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06章 君臣默契下狠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906章 君臣默契下狠手

    帝王时代有一个好处,特别是当这位帝王是雄主时,这个好处就被放大了。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哈哈哈!”

    夏元吉看到大太监一句话就驱赶走了那些来登记的人,不禁开怀大笑。

    可方醒却冷静的道:“此时办理不了,可他们依然可以缓一段时日再慢慢处置,手中的宝钞依然是花出去了!”

    夏元吉无奈的道:“你卖我买,这是双方情愿的事情,拦不住啊!”

    “可此风不可长!”

    方醒说道:“若是开了这个头,以后这些人的手中将不会保留宝钞,这是一个坏头!”

    夏元吉喟叹道:“可又能怎么办,难道不许买卖?那陛下都说不出口。”

    方醒笑了笑,说道:“明日上朝,我自有主意。”

    夏元吉苦着脸道:“德华,你莫要再来了,咱们先将朝鲜和瀛洲清理顺畅了,再慢慢的来。”

    ……

    第二天早朝,当看到方醒不请自到时,所有人都瞟了朱棣一眼,心想今日肯定要有一番争斗。

    早朝无非就是奏事,以及商量处置办法。

    金忠看了一眼在垂眸养神的方醒,低声道:“陛下已经在护着你了,别折腾。”

    方醒微微点头,他当然知道朱棣在护着自己,否则昨天大可同意他去兑换宝钞,而后引发的一切变动都可以推到方醒的头上。

    成也方醒,败也方醒!

    而作为帝王的朱棣却可以稳坐上端,从容取利。

    这般护着臣下的帝王,换做别人早就感激涕零,惟命是从。

    可方醒却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出班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朱棣微微点头,方醒就说道:“陛下,臣昨日遇一商人在哭嚎,问其因,那人说是满北平城的商铺都被人给买了,他携带大批货物至此,无处可放,无处可售卖,眼瞅着就要坐吃山空了。”

    哟!

    这方德华啥时候对商人那么关心了?

    金忠的老脸一抽,恨不能捂着脸,表示不认识这个没节操的家伙。

    金幼孜的脸颊颤动,双拳握紧,恨不能上去抽这厮两下。

    太不要脸了!

    吕震觉得方醒比自己还不要脸!

    以前是谁说豪商无国的?是谁说要管束豪商的?

    方醒朗声道:“臣闻言很震惊,因为此人愿意用多出两成的钱来购买商铺,可依然被拒绝了。这是为何?”

    这厮要搞事!

    文武百官都打起精神来,想看看今天方醒的矛头会对准谁。

    “陛下,臣后来就叫家人去探问了一番,结果发现……北平城中的商铺,十之五六都被一些人给收购了。”

    “陛下,这些人收购那么多的商铺意欲何为?”

    吕震看到方醒一脸忧国忧民的模样,再也忍不住了,就出班道:“兴和伯,那是放租。”

    大殿内的百官,谁家没有几个店铺用于经营和放租啊!

    你方德华难道还不许了不成?

    方醒点点头,对着吕震笑了笑,直把他笑的毛骨悚然,这才说道:“陛下,臣担忧店铺集中于少数人之手,若是同时提价,京城的市面估计就得乱了,那可不是小事啊!”

    轰!

    这时候再听不出方醒的意思,在场的都可以回家找御医来治疗老年痴呆了。

    可那些武勋大多在各地担任总兵,孟瑛表示自己很无辜,因为他没有掺和这次大收购。

    方醒说道:“陛下,为了京师的安定,臣建议,凡是一家在京城拥有五间以上的商铺,再次购买必须要课以重税!”

    整个大殿都静下来了,那些太监都屏住呼吸,想着后续会怎么发展。

    ——那些妇道人家出手之迅速,居然能扫荡了京城的五六成商铺,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陛下肯定不会同意的吧?

    吕震觉得朱棣绝对不会同意,那些勋戚官员最近可扫荡了不少店铺,要是被征重税,估摸着当家人哭晕的心思都有了。

    而杨荣也觉得朱棣不会同意,毕竟那些勋戚都是大明的‘根基’,动摇不得。

    朱棣的目光深沉,喜怒难辨,所到之处,群臣无不俯首。

    瞬间,杨荣就明白了。

    这是雄主,类似于汉武帝的那种雄主!

    雄主可会妥协吗?

    会!

    可那得看是什么时候。

    这些勋戚官员化掉自己手头上的宝钞来挖掘大明的根基,朱棣会视而不见吗?

    当然不会。

    那么昨日大太监去,只是为了敲警钟,今日……

    难道是君臣默契吗?还是……

    杨荣悚然而惊。

    “这才迁都,就有人肆意而为,朕……”

    杨荣已经懵了,此事为何没有告知我?

    “……兴和伯此言正中弊端,朕准了,随后就有旨意下去……”

    如果是在往常,杨荣此时已经在构思怎么写这份旨意了。

    可现在他却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

    难道陛下不信任我了吗?

    “好了,都散了吧。”

    朱棣的面色沉凝,此时无人敢反对,否则最少就是下诏狱。

    杨荣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一直等到杨士奇干咳一声之后,这才恢复了正常。

    朱棣看了他一眼,大致就能知道在想什么。

    可皇帝需要解释吗?

    当然不需要,让臣下去猜疑最好。

    不然哪来的敬畏之心?!

    今天杨荣拟定的旨意有些失水准,不过朱棣看了之后并未修改,而是让人用印。

    一直等到处理完政事后,杨荣才沉着脸回去吃饭。

    “想什么呢?”

    杨士奇问道。

    杨荣摇摇头:“陛下这是不相信我们了吗?”

    杨士奇愕然,然后笑道:“你这是想岔了吧!难道你以为陛下和兴和伯事前沟通过?”

    杨荣刚刚升职,正是雄心勃勃的时候,所以一遭打击,就变得有些沮丧。

    杨士奇笑道:“本官的判断应该是兴和伯猜到了陛下的心思,所以就趁机奏事。”

    金幼孜也觉得杨荣失去了一贯的机敏,就讥笑道:“揣测陛下圣意,此非本官的所长,不过是兢兢业业的做事罢了,一切自然有陛下做主。”

    杨荣是被权利迷障了,一下被杨士奇点醒后,他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又面无表情的道:“坐在咱们这个位子,凡事都等着陛下吩咐,那和庙里的泥胎有何区别?”

    金幼孜哑然,然后笑道:“杨大人自然是七窍玲珑心,兴和伯也不差,各人有各人的道吧!”

    权利就像是一潭深水,看似平静,可下面的暗涌却永不停歇。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