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56章 秋风起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56章 秋风起

    朱棣的心腹不多,相对于外官而言,他更相信内宦,只不过在涉政这一块上卡的还不错,所以没有出现宦官权势滔天的情况。

    武勋中,柳溥的老爹柳升算是一个心腹,专掌神机营,现在更是在北平监工皇城。

    至于方醒……

    “你是太孙的老师,又喜爱郡主,那你说说,如果别人要谋逆,你是何看法?”

    解缙觉得方醒是想多了,想偏了。

    “你这就是最铁心的太孙党,除非是太孙想谋逆,否则你就是心腹,明白吗?”

    方醒觉得不是这样的,“太孙的是太孙的,陛下的是陛下的,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那就是陛下觉着你顺眼,觉得你这人惫懒,没有大志,快去吧!”

    解缙两句话赶走了方醒,看到他还没醒悟书房里只有自己一人,就笑了笑,然后找到了方醒藏酒的地方。

    “好酒啊好酒!”

    就在解缙得意的时候,方醒已经召集了家丁,朱棣的侍卫头领宋建然也赶来了。

    方醒也不忌讳,一脸意气风发的道:“特么的!纪纲这兔崽子终于要完蛋了,把人撒出去,方五和小刀都出去,再从斥候百户调集人手,把纪纲给我盯住了,等陛下的旨意一到,哈哈哈哈!”

    宋建然皱眉道:“兴和伯,有句话下官想提醒一下。”

    方醒伸手道:“请说。”

    “纪纲的身边有人,身手不差,如果被他侦知了有人跟踪,纪纲必然会铤而走险,所以……是不是再谨慎些。”

    ……

    这特么的怎么感觉就像是身处土匪窝呢?!

    回到宫中,宋建然把方醒的安排说了一下,也把自己的顾虑交代出来。

    朱棣想起大太监回来的传话,不禁笑道:“那竖子就是个记仇的,纪纲几次三番的触怒他,可他还知道顾全大局,没有动手,这下有了机会,他自然会全力以赴,无需担心。”

    宋建然才是最贴身的心腹,所以他也敢说话:“陛下,臣担心纪纲会不会铤而走险?”

    朱棣不屑的道:“野狗般的货色,也敢背主?朕就等着他动手,最好把那些藤蔓都拉出来,让朕省省事!”

    俾睨众生的朱棣让人心折,宋建然俯身道:“陛下,臣懂了。”

    朱棣冷哼道:“你注意盯着老二和老三,主要是盯住……老三,看看他和那条野狗有何联系!”

    宋建然身体一颤,低声应命,抬头看去,大太监面无表情的模样,而黄俨却垂手看着大门外。

    黄俨的表情很古怪,宋建然看了一眼,赶紧就告退了。

    朱棣起身活动着手腕,淡淡的道:“谁想去通风报信啊?”

    大太监漠然,黄俨的身体一颤,转身跪地道:“陛下,奴婢不敢。”

    朱棣冷冷的道:“朕知道你和老三走动亲密,此事若是走漏了半点风声,朕活剐了你这条老狗!”

    黄俨俯身叩首,颤声道:“奴婢不敢,陛下饶命……”

    大太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重归于平静。

    帝王之怒从来都是千变万化,你若是以为自己安稳了,那就是大错特错!

    没有征兆,让人百般猜度都无法猜到,这才是帝王之术!

    ……

    小伯爷土豆已经成了婉婉最近心爱的玩具,每次一来就会逗弄一番。

    “土豆,快叫姑姑。”

    婉婉趴在木摇床的边上,手里摇着个银铃,清脆的声音让土豆四处寻找,可还没满月的婴儿视力太差,最后只是看到个模模糊糊的东西。

    看到土豆定定的看着银铃,婉婉喜翻了,“方醒,土豆认得我了。”

    方醒正在给土豆准备玩具:一个拨浪鼓,闻言就说道:“这般大的孩子看不清东西,婉婉,你确定土豆认得你吗?”

    “当然!”

    婉婉骄傲的把银铃挂在床上,然后轻轻的摇晃着摇床。

    铃铛守在摇床边上,看到大黄大摇大摆的想进来,就龇牙咧嘴的咆哮了一声。

    可大黄却不慌不忙的踱步进来,左右看了一下,估计是没看到小白,又高傲的踱步出去。

    门口来禀告的丫鬟差点就撞到了大黄,大黄脖子一低,就准备啄人。

    “咳咳!”

    方醒干咳一下,大黄想起被收拾的那几次,就高昂的叫了几声,扑闪着翅膀,得意洋洋的跑了。

    “老爷,外面来了个朝鲜的什么大君,还带了礼物求见。”

    方醒厌恶的道:“这家伙来干嘛?难道想行刺?”

    土豆被这声音吓了一跳,那小嘴努起来,看样子要哭。

    婉婉惊道:“方醒,土豆要哭了!”

    卧槽!

    方醒马上就忘记了什么朝鲜大君,赶紧去哄儿子。

    李裪坐的很安稳,甚至是目不斜视。桌子上的那杯茶水从滚烫到微温,他依然安之若素。

    小刀在外面瞟了几眼,然后对辛老七说道:“七哥,这人有些城府,咱们可得盯着点。”

    辛老七嗯了一声:“若是不安分就杀了!反正也是异族人,老爷不会怪罪的。”

    小刀摸摸飞刀,有些扔一把的欲/望。

    等方醒进来时,那杯茶已经冷了。

    “见过兴和伯。”

    李裪仿佛只是刚到,起身拱手的动作行云流水。

    方醒微微颔首道:“大君此来何事?”

    话很生硬,可李裪依然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兴和伯,在下景仰大明的文化,想去国子监就学,敢问兴和伯可否?”

    方醒眯眼看着李裪,心想你也配做彼得大帝?

    “此事你该去找礼部吧?”

    李裪诚恳的道:“兴和伯,在下去过礼部,可连门都没能进去,想到您一直在提倡与邻为善,所以就……”

    吕震最善于趋利避害,在知道朱棣对朝政策变化的情况下,他哪敢放你去国子监!

    方醒面无表情的道:“既然你提到了与邻为善,把本伯也放句话在这里。”

    李裪马上肃容坐正,就像是个小学生准备听老师教诲。

    “前面的事本伯已经在朝鲜了断了,两国以后还是好邻居,好朋友嘛!”

    李裪点点头,不过并未露出喜色。

    这位兴和伯是赫赫有名的对外强硬派,从交趾到奴儿干都司,多少异族人死在他的手上!

    方醒笑了笑,有些僵硬:“朝鲜狭长,山多地少,若是想发展,国子监没有这等功课,所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