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27章 新书,准备跑路的婉婉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27章 新书,准备跑路的婉婉

    今日宫中起火!

    这个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朝中,只是看到宫中的秩序井然,没人敢去问朱棣。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而朱高煦对这类消息根本就不关心,他更关心的是陈嘉辉为啥请自己吃饭。

    “就说本王没空。”

    朱高煦简单粗暴的拒绝了陈嘉辉。

    于是陈嘉辉就去找到了方醒。

    “叔父无需在意,此事当年在天界寺时,汉王一口答应下来了,他还觉得署丞的官职低了些,只是蹇义坚持不退,最后还威胁蹇义,说是三年后最少是典署。”

    陈嘉辉讶然道:“莫要惹怒了蹇大人,那以后麻烦就大了。”

    蹇义看样子还要在吏部尚书的位置上继续坐下去,这就说明他是朱棣最放心的官员之一。

    得罪了这种人,陈嘉辉担心以后父子二人仕途无亮。

    方醒给了他一颗定心丸:“上林苑监不是一般人能进的,汉王是混不吝,可蹇义却不会发昏,所以陈潇进去的背后,肯定有人在助推,我觉得……陛下的可能性最大。”

    上林苑监担负着宫中的食材供应,忠心没有保障的人是进不去的。

    送走了陈嘉辉,方醒就拿出一本书,施施然的进宫去了。

    进了宫中,方醒就被闻讯赶来的大太监给拦截了。

    “兴和伯,你那个烧锅底是怎么回事?郡主昨日在宫中放火烧锅底,弄的整个宫中如临大敌。”

    啊!

    方醒也懵逼了!

    烧锅底?

    那不就是请客吃饭吗?

    可婉婉却……真的是在烧锅底!

    方醒尴尬的道:“那啥,这是一种习俗,就是想要个好兆头,日子红红火火嘛!”

    大太监倒是习惯了有人给婉婉兜底,所以就半告诫,半挤兑的道:“兴和伯搬家好像也没烧锅底吧?”

    “烧了!”

    方醒言辞凿凿的道:“那晚锅底都差点被烧通了。”

    天地良心,张淑慧等人刚到北京方家庄的那晚,确实是把锅底烧通了。

    可烧通的原因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是和妻妾一起吃个小火锅,久别重逢嘛,最后难免有些火花擦出来,最后……满家的黑烟,能熏死人的那种。

    “兴和伯找谁呢?”

    大太监看到方醒拿着一本书,就随口问道。

    方醒笑了笑:“我去找殿下请教些事情。”

    大太监点点头,他深谙少知道些事活的长久的道理,所以赶紧走了。

    方醒去了东宫,看到梁中一脸的悻悻然,就问了原因。

    梁中没好气的道:“就是你干的好事,害的郡主今日被禁足了。”

    “禁足?谁下的令?”

    方醒觉得朱高炽太残忍了,那么小的婉婉都舍得禁足。

    梁中低声道:“是娘娘下的令。”

    两人相对一视,都觉得没办法把被困的婉婉救出来。

    见到朱高炽后,方醒就把书献上。

    “殿下,这是臣最近编写的一本书,请殿下指正。”

    朱高炽精神一振,接过书就仔细翻看着。

    “物理,这个名字不错。力学?力的三要素……”

    朱高炽本是饱览群书之辈,可他越看越心惊。

    力学,压强,浮力,光……

    这是直接用文字揭开身边万物变化的书啊!

    朱高炽再次看了一遍,这一次看的比较仔细,把门外等待处理事务的官员晾在一边。

    “妙啊!”

    朱高炽看到妙处,原先对某些事物的不解之处马上有了答案,不禁拍着桌子叫好。

    外面等候的官员心痒痒的想知道那是什么书,可朱高炽却把书一收,说道:“本宫知道你的意思了,且去吧,等本宫和父皇商议后再说。”

    方醒躬身道:“多谢殿下。”

    这本书他原先还是想找朱瞻基,可想想后又改变了主意。

    物理,这里面有许多知识点都颠覆了现在的常识。

    通过学习,可以知道随处可见的若干现象的道理。

    如果说数学只是在侵蚀儒学的根基,那么物理就是在挥舞着锄头,缓慢而坚定的在挖墙脚。

    什么是道理?

    儒学的道理很多,多的可以让人一辈子都活在这个框架之内。

    比如说菜刀为啥能切菜,普通的解释就是锋利。

    而物理的解释却是‘压强’,单位面积的压强!

    这个……

    方醒也没指望能一下通过,所以笑眯眯的告辞。

    门外的官员看着方醒,有人就轻嗤一声,等方醒走后说道:“这就是弄臣吧!”

    其他人都垂眸不搭话。

    你要作死可以,但别带上我们好吗?

    ……

    方醒出了这边,就装作欣赏风景,一路往寝宫去了。

    跟着他的太监干咳道:“兴和伯,走错了吧?”

    方醒干咳道:“本伯想去看看风景不行吗?”

    “兴和伯,宫中可是禁男子乱闯,若是被发现了,不但您倒霉,咱家也活不成啊!”

    前面就是寝宫,太监看到方醒往左边去了,就停止了唠叨。

    可等他们走到偏殿的后面时,方醒突然止住了脚步,太监捂着自己的嘴,指着前方,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都抓紧了呀!”

    十岁的婉婉穿着一身宫女的衣服,正鬼鬼祟祟的从窗户往外爬,而通往自由的绳索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可还非常贴心的包裹了一层棉花。

    婉婉可不是那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养孩子,方家庄那些被她征服的树木可以作证,这里只是小意思而已。

    窗户边上的宫女愁眉苦脸的探出头来,她知道自己事后肯定会被责罚,只是她不忍心看到郡主发愁啊!

    “啊!”

    宫女一探头就看到了方醒,她捂着嘴的模样吓到了婉婉。

    “哎哟!”

    婉婉一惊,手就滑了。这里离地有半人高,虽然不会摔出事,可屁股好疼的啊!

    可她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来,一双大手接住了她。

    “哎!调皮捣蛋的小丫头啊!”

    婉婉闻声身体一松,就低声道:“方醒,别出声,咱们一起逃吧。”

    方醒把她放在地上,好奇的问道:“为何要逃?”

    婉婉嘟嘴鼓气道:“母亲禁了婉婉的足,要到明日呢!”

    方醒莞尔道:“都是我的错,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我去找殿下讨个人情,看看能否把你放出来。”

    婉婉摇头道:“不行呢,母亲这次很生气,说是外朝都被惊动了,若不是父亲劝着,母亲就要打婉婉了,真是……呃……母亲!”

    方醒不用回身,凭着听到的脚步声就知道来人不少。

    “见过娘娘。”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