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823章 铸京观,火烧王宫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823章 铸京观,火烧王宫

    感冒没好,头晕,码着码着的就忘记了时间,一直写到现在。看了一下,居然有三千字。既然如此,那就发一章大的吧!

    感觉乏了,也就不求支持了!

    尽力写,写到想完结的那一天!如是而已!

    ......

    李芳远从未感到这般无力过,以至于不再保持着威严的坐姿,几乎软倒在椅子上。

    李裪看到文武官员都是面色呆滞,如同那庙里的泥塑菩萨般的,就打起精神道:“父王……”

    “大明万胜!”

    就在此时,外面山呼海啸般的声音让李裪一个激灵,他回头看着外面,不敢相信的道:“这就胜了?”

    下面的官员都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迟疑道:“会不会还在打?”

    打尼玛!

    其他人都像看白痴般的看着他,有人不屑的道:“早就开战了,这时候喊出大明万胜,必然是大获全胜,已摧敌锋锐矣!”

    李芳远面色惨白的道:“大明胜了,可见倭寇不堪一击,孤……”

    大明胜了,朝鲜会如何?

    李芳远咬牙道:“大明王师悍勇,朝鲜当恭谨殷勤,去!拿些好米和肉食准备犒军!”

    下面的官员这才‘如梦初醒’。

    “殿下,臣马上就去!”

    “哎哎!这事是本官的范畴,你这是……”

    “值此存亡之际,还分什么你我……”

    李芳远冷眼看着这些人争先恐后的抢夺着这个平日无人问津的活计,心中了然。

    这不过是被大明的战绩给吓坏了,又担心大明会挟赫赫军威收拾人,所以赶紧去套个近乎。

    兴许还想去投诚吧!

    李裪的心中悲凉,暗自记下了这些人的名字。

    几个官员你推我攘的出了大殿,其他人漠然看着,然后看到他们又转身回来,如见鬼魅。

    “敌袭……”

    轰!

    李芳远霍然起身,身体侧向后面,急切的问道:“是谁?”

    如果是倭寇,那么不用说,大明必然是败了,大家谁都别想跑。

    当先逃进来的官员面无人色的惊呼道:“殿下,是匪徒!”

    李芳远心中稍安,又转过身来,淡淡的道:“那就围剿!”

    外面起码还有三百侍卫,问题不大。

    “什么味?”

    一个官员的鼻子抽搐着,然后左右寻找。

    “殿下,是郑家的人!是郑家的叛逆!”

    外面一声尖叫后,声音就消失了。

    郑梦周?

    李芳远脸色大变,喝道:“杀了他!”

    郑梦周,朝鲜大儒,前高丽王朝的重臣,在李成桂谋反的过程中,被李芳远刺杀,全家抄没。

    可终究有漏网之鱼,这不就来报仇了!

    “杀了伪王!”

    喊杀声不绝于耳,刀枪的撞击声让人心底发麻。

    李芳远目光阴冷,冷冷的道:“果然,斩草要除根!不过今日既然来了,那就别想再回去!传令!尽数杀了!”

    李裪昂首领命,刚走出几步,身后有人喊道:“我记起来了,是火油的味道!”

    外面正在搏杀的两帮人都惊呆了,那些侍卫们最先反应过来。

    “殿下和大君在里面,快救出来!”

    “杀光篡位的李家男丁!”

    ……

    战场上,那些先前还杀气腾腾,戾气十足的倭军都跪在地上,明军也不用绳子捆绑,只是驱赶着他们挖坑。

    “两万多具尸骸,尽数斩首铸京观,身体全都埋了!”

    方醒淡定的吩咐道。

    “伯爷,京观铸于何处?”

    方醒看了周围一眼,“出去些吧,找个空旷的地方。”

    随即那些骑兵就驱赶着俘虏去收拾尸骸。

    “对,就是要让他们把自己同袍的头颅砍下来!”

    方醒很满意,“这些俘虏每日给些稀粥,但是也别太克扣了,好歹咱们需要劳力。”

    按照规划,朝鲜首先要做的就是修路。把路修好,一旦何处生变,大明骑兵即可快速赶去镇压。

    砍头对于职业军士来说不值一提,对于那些农民却是畏途。

    朱瞻基和杨荣进城去了,张辅在布置后续的追击。

    “快一些!”

    城中还有大事,方醒等不得了。

    说着他喝道:“那些贱骨头,不敲打就不会干活,抓紧时间!”

    于是那些军士就用枪托和木棍抽打着那些俘虏,催促着他们砍头。

    俘虏很多,有人砍头,有人去挑土。

    没多久,京观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升高。

    “兴和伯,京观石谁来写?”

    宋建然问道,他倒是有些跃跃欲试。

    朱瞻基在奴儿干都司写过一次,作为皇太孙来说,一次足矣,多了会被文官诟病。

    “本伯来写!”

    方醒提起笔来,略一思忖,就毫不犹豫的挥下。

    宋建然在边上羡慕的看着,这可是要青史留名的啊!

    “皇明混一域内,超三代而轶汉唐,际天极地,罔不臣妾。”

    这……

    宋建然只觉得浑身发热,双手紧紧握住,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今有倭奴跳梁,王师驰援,一战荡寇,可为后世戒!”

