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882章 轻松击溃,军户的未来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882章 轻松击溃,军户的未来

    本想加更一章,可写到现在不到四千字,所以爵士就干脆发个大章,希望大家支持。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今天几乎是一整天未动窝,眼睛都花了,就码出了这些,希望能让大家喜欢吧!

    快月底了,月票什么的都赶紧投了吧!

    同样是快月底了,爵士努力码字,期待着大家的各种支持!

    ......

    当打开城门的那一刹那,祝献和黎源直相互击掌,然后喝道:“都快些,慢了的自生自灭!”

    事先准备好的船在下游,离这里三里多地。

    为了隐蔽,此次带出来的只有几十辆马车,僧多粥少,只有几个当官的家人得以上车。

    姜鑫看了那些马车一眼,里面可都是浮财,没有这些东西,他们怎么和那些商人交换物资。

    喘息声,叫骂声,孩子的哭闹声,女人的安抚声……

    带着这些声音,一行人终于摸黑到了地头。

    那一长溜的船只在黑夜中依然醒目,特别是那艘大船,是祝献的得意之作,从运河扣押下来的。

    “大人,后面没有追兵!”

    留在后面查看的斥候回来了,带来了让大家安心的好消息。

    “哈哈哈哈!”

    祝献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在黑夜中传出老远。

    “祝献,闭嘴!”

    到了此时,什么官衔都是扯淡!黎源直喝道:“船上的人呢?”

    祝献的眸子一缩,喝道:“来人,去看看!”

    这边人马嘈杂,按理船上应该有反应,可那些船上依然是静悄悄的,让人想起了鬼船。

    “点火!”

    火把点起,风吹着刚燃起来的火把猎猎作响。

    “鬼……”

    火把的光照向了四周,一个站在车辕上的男子突然手指前方喊道。

    喊声尖利,仿佛是看到了极为恐怖之事。

    祝献和黎源直悚然而惊,齐齐回身。

    就在河边,借着火把的微光,祝献看到了一队队的钢铁阵列。

    这些阵列仿佛早就存在于这里,纹丝不动,只有手中的火枪告诉祝献,这是……

    “是聚宝山卫!”

    祝献的尖叫响彻夜空。

    “点火!”

    对面传来了辛老七的吼声,旋即几十个火把被点燃,斥候百户举着火把,策马缓缓转到了两翼。

    这时火枪阵列的中间裂开了一条缝隙,方醒从中间走出来,身后是小刀和方五。

    “方醒……你!你不是在城内吗?”

    祝献的反应很快,马上就闪身躲到了姜鑫的身后,刷的一下拔刀。

    方醒的目光在这宛如逃难的人群中梭巡着,缓缓的道:“人不少,整个天津三卫,连同家眷四万多人,就养肥了这一千多人,怪不得有人喜欢养家丁。”

    养家丁最出名的就是李成梁,凭借着那些喂饱的家丁,他把养寇自重玩的出神入化。

    “祝献,黎源直,还想逃吗?”

    方醒双手抱胸,冷眼看着向后退的祝献和黎源直两人。

    “跪地不杀!”

    辛老七的一声嘶吼打破了寂静,一时间拔刀声不绝于耳。

    黎源直看着左右两边的骑兵,再看看那些举枪的火枪兵,眼珠子转动着道:“兴和伯,这里有家眷,若是火拼,必然死伤惨重,开国朝先例。”

    “那又如何?”

    方醒不为所动,经历了多番征战后,人命并不是他唯一考虑的问题。

    而且这帮人都是靠着喝兵血才活的这般滋润,死不足惜!

    黎源直不露声色的看着左右,想寻找个缝隙。

    “兴和伯,不如你放开一条路,咱们这边留下大部分财物,这样你回朝也有了交代,如何?”

    双方的距离不足五十米,辛老七一直在盯着对面,突然举起朱芳亲自打造的燧发枪,略微一瞄准,就扣动了扳机。

    “呯!”

    枪响,一个刚举弓的男子随即倒地。

    “第一排!”

    “逃啊!”

