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70章 福祸,避趋?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70章 福祸,避趋?

    二楼的窗户被卸了下来,一根木柱子上挂着几个滑轮组,通过绳子连接到下面的桌子。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两个男子不自觉的走到外面仰头看去,就看到那个伙计得意洋洋的一个人在拉绳子,神色轻松。

    “起来了!起来了!”

    桌子缓缓的上升,而那个伙计的表情还是很轻松,他甚至开始了表演,快速收拢绳子。

    尼玛哟!

    秦兄低声道:“这张桌子最少得有五十斤以上吧!”

    王兄面色难看的道:“不止,这桌子你我都抬不动。”

    可就是这么一张沉重的桌子,却被那伙计一人轻松的拉了上去。

    三张桌子,以往需要两个人慢慢的抬上楼去,很辛苦。

    可现在一个人就把它们弄了上去,这……

    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而且时间还缩短了,费力也少了,这……

    秦兄低声喃喃自语道:“可怕呀!”

    王兄面色铁青:“奇淫技巧!奇淫技巧!”

    门口有几个看热闹的,其中一个闻言就皱眉道:“这可不是什么奇淫技巧,若是奇淫技巧能帮人赚钱,那在下就觉得是好东西!相反某些人满口仁义道德,却于国于家毫无用处,此等人就是粪虫!”

    “无知之辈!安之圣人之言?!”

    王兄本就是一肚子的气,被这人的话一激,就戟指对方喝道。

    这人冷笑道:“圣人之言可能让我等填饱肚子?可能让我等省力?既然不能,那它有何用?”

    在生活还很艰难的时候去苛求道德,那只是一厢情愿。

    大明各地目前依然有不少人吃不饱,穿不暖,你去和这些人谈什么圣人之言,大棍子抽不死你!

    “你!你!”

    王兄面色潮红的指着这人,期期艾艾的道:“愚不可及!愚……愚不可及!”

    “算了算了,大家各退一步吧,王兄,咱们走。”

    秦兄看到这人在挽袖子,赶紧拉住王兄。

    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王兄一边走,一边悲痛的道:“这些愚民,不懂微言大义,蒙昧之极……”

    ……

    杨荣回到家中就去了正房,刚坐下,就看到桌子上有一本书。

    “谁的?”

    杨荣拿起书,心中有些冰冷。

    ——物理!

    他的妻子说道:“老爷,大概是他们遗忘在这里的吧。”

    杨荣的儿子不少,他轻哼道:“都试探到我的头上来了!”

    他的妻子笑道:“不会是什么邪门歪道吧?那还真得要收拾收拾。”

    杨荣随手翻看了几页,只觉得胸口发闷,他起身道:“罢了,由得他们!”

    看到杨荣出去,他的妻子就说道:“老爷,马上就要吃饭了。”

    杨荣没回头的摆摆手道:“今日没胃口,你们吃吧。”

    ……

    “这是在玩火!”

    陈嘉辉这几天在衙门中收集了不少关于物理书的信息,他心急如焚的跑来找到方醒,苦口婆心的在劝着。

    “最近这本书已经成了新贵,连我那边的官吏都有人买来,偷偷的在家中看,德华,这事不好说啊!弄不好陛下都挡不住。”

    朱元璋和朱棣父子俩再折腾,可他们却没有改变儒学在大明的垄断地位,所以文人们不会反抗。

    而方醒不断通过这些手段来温水煮青蛙,一再挑衅儒家的忍耐力,在陈嘉辉看来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你要知道,那些文人的力量有多大,当他们群情激奋时……德华,避一避吧!”

    陈嘉辉说的口干舌燥的,端起茶杯就是一口干。

    方醒振眉道:“叔父,我刊印自己的书籍有错吗?若无错,他们凭什么……罢了!我倒是忘记了那些人的嘴脸,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颠倒黑白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张嘴就来。”

    陈嘉辉以为他愿意服软了,就劝道:“你且出去游玩一圈,等回来时也就风平浪静了。”

    此时的方家庄就是风暴眼,而方醒就是最中心点,风力强劲啊!

    方醒微微摇头道:“叔父,我若是避了,那在气势上就低人一头,以后科学子弟出来也会如此。就算是为了他们,我也……不会低头!”

    “你!”

    陈嘉辉气咻咻的指着方醒,想骂,却无法出口。

    方醒看着窗外,缓缓的吟哦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

    陈嘉辉心中大震,缓缓咀嚼着这两句诗的味道,突然觉得自己在方醒的面前有些渺小。

    ……

    朱棣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在他的御案前已经堆放了几大箱子奏章,都是一个内容。

    “弹劾方醒,还不如说是在弹劾科学!”

    朱棣揉揉额头,今天是阴天,每当到阴天时,他不但关节会酸痛,而且脑袋发沉。

    这是朱棣最容易烦躁的天气,所以大太监看着那些奏章不敢多嘴。

    而黄俨更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在装傻。哪怕他再恨方醒,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不然……

    朱棣的脑门上青筋直跳,此时他无比的怀念着自己的徐皇后,若是她在的话,总会有办法让自己脱离这种痛苦。

    “陛下,赵王殿下求见!”

    门外来了个太监禀告道。

    朱棣烦躁的摆摆手:“让他回去!”

    太监楞了一下,大太监马上飞过去一记眼镖——再不走你就等着挨板子吧!

    “陛下,兴和伯求见!”

    太监出去一趟又回来了,犹豫了一下后,说道:“陛下,兴和伯和赵王殿下在宫门处发生了冲突。”

    ……

    “兴和伯,听说你犯了众怒?”

    在宫门外,朱高燧一脸忧心忡忡的道:“你还年轻,莫要走了邪路!还记得在太祖高皇帝时,那些考官可是……哎!不然不足以平民愤啊!”

    这话把方醒一下就竖立在了百姓的对立面。

    方醒笑了笑,眸色却冷冰冰的:“殿下多虑了,不过是一本书罢了,难道还能喊打喊杀?难道我大明的律法规定了只许刊印儒家学说?”

    朱高燧摇摇头,含笑道:“你且小心,此事一旦发作,那就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方醒打个哈哈道:“此事自有陛下决断,方某安心的很,只是殿下且少进宫,免得一屁臭半城!”

    “噗!”

    边上守门的军士忍不住想大笑,最后强行忍住,化为类似于放屁的声音。

    一屁臭半城乃是朱高燧的耻辱,旁人根本就不敢当着他提。可方醒不但是提了,而且还揶揄的冲着他笑了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