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42章 对外战略的变化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42章 对外战略的变化

    “被吓死了?”

    方醒一溜烟跑下去,沉痛的表情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人是在深切的怀念着大明的友人。

    使者们都围拢过来,有人问道:“为何说他是被吓死的?你可有证据?”

    御医指着占城使者嘴角的深色呕吐物,不屑的道:“胆都被吓破了!不是吓死的,难道是被太阳晒的?”

    呃……

    使者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位占城使者为何会害怕。

    “让一下让一下!”

    辛老七粗鲁的推开挡路的使者,使者大怒,回身就准备呵斥。

    可当他看到辛老七身后的方醒后,马上就堆笑道:“兴和伯也来了?”

    唰!

    瞬间所有的使者纷纷侧目,看着方醒缓缓走进来。

    占城使者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的呕吐物看着有些恶心。

    方醒蹲下去,伸手一抚,叹道:“都是大明的好朋友,你这是何必呢?大家好好的共享大明发展的果实不是更好吗?”

    这是在警告我等吗?

    那些使者都有些脚软,再想起传说中在大海上失踪的榜葛刺使团,顿时脸上都堆满了笑意。

    这个大明啊!

    方醒松开手,尴尬的发现占城使者的眼睛还是没闭上。

    “他这是想回归故土吧,回头交给礼部,让他们烧成灰送回去。”

    方醒拍拍手起身,冲着朱高燧笑了笑:“王爷真是古道热肠啊!要不他的后事就请您搭把手?”

    朱高燧看着那死不瞑目的使者,一个激灵:“本王是代替父皇来看看情况。”

    朱高燧一溜烟跑回去:“父皇,占城使者被吓死了!”

    朱棣为之一怔,心里面尴尬的无以复加。

    他只是想震慑一番这些只想占便宜的藩属国,可没想到居然会过头,把人给吓死了。

    朱棣的地位不好处理此事,不管是慈悲还是严厉,都有些掉价,而且容易被这些使者误认为是在表态。

    朱瞻基察言观色,就说道:“皇爷爷,要不就等着下次出海时带上吧,然后让礼部去一个人,把情况说一下,顺便安抚一下他的家人。”

    朱棣微微抚须颔首,心中估计有些得意于自己调教出来的接班人的表现,所以手用劲大了些,刚上来的方醒看到了朱棣缩回去的手中带着一根长长的胡须。

    “咳咳!”

    方醒低头干咳着,而朱高燧却有些窘迫。

    占城使者就算真是被吓死的,可他也不该当众说出来。

    这话要是传出去,对大明当然是鼓舞,可对四邻却有些不大妥当。

    ……

    “此事应当让它自由发散,赵王此举有些把屎盆子往大明的头上扣的意思,傻不傻啊!”

    文官中有人嘀咕了一句。

    朱棣起身道:“此事就由礼部照此办理。”

    吕震躬身应命,然后一行人跟随着朱棣,浩浩荡荡的回去了。

    方醒赶紧叫人把占城使者的尸骸带上,追上了吕震。

    “吕大人,这事陛下可是交给你们礼部了,赶紧带走啊!”

    方醒不二话,指指吕震的那匹马,马上有人把占城使者的尸骸放在了马鞍上。

    “吕大人慢走,下次再来啊!”

    方醒笑眯眯的挥挥手,仿佛是在送一位多年的老友。

    吕震面色铁青的看着那具尸骸,在脑海里已经把方醒碎尸万段。

    这匹好马带了死人之后,他吕震还会要吗?

    那些文官看到这个画面都笑而不语,谁让陛下说了那句话呢!

    若是吕震和方醒的关系不是那么恶劣,聚宝山卫肯定会派人把尸骸送到焚烧的地方去。

    如今……呵呵!

    ……

    方醒一溜烟就回家了,而关于本次大阅的轶事在金陵城中飞快的流传开来。

    “那人真是被吓死的?”

    “肯定没错,礼部的吕大人回来的时候,他的马背上都带着尸体呢!”

    “啧啧!我大明的军阵果然是天下无敌,居然能把人活活吓死!”

    “不过吕大人真是尽忠职守啊!居然亲自把那使者的尸体带回去,这要是换了其他人,谁管你啊!最多在聚宝山下叫几个人抬到化人场烧了就是。”

    “……”

    ……

    方醒一回家就抱起了土豆,真想凑过去亲一口,可又担心把土豆那娇嫩的肌肤给弄伤了。

    张淑慧一觉醒来精神不错,只是室内不通风感觉有些闷热。

    在坐月子这件事上,方醒拗不过张淑慧,所以只是让人送了热水来,让丫鬟给她擦擦而已。

    “夫君,土豆很能吃呢!”

    张淑慧看着这对父子,眼中的柔情都要化了。

    “那就给他吃,小孩子白白胖胖的最可爱了。”

    方醒想起以后可以去咬土豆那嫩藕般的手臂,不禁都有些期待了。

    小白在边上眼馋的说道:“少爷快些,我要抱土豆。”

    张淑慧轻笑道:“等你家少爷给你一个,到时候你每日就有的头痛了。”

    土豆的身体不错,只是有一点很讨厌,那就是哭。

    这位方家的大少爷一哭起来就很难收回去,一家人被折腾的惶惶不安。

    问了焦晃关于张淑慧的情况,得知恢复的不错后,方醒终于放松了下来,接着就有人禀告朱瞻墉和婉婉来了。

    “他怎么也来了?”

    方醒有些不爽,如果只是婉婉来,那么大家不用管什么规矩,可朱瞻墡却不一样,大家没那么熟。

    “方醒,我要看孩子,我是姑姑。”

    婉婉人未到,声音就传来了。

    方醒含笑看着婉婉冲进来,铃铛和大黄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就笑道:“自己都要人照料,你算是哪门子的姑姑!”

    婉婉噘嘴道:“我就是姑姑,再小都是!”

    方醒笑着摸摸她的头顶,然后看向了在院门外有些羡慕看着这边的朱瞻墡。

    朱瞻墡已经九岁了,长的唇红齿白。看到方醒过来,他拱手道:“兴和伯好。”

    方醒笑了笑:“郡王是陪婉婉来玩耍的吗?”

    朱瞻墡有些窘迫的点点头,方醒就笑道:“等婉婉出来吧,到时候让她带你在庄上玩耍。”

    虽然只有九岁,可在这个年代也多多少少得避讳些。

    方醒去了书房,解缙正细细的品尝着他的藏酒,黄钟也不时的喝一口,两人就着一碟子花生米,悠闲而洒脱。

    看到方醒进来,解缙一点儿被人抓现行的愧疚都没有,只是笑道:“当了爹就不一样了,连酒都不喝了。”

    方醒疲惫的坐下后说道:“这孩子太折腾人,半夜一哭就得起来哄他,还得送去喂奶。”

    解缙笑了笑,然后问道:“陛下这是要改变对藩属国的方略了吗?”

    “差不多。”

    方醒抓了几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嚼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