    混乱中,一阵马蹄声传来。

    黑夜中冲来一队骑兵,马刀倾斜在身侧,为首的正是朱高煦。

    狞笑的朱高煦完全是以屠杀的姿态杀了进来,那把方醒送的刀连续挥斩,鲜血在黑暗中狂飙。

    “跪下不杀!”

    斥候百户从边上包过去,把那些逃窜的骑兵斩杀殆尽。

    剩下的人在骑兵的驱赶下东奔西逃,渐渐的,跪地的人越来越多。

    朱高煦觉得不大过瘾,可这里不是草原,跪地的人他无法继续砍杀。

    方醒觉得有些乏味,这样的战斗不能带给他一丝兴奋。

    “老爷,抓到了祝献和黎源直。”

    祝献很狼狈,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完成了更换衣服,割掉胡须的逃跑必备措施。

    而黎源直却很坦然,跪在地上道:“在看到伯爷的那时,下官就知道今日跑不了了。”

    朱高煦大步走来,一脚就踹翻了祝献,骂道:“特么的!害的本王在野地里被蚊子叮!”

    祝献咬牙不敢叫喊,可朱高煦的怒气不减,顶着个被蚊虫叮咬的全是包的脸骂道:“苟日的!还知道在城中放火,你就等死吧!”

    那些跪地的女人孩子都在嚎哭着,她们的未来多半都是流放,倭国最近的需求比较大。

    方醒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中没有丝毫的同情。

    在这个时代,株连是必须的,也是合理的,否则犯罪成本就太低了。

    而在城中,那些攻击军营的叛军已经点燃了外围,火光熊熊中,照亮了杨荣那张铁青的脸。

    吴跃冷笑着,看着那些叛军成功的拔掉了栅栏,然后蜂拥而入。

    空中无数支火箭在飞舞着,突然一支火箭超水平的朝着杨荣这边射过来,吴跃拉了一把,那火箭就擦过了杨荣下巴那保养的极好的胡子。

    油脂带火,非燃不可!

    “哎哟!”

    一向以儒雅示人的杨荣面对着燃烧的胡须也慌神了,急忙去拍打。

    可油火哪有那么容易扑灭的,最后还是学过相关知识的吴跃拿出了手套按熄。

    那些叛军狰狞的面孔上全是杀意,在出发前,有人说过,要是今夜不能控制住天津城,明日大家都得一起死。

    “杀方醒!杀杨荣!”

    杨荣用水囊的水洗了一遍下巴,恼怒的道:“果然是死不悔改,吴跃,该动手了吧?!”

    吴跃看到杨荣那副形象,忍笑喝道:“前进!”

    对付这些叛军,吴跃认为不需要防御。

    聚宝山卫也不许要在同等人数的敌人面前防御!

    “齐射……”

    “嘭嘭嘭嘭!”

    爆竹般的枪声让那些呐喊消停了,前方的叛军仿佛是撞到了一堵墙,形态各异的纷纷倒地,随即惨嚎声传遍了整个天津城。

    “齐射!”

    第二轮齐射以极快的速度接上,后面的队列整齐前进,威势惊人!

    经历过尸山血海的聚宝山卫在这一刻展露了自己的战斗力,那些军士们面色冷淡,看不到一丝紧张,只知道跟随着节奏前进,听从命令开枪。

    ……

    王都伟也听到了枪声,方醒给他的命令是维持城中秩序,不许出现乱兵伤害百姓的事件。

    可在听到枪声之后,王都伟还是忍不住在担心。

    “会不会被突破了?”

    王都伟认为,作为客兵,聚宝山卫一旦被突破,那就别想着再能翻身。

    看到军营方向火光冲天,王都伟咬牙道:“分出五百人跟我走!”

    等王都伟带着麾下,气喘吁吁的还没跑到军营时,就听到一声大喊,然后密集的脚步声就朝着这边而来。

    “谁?”