    “京观为凭,若有四夷作乱,斩之!”

    “此石作证,若有窥视神州,灭之!”

    “大明兴和伯方醒,斩倭寇首级,铸京观于此,敬告各方,勿谓言之不预也!”

    宋建然的身体在微微发颤,胸中一股热气在奔腾乱窜,却找不到出口,等方醒把笔往地上一掷,转身大步离去后,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

    长啸声引来了那些将士的关注,不少人都蜂拥过来。

    “谁识字的,出来给大家说说。”

    有人心痒的道。

    “我我我!”

    一个年轻军士满脸的显摆出来,然后开始念碑文,念完之后,有人就说不懂,让他解释。

    “咳咳!伯爷这话的意思呢……”

    年轻军士眼睛乱转的道:“这是在说咱大明要征服那个……看到的地方,也就是说,咱们看到的地方,就是大明的疆土。”

    “这个好!本就该是咱大明的疆土!”

    看到有人认可,甚至连长啸完的宋建然都在含笑看着,这军士就更得意了。

    “咱大明现在比什么汉唐都厉害,所以全天下的异族,就该是咱大明的小妾,不服气的就打,打到他们承认为止。”

    宋建然本想纠正一二,可当他看到那些将士们都面色潮红,神色激奋的模样,就若有所思的忍住了。

    “兴和伯告诉那些异族,你们要好好的看看这个京观,若是日后有谁敢作乱,敢占咱大明的便宜,那就别怪咱们没提前告诉你,到时候就等着大明王师上门灭族吧!”

    硝烟渐渐散去,这些将士们都默默的站在京观前,看着那块石碑。

    “这天下都是咱大明的!”

    一声大喊,顿时就激起了风云。

    “这天下都是咱大明的!”

    喊声震天,那些正在干活的俘虏面如土色。

    ……

    城门里,朱瞻基和杨荣正在安抚在此处处理伤口的伤员。

    “派去查找矿山的人回来了吗?”

    方醒已经脱掉了盔甲,不过没时间去洗澡。

    杨荣摇摇头,“兴和伯确定那边就有铁矿和铜矿吗?”

    “当然有,朝鲜人自己就有所发现,不过没有能力开发罢了。”

    那边不但有茂山铁矿,再过去还有鞍山、本溪铁矿,完全就是一个大矿群。

    “这块地方的铁矿,足够大明使用几百年!甚至更久!”

    大明以后的矿产资源必将会扩大化,本土的矿产只能勘测,不能开发。

    而朝鲜的铜铁矿更是储量惊人。

    “这里的煤炭很多,钢铁自给自足不成问题,还有……”

    还有铀矿啊!

    这个小地方居然矿产那么多,以后和北方连成一片,那个工业的规模能吓死人。

    “回头我会上一份奏折,让朝中多弄些移民过来,媳妇免费送!”

    杨荣有些顾虑:“会不会变成强抢?那名声可不好听啊!”

    方醒不屑的道:“杨大人多虑了,朝鲜人穷的够可以的,能嫁给大明的百姓,那是她们的福气,再说还有倭国女人呢!”

    “上国!知道吗?大明是上国!”

    什么是上国?

    “朝鲜的女人应该争先恐后的嫁给大明的百姓,大明的平民就能娶到朝鲜的贵族女子,朝鲜人以到大明定居为荣,以说大明话和写大明字为荣,这才是上国!”

    杨荣听了顿觉胸中火热,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吗?

    可他看到方醒的嘴角微翘,好像是在讥笑和自嘲,就揉揉眼睛,再看去时,方醒已经恢复了正常。

    “城中起火了!”

    这时有人叫喊起来,方醒和杨荣回身一看,城中果然多了几处浓烟。

    杨荣干咳道:“兴和伯,殿下不在,英国公也不在,你拿个主意吧!”

    方醒瞥了一脸懵逼的朱瞻基一眼,笑而不语,而是拿起望远镜看向了远处巡查的朝鲜军士,等那些朝鲜人都慌乱的消失后,他才厉喝道:“城中有人作乱,来人,跟着本伯进城!”

    杨荣马上变脸道:“快快快!记得保护朝鲜王!”

    ……

    当方醒带着一个千户所赶到王宫外时,里面已经被烈焰给笼罩了,根本就不能进去。

    “怎么回事?!”

    方醒的到来让外面救火的朝鲜人找到了主心骨,一个官员哭喊道:“兴和伯,先前有郑氏余孽趁着外面大战的机会,带人冲进了王宫中,然后杀人放火。都没了呀!除了下官,都没了呀!”

    方醒走近去,忍受着那些垮塌的大木头燃烧的高温,铁青着脸问道:“侍卫呢?那些连本伯都敢翻白眼的侍卫呢?嗯?”

    这官员恨恨的看着那些提着水桶,只敢在外围浇水的侍卫道:“没用啊伯爷,都是酒囊饭袋,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人!”

    鹰扬卫全是由贵族子弟组成,酒囊饭袋不至于,可娇生惯养却是少不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