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829章 前方就是若狭湾!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829章 前方就是若狭湾!

    斯波义淳在为难,为此他屏蔽了一干家族人等,只和上田兵呆在密室里,外面都是心腹侍卫把守,不许任何人接近。

    室内光线幽暗,斯波义淳一脸的肃杀道:“上皇让我去京都,说是让斯波家担任……左大臣一职,你认为如何?”

    “嘶……”

    上田兵的身体不禁后仰,差点就没维持住平衡摔倒。他用手在身后撑了一下,不顾失礼,赶紧问道:“主公大人,此事可真?”

    斯波义淳不以为忤的道:“上皇的亲信送来的书信,用印了!”

    “呼!”

    上田兵闭上眼睛,喃喃的道:“足利义持兵败朝鲜之后,上皇不甘寂寞了。”

    斯波义淳不屑的道:“若是早知道足利义持会兵败,上皇当年绝不会退位,如今局势大变,天皇一系必然想重振荣光,手握大权,而斯波家去了,多半就是当恶犬!”

    上田兵用那种梦呓般的语气说道:“主公大人,可恶犬也有翻身的日子啊!”

    “是啊!”

    斯波义淳的双拳紧握,喃喃的道:“这是斯波家族的机会,可也有可能会转化为危机,若是明军真的来了,斯波家何去何从。”

    “主公大人,您难道忘了当年的神风吗?倭国有神之护佑啊!”

    上田兵的面色潮红,目光炯炯的道:“主公大人,就算是明军来了,咱们也可以坐山观虎斗,且等分出胜负来再做选择。至于上皇那里当然要去,这样咱们就可以左右逢源,亏不了啊!”

    屋外的侍卫目光警惕,院子里种有几棵大树,树叶被风吹落,飘飘荡荡的,左右摇摆,好似找不到方向……

    ……

    船舱里,陈默浑身不自在的磨蹭着,看看左边,刘明正抱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的,他就下了铺位,一把抢过来。

    “看什么看?伯爷都说了,儒学可以学,但不要痴迷,那是个坑,大坑!”

    刘明也不慌,只是坐起来道:“这不是儒学。”

    “那是什么学?大明除了儒学还有什么学?呃……”

    陈默好歹也念过几年书,等低头一看,数学两个大字映入眼帘,他悻悻的道:“伯爷的方学要认真地学,不要朝三暮四,要头悬梁,锥刺股的学!”

    刘明嗯了一声,接过书本又继续研究起来。

    “无聊啊!”

    陈默很无聊,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对马岛带一个女人上船。

    “无聊就睡觉!”

    黄金麓被吵醒了,不耐烦的道。

    陈默叹道:“老黄,你倒是可以提刀杀人,可我和刘明不行啊!”

    “不,我行的。”

    刘明放下书本,唏嘘道:“以前我沉迷于那些圈子,枉读了那些书,一心只想着功名利禄,后来被伯爷一巴掌扇醒了,这才知道,世界之大,不要做井底之蛙。”

    “方学是实用之学,伯爷学究天人,可依然上阵能杀敌,帷幄中能制敌于千里之外,我不如也!萤火之光,不配与伯爷并立。”

    “我到现在明白了些事理,这实用之学吧,于读书人就是能学而用之,于军士就是能杀敌,而我文不成武不就,不过倒也知耻而后勇,只愿上阵能杀敌,归乡能教授一二童子,此生足矣。”

    “你这个……还是跟着我吧,以后吃香喝辣的忘不了你,家里的孩子也没先生教呢!”

    陈默难得大方的表个态,黄金麓终于睡不着了,坐起来道:“刘明,我觉得你不错,文,有城府,武,敢杀人,但都是半吊子,可惜了。”

    刘明眸色微暗道:“以前只是学了儒学,虽手无缚鸡之力,胸无半点牧民之策,可总觉着这大明就该是我们的。直到那次之后,我就一直在反省自己。觉着既然要想做事,那还是得学实用之学才好。”

    “既然你肯想,也肯做,那一定会有出息,我黄金麓看好你!”

    黄金麓觉得刘明这人对自己也挺狠的,身上的有些特质和自己挺像,难免生出些知己之感。

    ……

    方醒还不知道有人这般的推崇自己,他正看着委顿的朱瞻基唏嘘。

    “都吐那么久了,好歹也该不晕船了吧?”

    朱瞻基的咽喉涌动几下,边上的贾全赶紧端着个木盆上前,准备接住呕吐物。

    “没吐。”

    朱瞻基摆摆手,然后喘息着道:“以前也坐过船,可没想到会这般厉害,肚子里翻涌的不行。”

    方醒纠结的摸出两小片白色的东西,递过去:“吞了它。”

    “这是何物?”

    朱瞻基毫不犹豫的接过,然后丢进嘴里,喝一口水就吞了。

    贾全也理所当然的视若未见,然后去烧水。

    “治晕船的,马上就要到了,你若是这般模样出去,士气可好不了。”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眯眼,准备养养神。

    方醒出了船舱,走到船舷边上,小刀拎着个木桶过来,笑嘻嘻的道:“老爷,全是牡蛎。”

    从对马岛出来的时候,小刀就带了几大桶牡蛎,经常换水,倒也还新鲜。

    “烧个炭火,咱们烤来吃。”

    方醒不习惯吃生牡蛎,最多的还是烤。

    碳烤牡蛎啊!

    蒜蓉,葱花,可惜不能喝酒。

    这个可是活海鲜,后世那些排挡里的冷冻牡蛎可没法比。

    方醒记得自己就中过一次招,宵夜吃碳烤牡蛎,结果回家上吐下泻。

    感受着船身的起伏,方醒坐在矮凳上,看着没有边际的海水,突然有些想回到方家庄,从此不管外面的事务。

    牡蛎在烤架上吱吱作响,蒜香味慢慢传来,方醒看到宋建然在对面的那艘船上呵斥着几个千户官,不禁莞尔。

    朱雀卫在汉城府一战中表现的中规中矩,可后劲不足,若是没有聚宝山卫的话,估计两轮就被冲垮了。

    而等登陆之后,朱雀卫要是掉链子,朱瞻基绝对会收拾他。

    所以宋建然在未雨绸缪,而且也没来找方醒请教,显然是自尊心受不住了。

    就这样不停的航行着,船上的将士也渐渐的适应了,精气神都在提升……

    最前方的船突然打出了旗号,并开始减速。

    “前方传来信号,发现陆地……”

    “前方就是若狭……”

    整个船队都沸腾了,随着距离的拉近,更多的信号传来。

    傅显跑到朱瞻基的舱门外,激动的道:“殿下,前方就是若狭!”

    经过几天的调养后,朱瞻基的精神已经恢复了许多,他起身道:“令各部准备,马上查探敌情!”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