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64章 千里之外的示警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64章 千里之外的示警

    作为一位富有进取心的皇帝,开疆扩土当然是最大的成就。

    看完操演后,朱棣问道:“那些工匠打造了多少枪炮?”

    方醒知道朱棣动心了,也不隐瞒:“陛下,三四千支火枪总是有的,火炮还得等交趾的铜运到之后再行铸造。”

    朱棣沉吟了一下,“朕欲组建一卫,操练与聚宝山卫相同,宋建然。”

    “陛下!”

    宋建然跪地,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作为朱棣的侍卫统领,宋建然的地位超然,可随着朱棣年龄的增大,宋建然也有了些危机感。

    一旦朱棣去了,他肯定会被闲置,一辈子都别想有出头的机会。

    如今机会上门,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就等着朱棣开口让他组建个几个卫。

    “先组建一卫,人就从在京诸卫里挑选,身家要查清楚。”

    上次清查诸卫军籍,结果发现了不少弊端。而火枪和火炮的威力大,朱棣不想让自己置身于险地。

    “就立营在朝阳门外。”

    昨晚上写完那两章后情绪不大好,后面就有些心不在焉了,多谢提醒,已经修改了些。

    .......

    朱棣交代完毕后就走了,宋建然想留下请教方醒,可他却还没卸职,只得心痒痒的跟着回宫。

    等人一走,林群安也不忌讳王贺就在边上,愁眉不展的道:“伯爷,以后咱们聚宝山卫是不是就成后娘养的了?”

    很明显,这支即将组建的卫所将会是由朱棣直辖,那么聚宝山卫的地位肯定会降低。

    而且一个是孙子的亲卫,一个是爷爷的亲卫,这……难怪林群安的信心不足。

    方醒说道:“打铁还得靠自身硬,咱们只要牢牢的掌握住一点,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伯爷,是什么?”

    林群安按捺不住的问道。

    方醒负手而立,看着那些开始整队的将士,自信的道:“只要我们永远都保持着领先,那谁都没我们重要!”

    等方醒走后,几个人想着方醒的话默默无语。

    沈浩挠头道:“伯爷的意思是说……咱们要一直比其它的卫所厉害?”

    吴跃说道:“是这个意思,可咱们就这点东西,新成立的卫所肯定都要学了去,怎么继续保持着领先?”

    林群安在纠结,王贺鄙夷的道:“看看你们的模样,看看,真是丢人!”

    沈浩怒道:“监军,那你说怎样才不丢人?”

    王贺先前被朱棣看了一眼,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时候,他摸着光溜溜的下巴道:“兴和伯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有他在,聚宝山卫就不会差!”

    林群安无奈的道:“可那是伯爷的功夫,伯爷一再强调,要咱们主动主动,再主动,不要什么都等着他来安排!”

    “那不就结了!”

    王贺脑袋后仰,一脸倨傲的道:“咱家就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集思广益,看看你们,都闷着,也不知道召集些人来商量,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王贺大笑着,有些尖利,可渐渐的他就发现不对了。

    沈浩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怒道:“老王,今晚你别再想偷酒喝!”

    吴跃也阴测测的道:“监军,先前他们抓了几条肥蛇,嘿嘿!”

    王贺早就被这帮子兵痞给带坏了,喝酒,吃蛇肉,什么都来。

    闻言他的笑意就凝固在脸上。

    ……

    时间回溯,初秋的草原,正是牛马羊膘肥体壮的时候,几匹马儿缓缓而来。

    赵布的脸上胡须老长,有的地方甚至都在蜕皮,嘴唇干裂,眼神茫然。

    身后的四名使团成员都是相同的模样,大家就像是行尸走肉般的坐在马背上,看着一望无垠的草原。

    不知道过了多久,垂首的赵布听到了身后的一声轻咦,这段时间逃亡的经历让他马上就拔出刀来。

    “可是有追兵?”

    正准备回头的赵布突然呆滞了,他呆呆的看着前方出现的那一队骑兵。

    那熟悉的战袄,熟悉的兵器……

    赵布忍不住热泪盈眶,高举双手喊道:“我们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

    ……

    今天是土豆的满月,也是张淑慧出月子的时间。

    一大早,张淑慧就去了浴室,一个时辰后才出来。

    从秦嬷嬷的手中接过已经醒了的土豆,张淑慧问道:“夫君呢?”

    秦嬷嬷道:“老爷去了宫中,说是陛下召见。”

    ……

    乾清宫中只有重臣,朱棣身着戎装,杀气腾腾的道:“朕派去的使者被阿鲁台扣押,拼死逃出了几人,副使战死!”

    大明的使者被斩杀不少见,但大多是在明初。

    永乐朝的大明横扫四方,放眼看去,好像再无对手。

    可阿鲁台居然来了这一手,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在打朱棣的脸,在打大明的脸。

    张辅一改韬光养晦,出班道:“陛下,臣请加强兴和到开平一线的戒备。”

    朱棣沉声道:“此事已经着手了。”

    胡广出班道:“陛下,敢问阿鲁台如何?”

    朱棣指指站在边上的那人,那人马上说道:“瓦剌战败后,马哈木败亡,其子脱欢被俘,赵大人说,那脱欢能屈能伸,加上其母萨穆尔公主的身份,瓦剌虽然失败,可以后必能再次崛起,成为我大明的隐患。”

    这话里完全就把鞑靼放在了一边,胡广觉得不对,可吕震却抢先了一步。

    “陛下,臣记得马哈木之子并未有人叫做脱欢!”

    吕震的好记性是朝中有名的,所以他说不是,那一定就不是。

    那人说道:“原先叫做巴噶木,后来被阿鲁台改的名。”

    方醒的眸子一缩,他想起来了,那个该死的脱欢!

    吕震愕然,然后问道:“可目前阿鲁台占据了上风,脱欢不过是丧家之犬,为何要看好他?赵布在想什么?”

    赵布是礼部的人,所以吕震这话倒是不算逾越。

    那人也不大清楚,所以只是尴尬的站在那里。

    “阿鲁台只是野狗,而有着萨穆尔公主在的瓦剌却是狼,能撕咬我大明的狼!”

    方醒出班道:“陛下,阿鲁台惜身,天生格局就在那了,成不了气候,所以臣以为还是要以瓦剌为重。”

    朱棣摇摇头道:“阿鲁台的声势越发的大了,不可大意,朕欲使人去兴和一线,方醒,你可愿走一遭?”

    现在是南方清理卫所的关键时刻,朱棣不可能离开,也不能离开。

    张辅想起方醒喜爱那个儿子的事,怕他脑袋发昏,就说道:“陛下,阿鲁台没有两年的时间,绝不敢南向大明,所以此次也就是去哨探一番罢了。”

    朱棣看到方醒一脸的不舍,就皱眉道:“儿女情长,像什么模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