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48章 狗入穷巷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48章 狗入穷巷

    朱高煦抓了一把坚果,轻松的用手指头捏开,然后扔进嘴里,最后配上一口酒。看他那陶醉模样,多半是许久都未曾这么悠哉了。

    “那日本王去了宫中,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在呵斥婉婉,忍不住就绊了他一跤。”

    简单的叙述,可却让方醒的眉头都皱紧了。

    “王爷没和陛下说这事?”

    “没!”

    朱高煦把坚果壳扔到地上的木制垃圾桶里,傲然道:“本王多大了?难道还要去告状?丢人不丢人!”

    呃……

    方醒无奈的道:“王爷,此一时彼一时啊!这事本就是赵王理亏,您干嘛得背着?”

    朱高煦有些扭捏的道:“解缙那个老家伙上次不是给本王白眼吗,本王可不想被他看扁了。”

    方醒捂着额头,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位王爷的‘耿直’。

    “罢了,不过此事陛下肯定清楚,那赵王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方醒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银制的扁平酒瓶,“王爷出关,咱也没啥贺礼,这个酒瓶就送给王爷了。”

    朱高煦接过酒瓶,爱不释手的道:“这东西精巧,就是小了些,两口就没了。”

    蒸馏酒现在不流行,酿造酒的度数又低,朱高煦这等酒量,这个酒瓶装十瓶都不够他喝的。

    这是个可以交朋友的人!

    方醒笑着从桌子底下吃力的拉出两个酒坛子。

    “王爷打开闻闻。”

    朱高煦迫不及待的打开泥封,揭开,然后陶醉的闻了闻。

    “好酒!”

    坛子里的二锅头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让方醒有些受不了。

    可朱高煦却马上伸手进去蘸了一点来尝尝。

    “好!好酒!”

    朱高煦赶紧把酒坛封上,然后坐下来道:“方醒,果然够意思!”

    “不像是老三那个阴人,当面一个样,背后一个样,不像男人!”

    ……

    不像男人的朱高燧此时正斜依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懒洋洋的看着几个侍妾在鱼池边上嬉闹。

    “啊……救我……”

    几个女人一起打闹,不知是谁推了一把,噗通一声,最漂亮的那个侍妾掉进了池子里。

    那几个女人都尖叫起来,然后回身看着朱高燧。

    朱高燧的身后有两名太监,可这两人却纹丝未动。

    这时一个男子悄然过来,低声道:“王爷,纪纲遣人来了。”

    朱高燧饶有兴致的在看着那个侍妾在水里载浮载沉,闻言就皱眉道:“何事?”

    “王爷,纪纲想动动方醒。”

    朱高燧遗憾的看到那几个女人居然寻找到了树枝,把那个侍妾给拉了上来,然后冷笑道:“他想干什么?”

    这时谢忱急匆匆的过来了,他低声道:“王爷,纪纲不大对劲。”

    “本王当然知道他不对劲!”

    朱高燧咬牙切齿的道:“这条野狗越发的诡秘了,现在他整日躲在锦衣卫衙门里孵蛋呢!”

    谢忱说道:“王爷,他会不会……另寻一个靠山?”

    “他不敢!”

    朱高燧不屑的道:“除去本王之外,谁敢?”

    “王爷,咱们得小心,那纪纲要是疯了,在下担心他会铤而走险。”

    朱高燧的脸色阴阴的:“父皇那里在寻机,纪纲不是傻子,他上次试探过,可父皇太过于刻意,纪纲肯定察觉了。但他又能怎么样?难道他敢造反吗?”

    “王爷,那他会不会胡乱攀咬?”

    “有证据吗?”

    朱高燧得意的道:“本王和他交往都是空口白牙,他若是攀咬,那就是污蔑。污蔑一位王爷,还是当朝最受宠的王爷,他纪纲难道不知道这是在自作孽吗?哈哈哈哈!”

    谢忱想想也是,就笑道:“王爷做事果然是滴水不漏,在下佩服!”

    那个上岸的侍妾凄凄惨惨的往这边看了一眼,朱高燧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结果嗝儿一声,那侍妾居然就这么幸福的晕了过去。

    朱高燧惆怅的道:“可惜这厮被父皇拿捏的死死的,不然还真是有机会啊!”

    谢忱迎合了几句,然后就匆匆的去处理事情。

    走在花园中,谢忱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做事滴水不漏,比太子还少出错,呵呵!”

    谢忱摇摇头,叹息着远去。

    身为王爷,不出错那就是有野心,这人人都知道。

    做事不出错,这人不是天才就是……胆小而惜身!

    没有担当啊!

    ……

    锦衣卫的人发现,最近自己的顶头大佬纪纲居然变和气了。

    一路保持着微笑,纪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王谦已经在了,见到纪纲后,他起身紧张的问道:“大人,赵王是什么意思?”

    纪纲的微笑瞬间消失,伸手抓住笔洗,作势欲扔,可最后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那个缩卵的杂/种!”

    纪纲呼哧呼哧的喘息着,眼睛红红的道:“他肯定是察觉到了陛下不对劲,然后就想撇清,说不准还想在本官的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王谦也不顾尊卑,直接瘫坐在椅子上,用一种梦呓般的语气说着自己的恐惧:

    “大人,赵王是陛下最宠爱的幼子,若是他觉得咱们危险了,那肯定不会错!”

    “我知……我知……”

    纪纲扶着桌子边缘,目光呆滞的道:“我近期每次给陛下送上该惩治的官员,可每次都会被打回来,王谦,陛下这是要收手了!”

    王谦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大人,狡兔死啊!”

    纪纲默默的看着阳光映照在地上,身体渐渐的开始颤抖起来,幅度越来越大……

    “哈哈哈哈……”

    王谦诧异的看着纪纲,觉得他是疯了。

    “大人,这种时候……呃!”

    纪纲转身,脸上的狰狞惊住了王谦。

    “咱们不是猎犬!不是!”

    纪纲眯眼,原先那个毒蛇般的锦衣卫指挥使又回来了。

    “他们不是说咱们是野狗吗?那咱们当一回野狗又何妨!”

    野狗不认主,为了食物谁都不认!

    王谦的精神一振,坐直了问道:“大人,咱们怎么弄?”

    纪纲嘿然道:“咱们不能乱,乱了就是自找苦吃!”

    这时庞瑛来了,他满头大汗的道:“大人,汉王去了方家。”

    这个时候庞瑛已经顾不上诏狱了,大家都是一损俱损的关系,所以他全力协助纪纲摆脱目前的困境。

    纪纲冷笑道:“那位傻乎乎的,上次赵王不过是卖了个破绽,就让他被禁足那么长的时间,不足为惧!”

    庞瑛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赵王府中今日有侍妾落水,赵王和心腹商议事情,视若未见。”

    纪纲振眉道:“那位就是阴人,和太监一个德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