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49章 刺杀,拿获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49章 刺杀,拿获

    静月的身体丰盈,面容姣好,走动间腰肢摇曳,那身姿动人心魄。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脂粉店的老板当然是要以身作则,静月走过一排店铺,香风中,引得那些掌柜和伙计纷纷侧目。

    走进自己的脂粉店,两个女伙计正在招待一位身材高大的客人。

    客人穿着一身青色袄裙,听到脚步声后,她回身对着静月笑了笑。

    很狰狞!

    她是男人!

    静月的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旋即就被刀光刺痛了双眼。

    ……

    土豆很淡定,在胡善祥的殷勤招待下,他矜持的拿起一块糖糕慢慢的吃着。

    这孩子实在是太傲娇了吧!

    可一个粉粉嫩嫩的孩子装大人,那模样只会让人觉得可爱,生不出一点儿厌恶之心来。

    “太孙妃,用膳了。”

    有宫女进来禀告,胡善祥笑着问土豆:“土豆想吃什么?”

    土豆一听要吃饭,就想把糖糕放回去。可想起上次被方醒教训不许浪费粮食的事,就愁眉苦脸的几口吃掉,然后拍拍小肚皮道:“吃肉!要吃肉!”

    小孩子能吃什么肉?土豆不过是在瞎叫嚷而已,可胡善祥却如闻纶音,赶紧吩咐道:“叫人做些孩子能吃的肉,赶紧送来。”

    土豆打个嗝,胡善祥赶紧送上了温水,亲自服侍着他喝下去,边上的宫女嬷嬷们都眼神复杂。

    若眼前这个孩子是胡善祥自己的该多好啊!

    “太孙妃,殿下在前面和兴和伯一起吃饭。”

    胡善祥的笑容一敛,淡淡的道:“知道了,今日我便与土豆一起吃。”

    ……

    “物理书正在印制,看守的比较严密,内容暂时还没有透露出去。”

    “其实他们害怕的是错误。老夫子的书谁都敢去注释,千年下来,早就面目全非。物理书一出,许多自然现象就得到了解释,儒学会渐渐的变成儒教。信仰之力我从不否认,可里面掺杂了太多的利益,不纯粹,否则我哪敢把这些书刊印出去!”

    方醒放下筷子道:“这世上总有疯狂的人,可托了儒学的福,在中原没有这种土壤。”

    朱瞻基点点头,儒家的弊端不少,可好处也不少,所以如何取舍,这是一个大问题。

    “那个静月如何?会不会是别人的奸细?”

    “不一定。”

    方醒想起静月的神色说道:“这个女人有些手段,可却不够狠!若是够狠,在金陵时,她就应当消失,顺带还可以让晋王来背锅。”

    “她有钱,可却没有可靠的支撑,开始想利用拿住了赵王和晋王把柄的机会左右逢源。我也无所谓,一个女人还翻不了天。可她却低估了男人的狠辣,若是袖手旁观,我敢打赌,她活不到夏天!”

    ……

    “救命……”

    当那个‘女人’拔出短刃来时,静月下意识的叫喊起来,然后刀光一闪,她就闭上了眼睛。

    “当啷!”

    刀落地的声音后,预想中的疼痛并未传来。静月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男扮女装的家伙捂着自己的肩头往外跑。

    “嘭!”

    一扇门板突然挡在了男子的身前,急速之下就撞了上去。

    小刀拎起门板用力的拍在男子的脸上,然后放下门板,拍拍手,对着静月龇牙道:“谁可靠?”

    静月惊魂未定的捂胸不语,那两个女伙计更是尖叫出声,分贝之高,让小刀担心地上被他拍晕的家伙醒来,就拿出绳子走过去。

    “闭嘴!”

    静月好歹是在秦淮河见过世面的女人,她面色惨白的回身喝住了两名女伙计,然后对着外面开始聚拢围观的人群福身道:“刚才有人想杀了小女,还请各位做个见证!”

    门外的吃瓜众闻言马上就散光了。

    这年头谁都不愿意和官府打交道,弄不好家破人亡都是轻的。

    静月看到了也不懊恼,她以前就是官府的受益者,否则在金陵的那艘船早就被封了。

    小刀手法娴熟的把这人捆住,抬头问静月:“找个堵嘴的东西给我。”

    静月回身看了看,最后只找到了一个女人的抹胸。

    小刀根本就不在意是什么东西,菜鸟虽然知道女人的好处,可却连理论知识都不懂。

    小刀很镇定,也很轻松,静月突然笑了,笑的很自嘲。

    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有人认出了小刀,就问了事情的来由。

    小刀从男子的肩头拔下自己的飞刀,顺手撒了些药粉,然后说道:“这人是行刺的好手,刚才他准备杀了这家女老板,至于我,我家老爷交代要看着这个女人,别让人把她给宰了。”

    静月的身体一松,垂首道:“小女当去拜谢伯爷。”

    好个女人!

    她完美的利用了小刀的话来借势,摆脱了被带走的命运。

    五城兵马司的人想带走这个刺客,可小刀却义正言辞的道:“此事涉及到了国事,你等可确定要带走他?”

    带个屁!

    “我们走!”

    五城兵马司才不会管这种危险的事,若是方家要私设刑堂,那自然会有御史弹劾。

    “走了啊!”

    小刀打个呼哨,街边来了两个朱瞻基的侍卫,还赶着辆马车。

    刚才他们就在不远处看到了小刀发现刺客和阻止刺杀的全过程,也算是一次现场教学。

    ……

    方家庄,当方醒带着土豆到家时,张淑慧已经等在内院的门口了。

    看到土豆在方醒的怀里酣睡,张淑慧赶紧接过来,然后低声道:“夫君,小刀他们好像抓到了什么人,还有那个女人又来了。”

    后面的那句话里带着些许酸味,静月的身材太火爆了,给了张淑慧一些压力。

    以方醒的条件,小妾不说多,五六个总得要有的。

    方醒笑道:“那女人以前是在秦淮河谋生的。”

    张淑慧脸红道:“妾身失礼了,夫君宽恕则个。”

    方醒看看左右没人,就摸了她的脸蛋一下,然后扬长而去。

    “晚上啊!记得要解锁……”

    解锁这个新名词自然不足为外人道,而静月的美貌在方醒的眼中也没有任何吸引力。

    “多谢伯爷出手相救。”

    静月同样有自知之明,所以在这个时候没敢露出妩媚之色,但当她跪下俯身后,那腰臀处的曲线依然能让男人喷血。

    方醒的眸色冰冷:“上次你传来了莫愁的消息,是谁给你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