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89章 长亭外,古道边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89章 长亭外,古道边

    姚广孝坐在车里,对着方醒微微颔首。

    朱高燧的马车就在边上,他看到方醒后就郁闷的道:“方醒这是想干什么?”

    朱高燧被朱棣拒绝后,谢忱也深受打击,可此时也只得打起精神道:“王爷,在下看他是想把那些童男童女送给少师吧!毕竟少师精通佛道,肯定是用得上的。”

    “哎呀!本王怎么就忘了呢?居然让他抢了先,该死!”

    朱高燧懊悔不已。

    人老了就怕死,朱高燧不认为有谁会例外。

    而通过佛道来求长生,古往今来从不少见。

    朱高燧的眼神一变,阴森森的道:“回头就让人上奏折,弹劾,一定要弹劾!”

    胡广也是心中微动,他听到杨荣在身后叹息,金忠在低声喝骂,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咦!

    稚嫩的歌声响起,胡广睁开眼睛。

    杨荣和金忠都不禁失笑,然后沉浸在这优美的歌声之中。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姚广孝看着那些表情严肃的孩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童年,成人,郁郁,奋发……

    知交大半零落,鄙夷,不解……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新奇的唱法,整齐的童声,这一切让众人都沉默了。

    姚广孝微微偏头,屈指弹去一滴浑浊的泪水,然后对方醒拱手道:“兴和伯有心了。”

    方醒躬身道:“少师珍重。”

    说完方醒就转身离去,大家这才发现,他和那些童子居然是步行来的。

    姚广孝干咳一声,车队缓缓而去。

    在场的人都有些呆滞,一个文官想继续送,可出去几步,却发现只有自己一人,就讪讪的退了回来。

    “这词不怎么样啊!”

    一个文人酸溜溜的打破了寂静。

    胡广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然后也走了。

    杨荣只觉得那股子萧瑟之意还在胸中回荡,就淡淡的道:“诗词不必华美,应景最好。”

    随着送行诸人的各自归去,这首歌也跟着传遍了金陵城。

    “知交半零落啊!”

    解缙有些颓然,大早上的不去书院,就赖在方醒的书房里喝酒。

    等方醒抱着土豆再次进来时,解缙已经是醉眼朦胧了。

    “一壶浊酒尽余欢,哎!”

    解缙把酒杯一扔,跌跌撞撞的起身道:“老夫也来日不多了,德化,到时候你也得给老夫作一首,还是这般唱法。”

    方醒哭笑不得的叫辛老七来扶着他,然后说道:“解学士,昨日晚饭您好像才吃了三碗,大肥肉也吃了好几片,这还早吧?!”

    解缙摆手道:“活不长了,活不长了!老夫去矣!”

    方醒笑着进了内院,铃铛马上就跑过来,直立着伸出前腿,扒在方醒的胸上。然后大舌头伸出来,拼命的想去舔土豆。

    “啊啊啊!”

    土豆欢喜的伸手去拍打着铃铛的脑袋,方醒赶紧把他举高,然后喝道:“铃铛赶紧滚蛋!”

    铃铛呜咽几声,跟着方醒进了内室,然后就趴在门内,眼巴巴的看着被送到张淑慧手中的土豆。

    小白过来按住它的脑袋道:“铃铛,土豆还小,不能陪你玩耍,等明日我们去山上好不好?”

    “玩玩玩,整日就知道玩,也不知道把那些账目整理一下!”

    张淑慧抱着土豆,意气风发的道。

    “啊啊啊!”

    土豆也双手乱舞的在叫嚣着。

    “劳逸结合嘛!别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方醒劝了一句,然后赶紧拉着扁嘴的小白跑了。

    张淑慧气的发笑,然后咬牙道:“夫君您就护着她吧,我看等她生了孩子咋办?”

    小白带着铃铛一溜烟就跑了,方醒笑了笑,然后出去见客。

    ……

    宋建然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那么尴尬过,所以在看到方醒后,他挤出些笑容道:“兴和伯,下官……前来请教。”

    方醒愕然道:“宋大人客气了,方某文不成,武不就,真不知道有何能帮到你的。”

    宋建然窘迫的道:“下官近日操练朱雀卫,有些……错谬,恳请伯爷指点一二。”

    方醒皱眉道:“聚宝山卫就那些手段,你都见过,甚至是在战阵上也参与过,难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宋建然更尴尬了,只好躬身不语。

    方醒犹豫了一下,他不想掺和朱雀卫的事,那会犯忌讳。

    “宋大人,此事请恕方某不能应承。”方醒的语气很坚决。

    ……

    宋建然觉得自己坐蜡了,他知道,若是不能把朱雀卫操练出个样子来,朱棣绝壁会收拾他。

    所以出了方家,他在外面转了许久,最后只得去了宫中。

    “陛下,臣……有罪!”

    朱棣很惆怅,他原先对聚宝山卫多少有些忌讳,可随着方醒毫无保留的提供火器,并大方的让宋建然去学习之后,那些忌讳都消失了。

    可!可你居然说自己操练不出聚宝山卫的神韵来!

    “可是下面的人不尽心吗?”

    朱棣的话里带着杀意,宋建然差点就吓尿了,赶紧说道:“陛下,也不是,只是不知道为何,臣看朱雀卫都没有聚宝山卫的神韵,差距……颇大。”

    宋建然不敢欺瞒,他害怕哪天上了战场,要是打了败仗,自己的脑袋肯定不保。

    朱棣的神色稍缓,问道:“可知是为何?”

    老朱在军事上的造诣很深,谁要是想欺骗他,那是自己找死。

    宋建然颓然道:“陛下,臣已经把聚宝山卫的那一套都操练上了,可……臣愚钝,臣有罪!”

    朱棣皱眉道:“那你可想到解决之道了吗?”

    一个朱雀卫的耗费,几乎能抵得上好几个同等人数的卫所。

    投入那么多的钱粮资源,若是操练出一个四不像,朱棣真的要杀人了。

    宋建然无奈的道:“臣先前想去请兴和伯指点,可兴和伯却没答应。”

    蠢货啊!

    朱棣觉得有些疲倦,那是在胡乱伸手,方醒当然不会同意。

    若是朱雀卫也被方醒渗透了,那后果实在是酸爽。

    君臣猜疑,那就是朝纲混乱的开端!

    “来人。”

    “陛下。”

    朱棣摆摆手道:“去把兴和伯叫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