    就在此时,几百人从黑暗中冲出来,惊了王都伟一跳,直至看到那熟悉的板甲后,他才赶紧喊道:“本官王都伟,前来支援。”

    带队的副千户冷漠的看着王都伟:“按照伯爷的将令,你部应该在街上,退后!”

    王都伟心中憋屈:“本官这不是担心你们挡不住吗!”

    副千户依然是冷声道:“退后!这是第二次警告,第三次不管你们是谁,将面临着聚宝山卫的进攻,无所不催的进攻!”

    王都伟只觉得胸闷想吐血,可看到那些在黑夜中恍如地狱魔神的阵列,只得举手道:“不要误会,我部马上回去!”

    等回身走出一百多步时,王都伟就听到了哭喊声从军营那边传来,接着就是刚才那个副千户的声音在嘶吼着。

    “跪下不杀!”

    “跪下不杀!”

    整齐的喊声让人知道,叛军开始溃败了。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

    等方醒和朱高煦回到城中,吴跃早已拿下了那些叛军,并控制了全城。

    杨荣的胡须看着有些古怪,他苦笑道:“不小心被火燎了。”

    “德华,血流成河啊!”

    从未经历过城市战的杨荣先前就被血腥味给冲的差点吐了,此时看到方醒,他就提出意见。

    “在叛军高喊愿降之时,吴跃部依然在开火,起码多死了一百多人。”

    方醒眯眼问道:“那些人可跪下了?”

    杨荣想了想:“没有。”

    方醒淡淡的道:“那就对了,按照聚宝山卫的规矩,没跪地的敌人,即可视为反抗者,必杀!杀之有功无罪!”

    杨荣讪讪的道:“本官想着这些都是大明人,能不杀就不杀吧。”

    “自从他们举起刀枪,开始冲击军营始,就已经不是大明人了!”

    “他们是叛军!”

    方醒走向了吴跃,杨荣呆立原地,喃喃的道:“叛军……”

    朱高煦看到杨荣在发呆,就喝道:“赶紧清查,把那些叛逆的家眷都锁拿了,等待处置。”

    会怎么处置?

    杨荣摇摇头,带着人去清点人数,准备讯问。

    ……

    清查连夜进行,方醒没有参与,而是去了那个女人家。

    那个总旗部依然在执行着方醒的命令,守候在这条巷子里。

    房门紧闭,辛老七上前敲门:“大嫂,我家老爷来了。”

    我去!

    方醒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夜深人静,他带着几个狗腿子来到了这里,然后偷偷摸摸的……

    里面静默了片刻,然后那女人问道:“你家老爷是谁?”

    方醒上前说道:“本人方醒,大嫂开下门。”

    房门打开,方醒第一眼就看到了女人身后跪着的一个男子。

    “伯爷,小的有罪。”

    那女人也跪地道:“伯爷,民妇有罪。”

    “逃回来了?”

    方醒没去管这事,他坐在一张矮凳上问道:“你家里哪的人?”

    男子垂首道:“小的家在襄阳。”

    南人北征!

    “在这里,你觉着什么最煎熬?”

    屋子里没有蜡烛,也没有油灯,模模糊糊的。

    男子不安的道:“伯爷,小的觉着最难熬的就是……吃不饱,还有就是……浑浑噩噩的,每日都不知道要干啥,就像是……”

    “就像是在混日子。”

    方醒截断了他的话,皱眉道:“可是觉着这辈子都没啥指望了?”

    男子嗯了一声道:“小的只想着把孩儿养大,可想着养大了,他也和小的一样,有时候就恨不能……”

    恨不能什么?

    方醒很清楚,他起身道:“以后的卫所不会这样了,好好的操练,好好的教养孩子,兴许以后还能出将入相呢!”

    看到方醒出门,男子起身呆呆的道:“伯爷,果真会有那么一天吗?可小的是军籍啊!”

    大明的军籍是世袭的,跑都跑不掉,老子是兵,儿孙也是兵。子子孙孙的职业兵,然后就糜烂了。

    方醒在门口停住,仰头看着夜空,“大明会慢慢的变,不要失去希望,好好的,至少你的儿子不会变成你今日这般模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