛哭诉,说再不让他们去执行任务,他们凄煌战团就要散了!

    其实狮颛的本意是想让凄煌战团再跟乞活军的战斗过程中,学习乞活军那些新奇的阵法。但现在看来有些失算,这不仅没有学到阵法,还把凄煌战团的军心给弄废了。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没办法,狮颛最终同意了凄煌战团外出执行任务的要求。

    由于现在外面并没有什么任务,狮颛只得让凄煌战团去那些被乞活军杀掉无数天骄妖孽狮族势力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效力。

    嗯,大家都是狮族嘛,虽然这种惨剧没有发生在我飞云部落身上,但也该同仇敌忾!

    凄煌战团解放了,但飞云部落的众多长老和执事的日子却依旧水深火热。由于乞活军主要磨练的是战技战阵,所以平时并没有找长老、执事单挑。但是现在飞云部落的人族可不仅仅是乞活军,还有太初客栈的那帮弟子们。

    这帮太初弟子大都以个人武力见长,因此他们找的陪练对象就是那群被狮韦卖了的长老、执事。

    太初客栈毕竟是十八家王级势力之一,培养出的弟子能差?更何况这些太初弟子敢潜入狮族腹地搞事情,那就说明他们本身就是太初精锐,艺高人胆大。

    而他们深入狮族腹地的根本目的就是磨练己身。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哪会放过?

    于是,一日三餐,狮族的长老和执事就没有好的时候,他们要时时刻刻防备不知道从哪疙瘩忽然蹦出来的太初弟子。

    最令他们窝心的是,他们还不能下死手。一旦这些太初弟子有个好歹,他们相信那个令人牙痒痒的小老祖一定会把飞云部落闹得天翻地覆。

    这日子简直没放过!

    但没发过也得过,这样的日子他们忍受了三个多月,直到木森出关。

    木森伸着懒腰,深深呼吸着略带甘香的空气,然后听着七寨汇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听到最后,木森深深地看了七寨一眼,叹道,“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甚至连锁都买不起。我家里只有大门上有一把锁,每当下雨的时候,我都会趴在我家的锁上说:求求你别锈了!”

    对于七寨他们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木森只能用这个段子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人族、狮族,呵!

    ……

    虽然对战时间的临近,狮颛终于从闭死关中出来。对于这场约战,他还是比较看重,毕竟这关乎到飞云部落的荣耀。

    狮颛忍着心痛问木森还需要什么帮助。

    木森不负众望地狮子大开口,要了一堆的东西。

    狮颛的脸都是抽搐的,同时他在心中大骂,这么多东西你用到死也用不完吧?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狮颛拒绝了大部分的无理要求,只交付了一小部分。当然,这一小部分,东西也不少。

    拿到东西后,木森转身就把这些东西分给了乞活军。他本来就是为乞活军而要,他该准备的东西已经备齐。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备的,只要小刀在手,绝对能缚住苍龙。

    小刀化形的时间越来越长,所能爆发的战斗力也愈发强盛。槐夏这段时间也疯狂生长,现在不管是制造灵力虚空,还是帮助木森补充能量,都效率百倍。

    在这种情况下,木森觉得自己落败的几率很小。除非狸澜选的出战者是分神!

    如果上天真的给他开这样的玩笑的话,木森已经决定,到时候扔出狮尔的长尺就跑路。不过还有一点,那就是不知道狸澜那个老王八蛋挂没挂?

    已经挂的话什么都好说,万一没挂的话岂不是要命?

    在最后的这几天中,木森的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后来,他把这些念头强行驱逐到脑外。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更改,那就爱谁谁!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